返回

优钱手机版首页 目录共9100章

首页

优钱手机版首页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1 8:39

即将更新:第5204章 醒来后

优钱手机版首页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zc-cy.com

小陈不解其意,我朝下铺母子挤挤眼,小陈便恍然大悟地说:林哥,我是苹果,你是华为,我的你用不上啊。说罢故意扫了眼下铺妈妈的手机,哎,那个大姐是华为的哦。我故意大声地说:“是哦!大姐,可以借你充电器用用吗?”。那大姐并没有抬头看我,也没有回答我,就好像啥都没听到一样。我便就不好意思再问了,再问不就是存心骚扰了么!就在这时,那男孩不经意抬头与我四目相对,就在一刹那间,那妈妈就把那本书抬高了,挡住了男孩的视线。虽然只是刹那,但对我来说,信息就已足够了,就在我与男孩四目相对的刹那,我听到的声音是:救我,我要回家!我要爸爸妈妈!天啦,这个女人真的是人贩子!我要怎么救这个孩子呢?我就这样直接去找乘警,说这个女人是人贩子,人家也不会相信我啊!我把目光投向了小陈,示意他跟我一起下去。我们便先后爬下卧铺,往车厢的接头处走去。我跟他讲了我的怀疑,让他直接去检查那妈妈的身份证,肯定能查出问题。小陈严肃地问我:你说的这些感觉我也有,但是不可能只凭这些感觉就随随便便去检查别人!你还有别的什么证据吗?我摇了摇头!虽然我不喜欢高调,但我还是不得不高调一把:我说我有读心术,你信吗?我从那孩子的心里读出了救我,我要爸爸妈妈。小陈坚定地摇了摇了头,并且下意识地与我拉开了一点距离。你刚才的心理是:哇拷,这个人不会是精神病啊。听我说完,小陈淡淡地微笑,意思是说:不过是我的嫌弃的太明显了,这是狗屁读心术啊!但我接下来的话,还是让他动摇了:这是你妈妈今年第五次叫你回家相亲。小陈不说话了!瞳孔一圈圈放大。他只跟我说过回家乡亲,从没说过是第几次。我接着说:“上一个相亲对象觉得你太自我了,钢铁直男!上上一个相亲对象,是个老师,是嫌弃你不够帅……”。在我说到第三个相亲对象时,小陈简直石化了,他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就如同我知道世间真的有蛊时一样,这种感觉可以说是大脑里的七级地震,震到你怀疑人生。一个意志软弱的人,可能会崩溃。还好,这个小陈毕竟是光荣的人民卫士,毕竟经过人民的考核,他的意志坚定。瞬间便果断地阻止了我说下去,去找乘警。不一会儿,小陈找来了乘警,要检查那妈妈的票与身份证,结果一检查,就发现了问题——这张身份证在公丨安丨网络系统里,身份证上的头像与眼前的女人完全不像。这女人拿出来的身份证根本就是一张被替换了照片的假证。凭着假证这一点,在莞城站押下了女人。小陈作为证人,也一同在莞城下了车。后来小陈通过电话,告诉经过东莞警方近一周的审查,最终确定,这女子真的是人贩子,而那男孩也被送回了家,并且顺藤摸瓜,抓获了一个近二十人的犯罪团伙。小陈还因此被上级表扬记功——这对于一个刚毕业的人民卫士来说,是天大的荣耀,他狠狠地感谢了我一把,还要我回惠州后,通知他,他要请我吃饭。凌晨三点,无为火车站,空气清冷,呵气成雾。我在下站前就穿上了棉外套,换上了夹绒的牛仔裤,依然有点冷。出站口围着一片黑压压的人头。有很多来接亲人的,也有很多是来拉客的黑车司机。见我走出来,有人上前来问,“去哪儿”,对这些热情的问话,我不予理会。我自然不会坐这些黑车,我打算去火车站停车场那里拦正经的出租车。前广场停车场专门规划了一处出租车拉客区,印象中那里有人专门维持秩序。一个穿着红底白花棉袄的中年阿姨过来,热情地问:小伙子住店吗?这么冷,住一夜再走嘛。我说,不住。她又跟上来,小声地说,我们的小妹保管又嫩又懂事。我有点愣住了,不是动心了,而是被惊到了。