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葡京登录唯一网址 目录共9610章

首页

葡京登录唯一网址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1 8:39

即将更新:第3831章 醒来后

葡京登录唯一网址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zc-cy.com

一九八三年,我在修河的时候认识了王虎。王虎是北京人,小名虎子。他成分不好,是个资本家的家庭。家里人为了让王虎有个好前程,就把王虎过继给了滦县的贫农舅舅家,户口这么迁过来,这王虎就也成了光荣的贫农了。王虎那时候还小,现在长大了发现,贫农又有些不吃香了,现在大家又开始追捧万元户了。修河的时候,我和虎子是一个担子,我俩一前一后抬大筐,从河底往河岸上抬河沙,肩膀都压得红肿出血,就为了挣那一天块八毛的补助。一来二去,我和王虎就熟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王虎就抱怨说:“你说我冤不冤?当年要是不把我过继到农村,现在我在北京也分房子了。我家平反了,按照户口分了房子,哥哥姐姐也都找到了工作,有的当了教师,有的成了工人。就剩我一个在这里修河,我比他妈的窦娥都冤。”我说:“我是社会主义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你这觉悟就有问题了。”王虎说:“我觉得我适合当兵保卫祖国,怀抱着钢枪站在祖国的边疆,为人民站好每一班岗。或者我可以当个火车司机,凭什么我就在这里修河啊!修河的人这么多,不差我一个,我更适合有挑战性的岗位。我这颗火热的红心在燃烧,你懂么?我急切地想为国家和人民做更大的贡献,你懂么?!”我笑着说:“你就再把户口调回去呗。”“调动户口哪里那么容易,当初过继给舅舅,可是通过革委会办理的正规手续。城市户口转农村户口容易,农村户口转城市户口想都别想。我从资本家到了贫农,这才高兴几年啊,现在风向又变了,资本家又吃香了。我想变回去怎么就不行了?谁能给我主持公道!”说着,王虎愤怒地把铁锹往河底一戳,这一下没戳进去,就听到当的一声响。我和王虎都愣了一下,王虎用铁锹扒拉了两下,在这河底竟然出现了一块紫黑色的木板。王虎和我都好奇,开始用铁锹铲去上面的河沙,想不到这木板越清理越大,最后竟然清理出来一个箱子一样的东西。王虎左右看看,小声说:“老陈,别声张。”说着就开始埋,我也不知道这是在干啥,不过看王虎的样子似乎有什么秘密。埋完了之后,王虎一搂我的肩膀,趴在我耳边小声说:“老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这箱子里有啥啊?挖出来打开看看呀!”我好奇地说。王虎小声说:“这是一口棺材。”我想了一下,心说不对啊。我说:“不会,棺材不会这么小。”“竖着呢,这是发水从山上冲下来的。”王虎小声说,“我看了,这棺材是上好的乌木打造,上了九层漆,上面还有花鸟的纹路,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或者奶奶,搞不好是个清朝格格的棺材。里面肯定有货。”我半信半疑地说:“不能吧。”刚好这时候队长过来了,问我俩不干活嘀嘀咕咕干啥呢。王虎顿时捂着说肚子疼,实在憋不住了,让我拎着棉大衣给他挡着,他这时候解开了裤子,蹲在这里拉了一泡屎。不远处的大姑娘都躲得远远的,有已婚妇女开始骂他,用土坷垃砸他。不过这个办法奏效,一直到天黑,也没有人来我和王虎的分段,安全地守护住了这口棺材的秘密。我们的住宿地点在三里外的大龙沟,干一天活我倒下就睡着了。我睡得正香,就梦到有一双爪子伸过来抓住了我的脑袋,我吓得一激灵,猛地睁开眼。这时候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说:“老陈,是我,虎子。”我坐起来,围着棉被小声骂道:“你他妈有病吧,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干啥啊!”“起来,跟我走。”虎子用手电筒给我照着炕上的衣服,顺手把毛衣扔给了我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老陈,今晚过后,也许我俩就发了。