我之前这里来来往往,都没有人追上来跟我说这些,虽然我也知道,火车站附近多多少少会有些做皮肉生意的,但像这样明目张胆地跑过来推销的,还实在没见过,朦朦胧胧地感觉到,这家乡的小县城有些变了。我对她吼了一句:滚!然后便大踏步地往前走。不是我假纯洁,而是我对这种通过钱来买卖的关系,一见面就那个的事情,我真的是毫无兴趣。我愤怒还因为她破坏了我对家乡的淳朴印象。或许是我太洁癖了,或是太执着了。做人由心,任我洁癖或执念,我自接受。我背后隐隐传来那中年阿姨的叫骂声,你个二百五,你个穷鬼……出租车等候区,排着一条大约十几个人的队伍,往常春节回来时,都是站着十几列的长队,还有保安维持秩序,这次没有保安维持秩序,但等车的人依然规矩地排着队,这一点比前前几年大有进步。我排了大约十分钟后,便上了一辆绿色出租车,我们几番讨价还价之后(在这小县城做出租车,本地人都会讨价还价,外地人才会打表),以两百元敲定,它送我到达我在梅竹自然村的家门口,不到门口不给钱。师傅是个五十岁的大叔,肚子很很大,他要是孕妇的话,我都会担心他开着开着,就能随时把娃给生出来。这大叔比我乐观,自我上了车之后,便开心地与我攀谈,东家长西家短,山中妖怪,水中小鬼,他都知道。简直是一本行走的《民间故事集》。恰好我也是好这一口,便也认真听,遇到不清楚的地方,还会详细的问。他因为我的兴趣,而更有兴致,越讲越开心,大有同道中人相见恨晚之意。他讲的故事中,有一件事引起了我特别的关注,姑且叫“青岗淫妖”事件吧。这事件发生就是在今年,自打过了新年之后,青岗街道,一户商家的女儿,突然就发生了怪事。原本好好的学也不上了,日日把自己关在房中,不吃也不喝,但晚上家人总能听到女孩在梦里传出类似男女那事时的呻吟声,家人怎么叫都叫不醒,一直到她呻吟结束,她才会悠悠醒转。家人问她梦见了什么?她刚开始还不好意思说,在家人逼迫下,才说梦见一个穿着金黄袍子的长发男子在她的床上,与她发生了少儿不宜的事。家人知道,这可能是撞了什么大神了,便也找了本地的花姑子看(在我们那,称神婆就叫花姑子,至于为什么这么叫,实在无从知晓,从我记事起。这类花姑子主要的本领好像就是让鬼魂上身与求助者聊天),那花姑子说姑娘是犯了黄大仙,然后掐指念咒一番,后来那女孩好了两天,就又犯了。家人再去找那花姑子,花姑子便说人家心不诚,又触了那大仙,她不敢再管这事了。后来,又请了别的大师,但总也不见效。大约一个多星期吧,那女孩就在一天夜里失踪了,后来发现死在了小树林里。要是就发生这么一件事,对于在农村长大的我来说,听惯了这类故事,也不算是件了不得的事,但怪就怪在,这样的事,接二连山地发生。。年妇女来了兴致,探过身子,小声问道:“花钱进来的?”我有些无语了,笑着摇头道:“没有花钱。”年妇女显然不信,一撇嘴,道:“少来,我们开发区管委会在青阳效益还不错,一般单位要好的多,不过编制早满了,家里没路子,又不想花钱,根本进不来。”我微微一笑,轻声的道:“大姐贵姓?”“我叫沈道琼,你叫我沈姐好了!”年妇女转过身子,指了指戴眼镜的年男人,笑着道:“他是老马,马学保,是开发区管委会的老人。我呢,是从劳动局调来的,来这边还不到两年。”我点了点头,走到马学保的桌边,从衣兜里掏出准备好的香烟,客气地问道:“马老师,吸烟吗?”“不吸。”马学保摆了摆手,把报纸放下,推了推鼻梁的眼镜,盯着我,轻声的道:“会下象棋吗?”我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会一点,不过,下的不好。”“没关系,我可以让你一个马。”马学保弯下腰,从墙角拿出棋盘,摆在办公桌,笑着道:“坐吧,咱俩杀几盘。”我有些哭笑不得,轻声的道:“班时间下棋,不太好吧?”马学保把棋子摆,慢吞吞地道:“没事儿,领导们平时很少下楼,一个月都见不着几面,咱们这里生活还是很滋润的,只要不闹事,没有人会管你。”我不好拒绝,拉了椅子坐下,也把棋子一枚枚地摆,微笑着道:“怎么,咱们开发区管委会这边,工作一直都很清闲吗?”“那当然了。”