快穿上毛衣,哎呦卧槽,你毛衣穿反了……”这天晚上风特别大,春天的西北风裹着内蒙古的沙子形成了沙尘暴。我俩都扛着铁锹,虎子另外背着一个绿帆布的挎包。我俩打着手电筒都照不出三米,这一路深一脚浅一脚的,我俩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但凭着记忆我俩还是摸到了地方。地方是找到了,但是具体位置在哪里在这乌漆嘛黑的夜里可就有点难找了。幸好还有虎子的那泡屎做标记,我俩低着头,一尺一尺地往前摸索。终于在摸索了十几分钟之后,我们找到了那泡屎。虎子将身上的挎包卸下来扔在了地上,挎包里是撬扛和斧子。他噗地一口往手心里啐了一口唾沫之后,拿起铁锹就挖了起来。我把手电筒放在一旁架好,和虎子一起挖。我俩修河的时候,干活磨磨蹭蹭,但是这时候,我俩就像是在身上安装了电动小马达,疯了一样。清理出来的是棺材的头部,长大概有两米,宽一米半左右。这是一口很大的棺材。虎子一边挖一边说:“老陈,这就叫天公作美,这大风,谁也不会来巡夜了。”我说:“还有多深啊!”虎子说:“老陈,我们从旁边挖一个槽子,把棺材放倒,这棺材一倒,我俩就能打开了。”接下来,我俩从棺材旁边开始挖,挖出来一个刚好能放下棺材的槽子,这个槽子我俩只挖了一个小时。在这大风天里,热汗不断,把背壶里的水都喝光了。挖出来之后,我和虎子到了棺材的另外一面,虎子喊着一二三,我俩用力一推,这棺材慢慢悠悠就倒了下去。落地的时候砰地一声。风越刮越大,沙子打在脸上生疼。不过此刻我觉得我的血都沸腾了起来,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我俩趴在棺材上面,互相用手电筒照着对方看着对方。我看到,虎子的眼睛激动地已经湿润了,他说:“老陈,今晚过后我们就发了。有钱了之后,我要回北·京,你呢?”我说:“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想发财。”虎子这时候把挎包拽了过来,把撬杠拿出来。我用手电筒照着,他抡起撬杠就插到了棺盖下面。用力一撬,嘎吱一声,这棺盖就开了一条缝。接着,他转着圈,顺着这个缝隙就撬了出去,围着棺盖撬了三圈,棺盖才算是撬了下来。这棺盖有十公分厚,这乌木死沉死沉的,我和虎子也算是身大力不亏,用尽力气,喊着一二三才把这棺盖给抬了下来。扔到了一旁后,我俩举着手电筒往里一照,本来以为里面应该是有尸体的,但是我们看到的,是里面还有一具棺材。这具棺材和普通的棺材大小一样,就摆在这大棺材的正中央了。我喃喃说:“是不是从苏联冲过来的啊,苏联流行套娃。”虎子说:“老陈,这你就不懂了,大户人家的棺材都是双层的,外面的这一层叫椁,里面这一层才叫棺。棺椁,这是一套。这就更说明里面有货了。”我俩这时候把手电筒照向了这棺椁之间的空间里,在这里面,有一些碎了的瓷器,虎子跳进去捡了个瓶子底,照着说:“老陈,全是碎瓷片了,要是没碎,随便一件就值个两三千的。”。“哟!周哥啊,你这大老板不也很少回来么?”我有些诧异,以对方现在的身份似乎没有必要对自己这么热情,不过表面还是得寒暄,笑道:“听说周哥这两年是在玉州那边发财是吧?”“唉,什么发财,还不是在外面到处瞎转悠,赚一些辛苦钱而已,不得你啊,你现在可是机关干部了。”周伟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这让我很不适应,能拍自己肩膀的除了领导似乎只有好友了,周伟肯定都算不。“什么干部啊,刚工作,不是干些跑腿打杂的事情嘛,把自己手头活儿干好,对得起工资行了。”我也随口敷衍道:“周哥今天回来有什么贵干?你可是当老板的,大忙人啊。”“没事儿回来转转,他们几个拖着我来这里找乐子,唉!这啥舞厅啊,灯光阳光还刺眼,看看待在边那些女人,一个个呆头鹅似的,切!跳起舞来像扭秧歌的广场舞大妈,一群土包子。”周伟肆无忌惮的大放狂言,引得周围人都瞥来不满的目光,但是谁都知道他的身份,连厂保卫科执勤的人都站得远远的,谁也不愿来招惹这个家伙。我也相当无语,怎么会碰这个家伙,还赖在自己身边不走了,弄到自己也是兴致全无。好在一阵大放厥词之后,周伟总算是告辞了,临走前还给了我一张名片,我瞥了一眼,盛都物资贸易公司总经理周伟。周伟一帮人似乎在等候什么人,但是这家伙没耐姓,几次想走都被他那些朋友劝下来,但是最终好像还是没有等到目标,周伟过来和我打了个招呼,骂骂咧咧的扬长而去。汪昌全早在周伟过来时闪到了一边去了,这时候他神秘的钻过来,悄声道:“庆泉,你知道周伟今天来这里干什么?”