马学保的目光,从厚厚的镜片里射出,落在我的脸,轻声的道:“咱们这里什么都没有,是有足够的时间,所以,你要多培养点爱好,不然,会觉得度日如年的。”我微微皱眉,不解地道:“前段时间,青阳的报纸成天都在报道,说咱们开发区这里招商引资的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怎么会这样清闲?”马学保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焦黄的牙齿,摇头道:“报纸当然要那么写了,每天唱赞歌,鼓干劲,那是他们的工作,如果不捡好听的写,面追究下来,报社领导要担责任的。”我也笑了,轻声问道:“婉股长出去了?”马学保点了点头,把棋盘的炮拉到间,沉声道:“小婉去市政府送材料,估计下午才回来。”我跳了步马,继续问道:“马老师,好像咱们单位的人不多啊?”马学保笑了笑,摇头道:“怎么不多,编制早超了,很多人平时都不过来,当然看不到了,到发工资的时候,能见着面了。”我皱起眉头,好地道:“他们不来班,领导不管吗?”“管那个干什么?”马学保拱了步卒,又拿起大茶缸,喝了口水,笑着道:“人少清净,多了乱哄哄的,经常为些个小事吵个不停,反倒不好管理。”我微微皱眉,沉吟道:“可这个样子,工作怎么抓啊?”马学保扶了下眼镜,嘿嘿地笑了起来,反问道:“有啥可抓的?”我斟酌着字句,语气凝重地道:“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工作,事关全市经济的发展大计,非常重要,以咱们现在这样的情况,能完成任务吗?”马学保笑了笑,不以为然地道:“那是领导操心的事情,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咱们要做的是安分守己,别调皮捣蛋,不给领导们眼药,那很好了。”我苦笑着轻轻摇头,摆弄着棋子道:“马老师,看来咱俩的观念不一样。”马学保摸起炮,重重地敲过去,抽掉了我的一个车,丢到旁边,老气横秋地道:“那是你太年轻,没有经验。没事儿,等你在这单位干久了,观念自然扭转过来了。”我忽然想笑,可又笑不过来,摇了摇头,轻声的道:“不成,我这人闲不住,要是成天混日子,那会闷出病来的。”马学保看了我一眼,又低头盯着棋盘,淡淡地道:“没事儿,不愿意在单位闷着,可以出去做点买卖,捞点外快,你还年轻,应该想办法多赚点钱,将来好娶个俊俏媳妇。”我摸着鼻子,微笑着道:“那可是不务正业了。”马学保笑了,摇头道:“这栋楼里有几个务正业的?连咱们的孟大局长,心思也不在单位,人家在外面开了木材厂,生意很红火,现在富得流油,再过两年,要退休回家当大老板了。”我没有吭声,半晌,才又问道:“招商引资方面,市里没定指标吗?”马学保点了点头,轻声的道:“定了,还不少,每年六千万,可没一次能完成的,连续三年都只完成两千万左右。”我有些纳闷,脱口而出道:“那没个说法?”马学保有些生气了,把棋子敲得砰砰响,抬高音量道:“那能有什么说法,咱们一个县级市,巴掌大的小地方,又缺少资源优势,哪个老板肯过来?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沈道琼也放下织针,在旁边接话道:“小叶,你不懂的,真正的招商引资工作,那是要靠面来弄的,领导有本事、有关系,能拉来项目,指望咱们这些人,算累死了,也出不了成绩。”我笑了笑,摇头道:“沈姐,咱们来做,难度是不小,但不能太悲观,更不能拿这个当理由,无所作为。”“将!”马学保黑着脸孔,把棋子敲过去,冷笑着道:“小叶,你小子口气可不小,怎么滴,刚刚来单位报到,急着表现了?”我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道:“没办法,既然不想适应,只好改变了。”马学保愣了一下,诧异地道:“改变什么?”我把棋子丢下,微笑着道:“观念!”午,回家吃过午饭后,再来到单位,招商股的办公室里,只剩下沈道琼一个人了,据她讲,马学保家里开了食杂店,老婆经常忙不过来,老马平时经常回去照应。我在窗前站了一会儿,向沈道琼要了钥匙,打开档案柜,从里面取出一摞摞的资料,放在办公桌,埋头翻阅起来,并拿出笔和本子,用心地做着记录。和马学保的观念不同,我倒是觉得,人这一生当,最缺少的是时间了,而最难掌控的也是时间,它每分每秒都在悄然流逝,如果不能充分利用,一生都将碌碌无为。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沈道琼的毛衣也已经织完,收拾了东西,招呼我下楼,我却只是笑了笑,仍旧专心看着资料,没有离开。十几分钟后,办公室的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苗条的身影走了进来,我正在抄写资料,却暼到一双纤细的美腿,极为诱人,我不禁心头微颤,停下笔,慢慢把头抬起。日期:-- :。  单个包房面积达平方米,一张超大的围台摆在包房正中央,天花板可以像天幕一样开启,按下电动按钮,在音乐声中面积近百平方米的玻璃天花板缓慢向两侧拉开,如同汽车的天窗一样。菜牌,除了传统的鲍鱼、鱼翅、海鲜外,印象最深的是一种煲粥,一小碗粥,几口就吃完了,元每客。那天晚上,财政局分管副局长带了一个处长和张富贵,还有就是秦书凯和金大洲。交通局来的是一个分管副局长和三个处长一个办公室的办事员。众人坐下后,财政局的副局长说,今晚很荣幸和交通局的领导在一起喝酒,主要是加深感情,联系工作,按照普安的惯例先把两杯喝了,再介绍来宾。两杯过后,交通局的领导就把来的几个人都做了介绍,后来财政局的就把自己带过来的几个人给来宾做了介绍,然后开始一个一个的相互喝酒,一边喝酒一边聊各类的话题。因为人数相等,所以把对方的几个人喝了一遍,再和自己的人一遍,每个人就是半斤多酒下肚,到了一个量,以后怎么喝和谁喝那就要看领导的眼色了。在中国,只要有官在的地方,就有不平等的地方,包括吃饭喝酒,那是官让你喝,你才能喝,否则,那就是没有原则,没有政治性的乱喝,领导不仅会瞧不起,别人也会不待见。下属们就等着领导的吩咐。这个时侯,服务员给每个人上了一碗鱼翅,财政局的副局长就一边用小勺子喝一边看着张富贵说,小张,你联系的村要铺几条道路,就要麻烦交通局的胡局长帮忙,你一定要陪领导喝好,这样才能把路铺好。领导似乎是漫不经心的说,下属就要当成圣旨来看待。张富贵就端着一碗酒,从座位上走到胡局长身边说,局长,以后很多事麻烦给予帮助,敬局长一碗。胡局长就说,怎么能这样喝,我岁数大了,少喝点,也就端起了碗。张富贵就说,局长你随便。说完,站在那儿,把一碗酒喝了下去。酒风就是作风,酒量就是能力。交通局的人看到自己的局长被财政局的人敬酒了,赶紧也从座位上下来争先恐后的给财政局的领导敬酒。不要认为领导现在是在和人喝酒,其实,下属们的一言一行领导都看到眼里,带下属们来就是要他们喝酒的,领导来是谈事情的。任何时候,下属要分清目的。如此一番下来,很多人就喝的差不多了,就停下来,等待下一个兴奋点的带来,下面的兴奋点,醉酒就是这个时候产生的。秦书凯已经到外面的卫生间扣吐了一次,张富贵把自己带来就是喝酒的,下面肯定还是要喝很多酒的。众人抽烟的抽烟,喝酒的喝酒,休息一会,财政局的副局长就说,胡局长,下面再让张富贵处长陪你喝一碗,他挂职地方的事情你一定要关照,能不能评为先进就看你局长的帮助了。虽然,主要领导已经决定,但是这个时侯戴高帽子还是必要的。胡局长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满嘴酒气地说,工作上的事情只要有可能,肯定会关照的,我昨天看了你们的报告,三个村接近公里米宽的路和公里米宽的路,不是大问题,今年全部解决。但是如果想拿个先进,这个酒再喝就要有个喝法。几个人的眼睛就看着胡局长,等待下文。