我呵呵一笑,打趣道:“他来干什么?这我怎么知道,反正他不是来找我的行。”“他是来等孔香芸的,他那帮狐朋狗友都说孔香芸是咱们农机厂第一美女,撺掇着周伟来见识一下,结果周伟还是没等着。”汪昌全吐了一口气,道:“要是让周伟这个家伙看了,那孔香芸真的麻烦了。”虽然孔香芸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一想到周伟这个家伙如果真的纠缠了孔香芸,那还真的有一点鲜花插牛粪的味道,我发现自己也有些不由自主的担心,不知道是出于关心同学还是其他原因。“周伟这个家伙,在厂里不知道玩大了多少女工的肚子。”韩建伟显然知晓的更多一些,语气也更低沉。“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不以为然的道。“哼,你是不知道,厂里的一般女工被他看了,敢不从吗?还想不想在厂里干了?算不被安排下岗,也得落个去做最苦最累的活儿。”吴志兵在一旁插言,道:“你以为这厂里和你们政府机关里面一样啊?”我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哪里不一样了?机关里的浑水未必这农机厂干净多少。要不然,局里那两个小姑娘为什么了又肥又丑的高启荣的床,难道是有真感情?这不扯蛋嘛!“小泉啊,怎么不去请人跳舞?怎么,眼界高了,嫌弃咱们农机厂的女孩子了?”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转身一看,赶忙前招呼,笑着道:“是张科长啊,你说哪里话,我不是好久都没有回来了嘛,人都不认识几个了,我站着看会儿吧,怎么,张哥今天值班?”张军是农机厂里的保卫科长,当年我学习虽然好,但同样也调皮的很,以前农机厂子弟和周边镇的小孩隔三差五的打架,我也是经常参战,所以和张军可没少打交道。“嗯!周末,过来看看,省得那些混小子来惹事儿啊。”张军说道,他是当兵出身,转业后一直在厂保卫科。“都是本厂的人,能有什么事儿?”我不以为然的道。张军摇摇了头,道:“那不一定,咱们厂这舞厅对外也开放,女工们又多,周边乡镇的那些坏小子也喜欢来这里玩,怕怕和厂里那群愣小子碰,那麻烦了。”“嘿嘿,有你张哥在这,谁敢闹事啊?”我恭维着道,张军客气,我自然也得给他捧场。“好,小泉,你在这玩儿,我过去转转。”张军笑着和我招呼一声,转身离开了。“张科长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客气了?”我嘀咕着。“庆泉,那也得看人,你看他理睬过我没有?我站这儿,他当我是空气!”汪昌全愤愤的道:“这马屁精把边老板伺候得好,一般人他也不放在眼里了。”我笑了笑,没有搭腔,这年头哪地方不是这样?……我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汪昌全却叫了起来,喊道:“叶庆泉,你看,孔香芸她们来了。”听见汪昌全嚷嚷,我顺着他手指方向看过去,两个穿连衣裙的女孩子悄悄的走了进来,问道:“前面那个白裙子的是孔香芸吧?”“是啊,怎么,才多久不见,你不认识了不成?”“那后面那个穿紫色裙子的呢?”“好像是子弟校才分来没多久的老师吧,好像和孔香芸关系不错,我经常看见她们在一块儿。”汪昌全仔细看道,“叶庆泉,快去,要不轮不你请了。”我摇了摇头,孔香芸初时是校花,现在长高了一大截,也愈发美丽了。高挑身材配白色的连衣裙,显得婷婷玉立,一下子把周围那些女孩子了下去。是和孔香芸一块儿来的那个女孩子也是身材苗条,我眼力甚好,那个女孩子甚至孔香芸还要稍高一点,一张瓜子脸总是浮起浅笑,两个酒窝看去很动人,正和孔香芸谈得起劲。果然,去请她们跳舞的人络绎不绝,但是两个女孩似乎并没有跳舞的意思,男士们纷纷遭到拒绝,不过都是本厂子弟,倒也没有什么尴尬。“孔香芸他们还挺傲的,这么多人请她跳舞都不跳,那她们跑来干什么?”我看见这情景,笑着向汪昌全问道。“你去请她肯定愿意跳,都老同学了,她们俩好像不大爱来跳舞,一个月能来一回吧,我们去请她们跳舞,她们可没有拒绝过。”汪昌全笑了起来,道:“叶庆泉,莫非你还怕被拒绝不好意思啊?孔香芸可还没有男朋友,你要真有意思可得抓紧,千万别让周伟这家伙糟蹋了。”我笑了笑,没说什么。门口又一下子挤进来不少人,看来厂里这舞厅的生意还真不错,想想也是,厂里这么多青年女工,周末晚出来放松一下,也难怪周边乡镇的年轻人都爱来这里玩。