胡局长说,很简单,如果下面谁陪我喝,我喝一碗,他就喝一瓶,等到今晚带的酒喝完了,路今年也就全部铺好了,今晚的酒也就结束了,想喝等路铺好了,一起喝庆功酒。来的时候,秦书凯看到带了两箱酒,每箱六瓶,就是瓶。财政局的副局长就问服务员,还剩下几瓶。服务员告知还有三瓶多一点的数字后,财政局的副局长就说,张富贵,下面怎么喝就是你们的事,今年联系村的路能不能一步到位完成任务,就看你们的表现能不能让胡局长满意。张富贵就看着秦书凯。秦书凯太知道眼光里的含义,就站起来,让服务员开了一瓶,拿着一瓶酒走到胡局长身边说,局长,我敬你,请你多关照。说完,就站在那儿,把一瓶酒咕噜咕噜喝了下去,拿着空的瓶子,等着胡局长把一碗酒喝完,才回到座位上。大家都鼓掌。出了宾馆的门,张富贵狠狠的拍了秦书凯肩膀。秦书凯知道,这一拍里隐含着很多的内容,一是对秦书凯的佩服。当时秦书凯陪胡局长喝下一瓶酒后,金大洲也陪着胡局长喝了一瓶。剩下的一瓶酒让谁喝下去,还没有结果。胡局长就说,如果不喝下去,那么任务今年肯定完不成。几个人就相互的看看,张富贵明显的多了,金大洲也是严重的超量。秦书凯就站了起来,对胡局长说,局长,这个桌上我岁数最小,这瓶酒怎么说也该我包了,说完,站着把一瓶酒喝了下去,让所有人吃惊。胡局长看着秦书凯把酒喝下去,当时就对几个处长表态说,财政局的事你们要放在心上,今年一定全部到位。张富贵一拍另外的意思就是小伙子,够意思,以后不会亏待你的。因为这顿饭,让财政局分管的副局长很有面子,如此的喝酒作风,说出去那是够吹很长时间牛逼的。同时,张富贵和秦书凯的关系也无形中前进了一步。等到把交通局的几位领导送上车后,财政局的副局长很高兴,他对张富贵说,你们几个表现的非常好,从没有醉酒的交通局胡局长肯定也没有遇到这么喝酒的,估计以后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在我面前狂了。都是官场上的人,谁的底细都知道的很清楚。后来,财政局的副局长走后,张富贵就请秦书凯、金大洲还有财政局同来的处长一同到酒店不远处的洗浴中心去泡泡,说醒醒酒。进入洗浴中心,几个人泡过后,又上去请小姐推拿了一通,再修修脚,一直到点多才结束。这一番下来,秦书凯就感到市县的差别,不管从接待、环境等,他进入张富贵的办公房间看到,里面的办公条件那是县里永远也赶不上的,也就了解县里的很多干部想方设法向市区调动的原因。还有就是人员的接触面比较宽广,起点高,对一个人以后仕途的发展那是很有好处的。当天晚上,三个人又一同返回普水,因为秦书凯说回县城有事情,张富贵就让市局的司机把他们一同送到了普水。路上张富贵很兴奋的说,下面的时间就可以拉开腿睡觉,因为村里急需解决的铺路问题,都已经顺利的解决了。秦书凯和金大洲就很感谢的说,都是张处长帮助的结果,以后有什么事要我们做的,说一声肯定不遗余力。因为,两个人知道,如果不是张富贵从市级层面上来协调,铺路等问题,估计自己的单位都没有能力解决。张富贵就很大气的说,我只是牵个头,给个机会,功劳是你们喝酒喝来的,特别是小秦,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喝酒,真是长了见识,知道什么是喝酒,什么叫酒量啊。金大洲就说,小秦是因为张处长这么鼎力帮助,提供机会,只有如此喝酒才能代表我们两个人对张处长的感谢。任何时候,拍马屁是永远没有错的,错的就是不会拍马屁,不拍马屁,让马感到屁股发痒,那就坏事了。到了县城后,张富贵和金大洲两人走了,秦书凯就和柳橙联系,问,柳姐,我已经到了普水,你在哪儿?。高二学生庄小栋出现在我的心理工作室那天,天气不是很热,但我却热得心情烦躁,进入不了工作状态。我做了足足五分钟冥想,才让自己的心定下来,完美印证了心理学家武志红所说的《身体知道答案》。庄小栋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脸形方正,棱角分明,英武帅气。与他的长相极不相称的,是他的神态。他局促不安,眼神怯生生,神经质的不安,像咒怨里的惊恐者。双肩紧缩,双手垂在前侧,整个身体语言是:我要站哪儿?我要干什么?我好不安!这类紧张的来访者,我接待过很多。首先要做的必须是让他身体放松下来,否则你没办法进入他的内心,也就没办法帮到他。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微笑着说:“小庄,来,坐这里,这个很舒服,你试试看”。我指着催眠椅让他坐下,小庄怯生生地坐上去,我将催眠椅背放平,让小庄的整个身体躺进椅子里。我一边做这些,一边跟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分散他的注意力,在我做完这些之后,小庄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下来。“小庄,可以跟我讲讲,想让我帮你什么吗?”我坐在小庄左侧,语气轻柔。“老师,他们老是看不起我……总是说我说我像个傻逼。”小庄的话不太顺溜,很多停顿。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来说,被同伴孤立,就是被全世界孤立。“你觉得别人看不起你,孤立你,那你一定很难过吧!”小庄最需要的是情感的宣泄,情感流动了,负能量才会减少。我这样说,是希望他尽情表达自己的情感。“是的,老师,我不知道怎么讲……真的好难过……”话还没有说完,小庄像个五六岁的孩子一样哭了起来,这对于心理治疗来说,是件好事。他能在我眼前哭,说明他在我这儿,是感觉足够安全的才会哭出来,并且哭出来本身,就是有治疗作用的。看到他哭,我有点意外,通常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对自尊比什么都看得重,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下心防的。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反常之处就是心理治疗的突破口。“现在感觉怎么样?心情有没有舒畅一点?”小庄点点头。“每个人表达自己的情绪,都有不同的方式。有的人伤心了,会找朋友聊天;有人伤心了,会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大哭一顿;也有的人,会去喝酒,大醉一场。每一种表达都无所谓对错,只要让自己感觉更好就是OK的。当你有开心或不开心的情绪时,你会怎么表达呢?”小庄接下来的回答让我很意外,我想象中的回答是:“我会静静地坐在教室里不说话,下课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一坐,吹吹风。”事实上,小庄的回答却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我常常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就是控制不了。”“情绪永远不分对错,都是真实的,你明白吗?只有不同,没有不对!”我讲过这些之后,小庄皱在一起眉头舒展了一些。从小庄的话里,我听到了他对自己的攻击,人在攻击自己时,内心无疑是最难受的,而我的话,减少了他对自己的攻击。“老师,也就是说,我是正常的,是吗?”我点点头,“我觉得很正常,你不觉得吗?”听我说完,小庄的脸上展现出了微笑,整个身体都舒展了起来,不再紧缩自己的双肩与胸口。“可以告诉我,你用哭来表达情绪,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吗?是一直如此,还是在某个事件之后才如此?”无论何时何事何人,突然的转变,都反映了内心的剧变,而且,我隐隐地觉得,小庄身上还是有一些东西没有表达出来。