趁几个同学跳舞时,我去了次洗手间,刚刚走出来,汪昌全已经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嚷嚷道:“庆泉,不好,出事了,快走!”一听汪昌全说得这样紧急,我赶紧跟他往外跑,出去后见舞厅里乱哄哄的,音乐虽还响着,但角落里一大群人围在那里,我顾不得汪昌全,奋力分开人群挤了进去。果然是孔香芸和那个紫裙女孩子招惹的祸事儿,张军已经在里边了,但额头已急的满头大汗,显然是镇不住场子了。“张科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和我兄弟去请这两位小妹子跳舞,可她们俩是不给面子,你说这不是抽我耳光么?旁边这小子还敢在我兄弟面前咋咋呼呼的,信不信老子现在给你放点血?”。  意识到她对自己并没有心理的防备之后,我心里不由得乐了起来,我觉得这个时候张晓芬的举动,起码说明了在她的心里,对我的接受程度远不止于用胳膊摩擦她的大白.兔。我感觉机会来了,随着车子的颠簸,假装随意的用腿不时的碰触她一下,想浅浅的试探一下她。一接触到她的腿,张晓芬已经察觉我是故意的了,斜过脸来,耳根有点红彤彤的,用那种很迷离惶惑的眼神看着我。我朝她笑了笑,张晓芬也朝我羞涩的浅淡一笑,随即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让我心里感觉痒痒的。此时,我感觉两个人的心都有点跳动加速。这之后,我们俩都没有说话,只是身体依然没有分开,不时的摩擦一下……车到站了,张晓芬都没敢看我,俏脸晕红的小声说道:“小叶,到终点站了,我到家了,你往哪里去呀?”我懵了一下,环顾四周,道:“哦,我也在这儿下吧。”张晓芬下车那一刻,身子弯曲了一下,领口里登时又春.光乍泄,一对白.嫩的玉兔颤巍巍的晃动了几下,让我看的眼睛一亮,喉咙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更加迷恋这个成熟而有感觉冰冷的女人了。我有时候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我大几岁的少丨妇丨感兴趣。唯一的解释,大概是因为嘉琪姐,那个在脑海一直萦绕的娇俏少丨妇丨形象,像鑫茂集团的穆婉兰,现在的芬姐,她们身那种熟透了的气质让我有点迷醉、无法自拔。“晓芬姐,你在这附近住吗?”?我笑着问道。“嗯,你不会是也在这里住吧?我以前没看见过你呀。”张晓芬笑了笑,疑惑的问道。“我?”我愣了一下,羞赧的笑了笑,挠了挠额头,道:“我不住在这儿,刚才坐过站了,嘿嘿。”张晓芬给我逗的笑了起来,“扑哧”一声,脸浮起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看起来居然那么的美丽。“你想啥呢?小叶,咋把车都坐过站了呀?”张晓芬笑毕,打趣的问我。“没想啥。”我呵呵笑着道,总不至于对她说,我想打你的主意,忘记下车了吧,于是岔开话题,随意的问道:“晓芬姐,你老公在哪里班呀?”听我这样一问,张晓芬的柳眉蹙了起来,表情登时有点阴沉,愣怔了片刻,垂下头,小声说道:“他前年……去坐牢,我们离婚了。”我愣了愣,知道问到了别人的痛处,赶忙呵呵傻笑几声,尴尬的说道:“呃……那个……晓芬姐,你晚怎么吃饭啊,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张晓芬收敛了脸失落的神情,抬起俏脸,一双丹凤眼直视着我,嘴角勉强挤出一丝浅浅的笑容,说道:“我平时都是自己做饭,你要不嫌弃,要不到我家去吃饭吧?”我心里一喜,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但顾虑到她家里会有其他人,笑着说道:“晓芬姐,这……你家里人……不方便吧?”张晓芬并不知道我心里的花花肠子,笑吟吟的说道:“我家里一个小孩子,没什么不方便的。”我这才放心了,跟着她在旁边小超市买了点菜,朝家里走去。张晓芬家里条件虽然一般,可有个小院子,院子里种着一些花花草草,姹紫嫣红,环境倒还蛮幽静的。张晓芬的小孩才四五岁,跑出去玩耍了,到了她家,我在客厅里坐下来,她给我倒了杯水,去厨房做饭了。她既然能请自己来家里吃饭,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张晓芬离婚两年了,她应该很长时间没有被滋润过了吧?我坏坏的想着,于是起身从客厅里走了出去,悄悄来到厨房门口,见她正背对着自己,在案板边切菜。我看见她那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包裹住的屁股,浑圆紧俏,有点难以忍受了。这时,张晓芬把菜放在水里冲洗了一番,看了我一眼,淡淡一笑,道:“小叶,你去坐吧,厨房的活不是你们大老爷们干的。”“那可不见得,饭店里的好厨子都是爷们,要不要咱们切磋一下?在厨房里分出个下?”我忍不住挑逗道。“切磋切磋,谁怕谁!”张晓芬说完乜了我一眼,她的回答不禁让我怦然心动,笑嘻嘻地在旁边帮忙,眼角的余光不时地在她身瞄来瞄去。烧菜时,我一边笑嘻嘻的指责张晓芬炒菜动作不专业,一边贴在她身后言传身教,左手帮她扶着大勺,右手握着她的手腕,双手不停地抖动,随着大勺下翻飞,我已经吃足了豆腐,还做得不露痕迹。张晓芬俏脸虽已晕红,但见我指点的确实挺专业,不时娇.喘的虚心问我,道:“是、是……是这样吗?”我这时如同武林高手一般,手、肘、肩、胸、膝一起阵,不停地在张晓芬身体的各个部位进行定点攻击,连眼睛鼻子都没闲着,眼珠子直接掉到乳.沟里爬不出来了。鼻子则在张晓芬的脖子边嗅来嗅去,但偏偏脸的表情又是那样的一本正经,任谁看了都觉得我是在认真教学的正人君子。“小叶,你去歇着吧,我、我会做了。”张晓芬心里慌慌的,羞涩的看了我一眼,气喘吁吁的道。我见张晓芬这略带暧昧又热情的眼神,一眼看穿了这个少丨妇丨寂寞骚动的心思。心里做了一番思量后,我鼓足了勇气,伸手揽住她的腰,瞄见她的两条腿分得很开,把右腿向前踏一大步,直插过去,放在她的腿间,下半身贴着她的屁股,显得侵略性十足。张晓芬霞飞双颊,忙推开他的手,扭.动着娇躯,半是威胁半是哀求地道:“小叶,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哟,马我家娃儿要回来吃饭了,要是给邻居看见了,怎么得了?你老实一些,不然我赶你走了。”她只是担心邻居知道,嘿嘿,我心里愈发笃定张晓芬对我有意思,点头敷衍道:“好,听你的,咱们好好烧菜,不闹了。”忍了几分钟之后,我拿手在她的肩膀轻轻揉了揉,低声的道:“晓芬姐,你这颠勺子的手法不对,你教你好吗?”张晓芬闭眼睛,把小蛮腰扭了扭,向外侧挪了一下,恨恨地道:“我不要!”我把头凑过去,笑着说:“那我给你做个示范好不好?”张晓芬心里慌慌的,低声哼道:“不好!”我挪了挪身子,伸手揽住她的腰,低声道:“晓芬姐,你身子怎么会这样香啊,熏得我好舒服,你让我抱会儿吧,不然我回去闻不着了。”张晓芬娇躯一颤,这次却没有挣扎,只悄声的道:“小叶,别闹了,当心被邻居听见,最多只能这样,千万别再胡闹了哟。”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却轻轻将她的小蛮腰环抱住,双手搂紧的同时,低声道:“别担心,这样好。”张晓芬幽幽地叹了口气,悄声的道:“真拿你没办法,快别闹了,待姐把菜烧好,我们吃饭,真的快饿死了呢。”我嗯了一声,抱着这具娇美的身子,心欢喜,双手在她光滑细嫩的后背摸来摸去,在温柔的游弋之,张晓芬的身子渐渐变得酥软下来。不知不觉,她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我的脸颊,轻轻吹了一口兰气,咯咯地笑了起来。。此刻,我和林灵儿几乎就贴在一起了,我俩额头对着额头,她的白嫩的小手现在还在我裤子里动着,我用力吞了下口水,看着面前的美人。“嗯——”林灵儿突然发出一阵低吟,听起来充满了诱惑力,导致我下面又硬了几分,还在她的手里跳动了两下。我现在简直是快乐与痛苦并存着,快乐是因为林灵儿弄的我很爽,很舒服,很想把心中那团欲火给释放出来,而痛苦的原因是因为我怕弄到她手上,惹她生气。林灵儿的狠辣我可是有所耳闻,再加上前不久还见到她还想找人弄张彤,让我心里有点阴影,但是一想,林灵儿可是学校里的大姐大,她此刻正在帮我弄我老二,想想就刺激。“哇,李玥,你看,它还在动呢。”林灵儿说着,脸色通红,话语中还带着一丝好奇。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林灵儿蹲在我面前,一把扒下我的裤子,随后我感觉到下面一凉,林灵儿居然连我丨内丨裤也扒了下来,我的小兄弟调皮地跳了下,打在了林灵儿的脸颊上。林灵儿脸蛋更红了,她抬起头看着我,双眼迷离,不知是因为喝酒喝多了的缘故还是因为害羞,她小声嘀嘀咕咕地说,“好大,弄上去一定很舒服吧?”