小庄眉头皱了起来,眼球向左上方转去,这是一个人陷入回忆的经典表情。过了两分钟,他说:“好像跟一个瓶子有关。”然后他就停住了,眼神飘忽,有些东西,他不愿意想起。“我听到你提到一个瓶子,那个瓶子可能是不太好的回忆,甚至有点恐惧,是吗?”我希望小庄能战胜恐惧感,人要治愈,就要跨过一些不敢跨的坎儿,若跨不过去,那坎会越变越大,大到无法承受,便成为心病。经过长长的沉默,庄小栋开始了长长的回忆:“那是一次秋游,老师带我们去西湖,傍晚的时候,我们在湖边野餐,就是在英雄纪念碑那里,吃过饭后,我跟几个小伙伴在玩,突然看到一只狗在纪念碑下掏出一个东西,我跑过去,用石头去砸那只狗,那狗没有尾巴,直立起来,很奇怪“。”它前脚握着一个东西,它看我要砸它,它也用那东西砸我,我就用手去接,接住了,那东西在我手上凉凉的,是个玻璃瓶。我再抬头看那只狗,一头扎进西湖里,溅起了一大片水花,小伙伴们围过来,问我刚刚是什么往水里跳了,我说是只狗”。说到这里,小庄抬头看了看我,继续往下说:“那时小,没多想。有个同学要过来抢我手上的瓶子,我双手护住那瓶子抱在胸前,我感觉那时的我很勇敢,换作现在,我可能都不敢护我自己的东西,就在我们抢夺的过程中,瓶子一下摔在了地上,一股黑烟冒出来,一只天牛飞了出来,浑身黑油油的,一下子向我飞来,我那时胆大,一点都不怕,伸手去抓,几个同学也伸手去抓,我感觉我好像抓到了,手心还痒痒的,但摊开手,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到这里,小庄的嘴角带着笑,眼里也带着笑,满是轻松的表情,好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但与此不相称的是,他整个身体又变成了紧绷的状态了。我想到一个心理学名词,叫反向形成,讲的是,有的情绪我们无法承受,于是会呈现出与那情绪相反的情绪,比如特别恐惧时,会体验到“哎,我怎么一点都不害怕了呢?”“恐惧是我们很正常的情感,是人就会有,并且它也是在提醒我们‘要小心哦,要防备危险哦’,我从你的身体上看到了恐惧,可以再回忆下那时的感受吗?”在我的认同下,小庄深呼吸一口,闭上了眼睛,缓缓捋起了袖子,手臂上一个天牛纹身,非常逼真,它的甲壳、头顶的双节都充满质感,那黑中透亮的高光,都完美地呈现了出来。小庄一言不发,眼里含泪。我有点懵了。不知道小庄此时向我展示纹身用意何在?更让我不解的是,小庄对于这个纹身所透露出来的恨与恐惧。鬼使神差地,我伸出手去摸那个纹身,这个作死的迷之冲动,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就在触及纹身时,我手指像被电击了一般,麻麻的,我心头猛震,汗毛倒竖,就跟在大冬天光着身子站着雪地里一样。那天牛纹身竟然缓缓地迈开了四条细腿,向我的手指上爬来,更恐惧的时,我想往回抽手,竟然抽不动,我想大声地叫喊,也叫不出声,我看到小庄也是一副惊骇的表情。我们就这样不动不叫,过了两三分钟(但当时感觉好久好久),那个天牛完完全全地伏在了我的右手手背上,身体晃了几晃,抖了抖翅膀,便不动了,隐没成我手背上的一个纹身。,  JY-26则可以作为防空网中远程预警核心,具备探测距离远、测量精度高、抗干扰能力强的特点,能探测隐身目标和临近空间的高速高机动目标。《江南寻梦》《盲铃》《岳两女共夫》《摄政妖妃倾天下》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优钱手机版首页》。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zc-cy.com/wapbook/95699_369636.html
优钱手机版首页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