听到这话,我像是受到刺激了一样,小兄弟又坚挺了几分,让我下面更加坚硬如铁。我用力吞了吞口水,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林灵儿几番挑逗早已使得我欲火难耐了,我也想把她给强上了,但是不敢。“你够了!”这小妖精太勾引人了,我推了她一把,冲着她吼道,在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把持不住的啊。林灵儿被我这一推,先是愣了下,然后又靠了过来,声音如同泉水盈盈流畅般在我耳边说道:“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呀?”我不再作声,也不敢再看她,只能低着头。林灵儿突然笑了,然后用手在上面弄了几下后,她不动了,看着我的小兄弟,犹豫了下,缓缓靠了过来,伸出小香舌在上面舔了下。随后,我身体猛的一颤,整个人呆若木鸡,愣在那里。我只听说过男生第一次都很快,还没听说过被人弄也快啊……这也太快了吧,我低头看着弄的林灵儿身上到处都是,脸色瞬间通红,我真的恨不得一头撞死,这丢人丢太大了。林灵儿只是愣了下,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用纸擦了擦在她脸上的那些东西后,然后缓缓的站起身来,葱白的小手捏着我的下巴,坏笑的盯着我,然后伸出小香舌在嘴角舔了下,充满诱惑的样子。“对不起,我……我没忍住。”我连忙道歉,要是林灵儿发飙起来,估计我得完蛋了。谁知道,林灵儿只是咯咯笑个不停,好久她才平复下来,她看着我说,“没事,谢谢你听我倾诉了这么多,秦良我会给他个警告的。”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知道,我撒的谎婉儿是不信的。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发现已经到下午一点半了,中午饭还没吃呢,这时我也感觉到一股饥饿感传来,准备帮林灵儿盖好被子时,林灵儿却醒了过来,她睁着眼睛盯着我一直看着。我被她盯的有些尴尬,开口问她:“你什么时候醒的?”林灵儿轻笑了下,说她刚醒,是被我手机铃声吵醒的。我哦了一声,不再接话。场面的气氛有些尴尬,她盯着我,而我则想起来之前醉酒时林灵儿对我做的事情,不敢看她的眼睛,摆弄着手机。就这样,持续了好长时间,然后林灵儿突然趴在床边干呕起来,我吓了一跳,连忙爬到床边问她怎么样,是不是还不舒服之类的话。“没事,喝太多了,就是有点稍微难受。”这时,林灵儿突然转身,抱着我,双腿也蹬开被子,缠在我的腰间,她用嘴堵着我的嘴,疯狂地亲吻着。我一愣,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但是看到林灵儿此刻的姿势暧昧至极,我也受不了那诱惑,没忍住地把手伸进林灵儿的衣服里,划过她那娇嫩的肌肤。林灵儿娇呼出声,她把我按在床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我身上,开始脱着我的衣服和裤子,我也没闲着,也在脱她的上衣和裤子。将她全身的衣物脱掉后,露出她那一览无余的完美身材,那白暂的皮肤吹弹可破,让我看了血脉喷张,林灵儿此刻脸色一红,然后脱掉我的丨内丨裤,再次在她面前露出我那如同蟒蛇一般的小伙伴她犹豫了下,像是内心经历过一番挣扎一样,对准位置,闭着眼睛正要缓缓坐上去。不行,被压在身下的应该是她而不是我才对。我搂着她,转了个身,将她压在身下,嘴巴从她的脖颈处亲吻到脸颊,下面的小兄弟也蓄势待发,就差最后一步了。我俩相望一眼,什么都没说,我深吸了口气,平复下内心躁动的情绪,然后给身体一挺,林灵儿咬着牙,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阻止我的继续说,“不行啊,太疼了。”说着,想放弃,把我推开,林灵儿赤身**躺在被窝里。这时,我哪肯呀,刚有点舒服的感觉,这样结束的话,我非难受死不可,我安慰她说,“不疼的,就那一会儿,我慢慢来就行了。”林灵儿嘴里还嘟囔着要是把她弄疼了要让我做太监,我没继续理她,抱着她刚进去的时候,她又阻止了我。“又怎么了?”我都急了。林灵儿突然正色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我是第一次,你要了我,得对我负责,要做我男朋友,可以吗?”我愣住了,没继续动,就这么趴在她身上。做她男朋友?要负责?我一直被欲火所左右,可没好想过这个问题,要是别的人知道有这么个漂亮女朋友,还不得乐死,先答应再说。但是我不能,她告诉了我她的过去,也是个可怜之人,我不能再这么伤害她了。况且我心里面只有婉儿,不能对不起婉儿。见我一直没回答,林灵儿突然恼怒了,她扇了我一巴掌,还冲着我吼道:“骗子,都是骗子,只想得到我的身体。”“不是这样的,我……”还没等我说话,她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直接把我从床上踹了下去,然后她快速地穿上衣服。老实说,林灵儿这力气还真不小,不亏为大姐大,被她踹一脚还真难受,我爬起来走到她身边,刚想开口说话,她却连丨内丨裤都没来得及穿,直接拿着一条裤子边走边穿。“砰”的一声,把门紧紧的关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只留下一脸错愕站在床边,光着身子的我。我赶紧穿上衣服裤子,看到床边林灵儿留下的丨内丨裤,犹豫了下,还是拿起来塞进兜里,然后一路跑出去要找到林灵儿,可惜并没有发现她的踪影,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坐在路边,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车辆,不禁暗骂自己怎么就没克制住**,差点和林灵儿发生关系,要是真的发生关系了,但是不喜欢她,我估计我会被林灵儿给揍死。正想着,突然我手机提示音提示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居然是老班发来的,老班短信里告诉我,市里领导要来学校视察,不允许缺席,让我下午赶紧回去上课。,管理员把各位版主拉到一个qq群里,毕竟即时通信工具比论坛的沟通要更快捷,在qq群里,严寒终于认识了论坛管理者们的真实身份。于剑的真名叫刘新,在深圳一家中美合资企业负责国际贸易方面的工作;夜狼的真名叫罗桀,夜狼的真名叫罗桀,是云南大学教电子商务的大学老师;宋斌的真名就叫宋斌,论坛id就是他的原名,是厦门大学互联网经济专业的大三学生;洪励的真名叫王洪伟,他和宋斌是同学;酱酱的真名叫蒋奖,是江南工业大学机械工程专业的学生,但他对本专业并不感冒,一心只想做互联网行业;cem一直不肯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直到后来,严寒才知道他是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的一位副秘书长;论坛管理员一直保持神秘,严寒只知道他在北京一家出版社工作,但真名是什么,具体在哪个单位,这位管理员一直没有透露。严寒笑称:“管理员一定是想一直保持这种神秘感,大家如果了解得越多,管理员就越没有威严了。”网友跟帖:“不管如何,我们永远拥护管理员!”论坛管理员:“工作原因不便透露真实姓名,大家见谅啊。”“管理员可能是特工!”“管理员是搞保密工作的吧?”“管理员是不是那种超级黑客?”而这个话题,论坛管理员再也没有参与。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春雨绵绵笼罩着莲城,到处春意盎然,生机勃勃。严寒在宋斌的多次怂恿之下,终于接受了宋斌的提议,去发起成立一个莲城大学互联网协会,自成一派,自我筹集、自我管理、自我发展。什么鬼学生会?见鬼去吧,老子自己玩儿自己的。听取宋斌的建议,搞协会首先要争取老师的支持,严寒找宋斌要了一份当时宋斌在厦门大学注册协会时写的报告模板,结合莲城大学的实际改了改,就去找老师了。严寒的专业课老师姓刘,多岁,女,未婚,对学生很好很热情。大学的老师已经把学生当作成年人来看待,实际上上大学的时候大多数学生确实也已成年,这种心态的变化学生是可以感受到的,所以学生跟大学老师打交道也比中学时候要放得开许多。互联网经济是个全新的专业,和全国其他大学一样,莲城大学在这个专业上的教师储备是不足的,所以当专业申请下来以后,从计算机、数学、工商管理、市场营销等专业抽调了部分教师加入这个新专业里,没有经验可循就意味着自己要成为经验,所以,这个专业的课程就像个大杂烩,课程设置也充分体现了这个专业文理兼招的特点,既要学习企业管理、市场营销、会计,又要学习高等数学、计算机编程、数据库。严寒是个偏科严重的人,高中读的就是文科,当初选择专业时严寒果断拒绝家人建议的法学而选择互联网经济,但高等数学就是严寒大学里的梦魇,没有办法,自己选的专业,就算含着泪也要读完。当严寒把一份《关于申请成立莲城大学互联网协会的报告》摆在刘老师办公桌上的时候,刘老师抬起头,右手食指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有些欣喜和期待地跟严寒说:“这是好事啊!我们专业正需要这样一个协会呢。”严寒:“我在网上跟厦门大学的同学交流,他们在那边成立了互联网协会,办得挺好的,还做了自己的网站。”刘老师:“这事我先表个态,大力支持!但是学校注册新的协会应该有相应的规定和流程,你可以去校团委问问看,有什么问题再来找我。”严寒:“但是校团委我从来没有打过交道,不认识人呐。”刘老师:“现在校团委刘书记是从我们商学院调过去的,以前在我们院里做书记,他应该会支持我们院的学生的。”严寒:“有刘老师您的支持最重要,我这就去校团委碰碰运气。”不一会儿,严寒带着那份报告就出现在校团委办公室的门口,办公室里的人听闻来意就对严寒说:“这事你要找学生社团联合会啊。”严寒问:“那学生社团联合会在哪儿?”“旁边办公室就是,但是社联都是学生自己管理,现在办公室没人,应该都上课去了,给你一个他们管事的人的手机号吧,具体你问他。”那人说。“好的,请问他叫什么名字啊?”严寒问。“姓陈,叫陈星。”那人说。“好,谢谢你。”严寒说。回到寝室的严寒好不容易等到下课的时间,就拨通了社联负责人的手机。“喂,请问是陈星学长吗?哦,你好,我是商学院级互联网经济专业的,叫严寒,我想申请注册成立一个莲城大学互联网协会,今天下午去了校团委找你,你没在,是旁边办公室的人给的我你的电话。”严寒说。电话那头说道:“哦,这样啊,现在我们学校的社团挺多的了,如果不是特别好的,现在一般不给注册啊。”严寒:“我查了一下我们好像有多个社团了吧?也不多咱这一个吧?再说,我看了看好像也没有与互联网协会冲突或类似的社团。”陈星有点儿不耐烦:“你不懂,去年非典,不是封校了吗?大家憋在学校没事做,很多学生自发成立了社团,那时候社团少,只要申请都给批,但是这样做导致的结果就是不少社团刚成立的时候干劲儿十足,没几个月就没什么动静了,后来就销声匿迹了,这不是浪费资源嘛!前几天我们开会,领导说要搞个退出机制,不搞活动的社团,要坚决注销一批,清退一批。”严寒:“那你看……我们这个接下来要怎么办?”“我也不好说,我建议要不先放一放吧。”说罢,陈星就挂断了电话。电话这头的严寒略微有点儿发愣,难道,自己刚刚燃起的一点儿斗志,就要这么被扼杀在摇篮中了吗?第二天,严寒又去找刘老师,刘老师热情地招呼严寒坐下,还倒了一杯白开水,严寒双手客气地接过老师手里的一次性纸杯,喝了一小口,就忙不迭地把昨天与社联沟通的情况跟刘老师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刘老师听罢,就问严寒:“你是真的想把这个协会做起来吗?做好这个准备了吗?”“做好了,我今年就准备做好这件事。”严寒说。“你的团队呢?一个人可干不成事哦。”刘老师说。严寒这才想起,办协会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也没有跟其他同学透露过。“我会尽快拉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来办这个协会的。”严寒说。刘老师认真地说:“嗯,人多力量大,我建议你先把你的想法和你玩儿得好的几个同学说说,也听听他们的意见,如果大家都支持你,我们再做下一步的计划。另外,协会的口号、章程、组织架构、宣传广告什么的,可以提前准备好,这样到时候领导们看到你们都已经准备得很完善了,也会增加同意的概率。”“谢谢刘老师,我就按你说的办。”严寒说。《沉默的美好青春年华》《小镇大人》《岳两女共夫》《小祖宗她不干人事》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葡京登录唯一网址》。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zc-cy.com/wapbook/33201_155963.html
葡京登录唯一网址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