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恒平台下载 目录共5779章

首页

永恒平台下载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1 8:39

即将更新:第6318章 醒来后

永恒平台下载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zc-cy.com

我登时害怕了。我问这里是不是最近死了人。王哥小声的说:“上个月我们上山砍树,在一处大树下发现有个女子,全身裸露,已经死了。看上去是被人掐死的。我们在那里挖了个坑,把她埋了。”我问王哥是不是附近村子里的人,王哥说不是的,他们通知了附近村子,没有人认识她。我想那个女子是不是被人害死的。她死后灵魂没有消散,变成冤魂野鬼,附在了那兔子身上。又过了几天,我上山砍伐树木的时候,按照王哥指点,找到了那座坟墓。坟墓很小,没有墓碑,孤零零的呆在深山树林里。中午我们休息的时候,有一阵哭声从远处的树林深处隐隐约约传来。我们都吃了一惊。林青说我们要不过去看看。我们的队长姓李,是本市人,我们都叫他老李,他长得五大三粗的,有些胆量。他领着我们几个人向着那个声音走去。声音越来越近,我看见有一个人坐在那座孤坟上,耷拉着头,看上去是个女子,在哭。老李回头看了看我们,然后来到她的面前。这时这个女子慢慢地抬起头来,我看见她就是我前几天看见的那个女子。她的嘴咧开了,向外流血,眼睛从眼眶里挤出来,用根筋吊着,挂在鼻子两旁。老李惊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爬起来就向回跑。我以最快速度转身就跑,我边跑边想能在白天出现的鬼,一定是个厉鬼。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我默默祈祷这个厉鬼千万不要追来害我。她要是敢害我,我操她祖宗,我要她八辈子倒霉,要她倒大霉。我看见其余人都拼命地跑,一直跑到山下我们住的地方。老李的鞋子跑掉了,脚上磨出了血;老王把膝盖磕肿了,走路一拐一腐的。我把大砍刀也跑丢了。我气喘嘘嘘的看了看林青,他没有说话,而是喘着粗气默默的去喂那个大黄狗。这时大队长从一个屋子里走出来,他带着一副眼睛,听说是刚派来的大学生,大约二十多岁的年龄,姓崔。崔大队长走过来,问我们为何回来这么早。我们谁也没有说话。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因为当时正在反对迷信,破除牛鬼蛇神,有许多信神信鬼的都被抓起来了。最后老李憋得脸都红了,只好说了实话,说我们在山上遇见了鬼。崔大队长一听这话,当时就把我们批评了一顿,说都什么社会了,还信鬼信神。这事要是被上级领导知道了,一定会处分你们的,还是赶紧回去干活吧。我们情不自愿的又回到了山上,我提心吊胆的继续砍树。为了预防万一,我们几个人围成一圈,脸向外,边砍树边留意四周动静。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我以最快的速度撤离山林回到住处。吃过晚饭,我们心有余悸的谈论着白天遇见的那个女子。半夜时分,门外响起大黄狗剧烈的狂叫声,我们谁都不敢起来开门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开门发现大黄狗死了。我们都说这狗死的蹊跷。最后崔大队长下令剥皮吃肉。下午我们从山上回来吃饭的时候,我们听伙夫说大黄狗身上一点血也没有,真是奇怪。我们看着一锅狗肉,谁也吃不下去。到了夜里,刮起了狂风。大风把屋门刮得正响。我们躺在被窝里,谁也不敢睡觉。过了会,门外传来敲门声。老李问谁,门外没有人回答。屋里盛水铁桶不知为何倒了,发出很大的响声。我吓了一跳,铁桶好好的没人推它为何倒了。我抬起头,突然看见在屋里的一个凳子上,坐着一个女子,披散着头发。从头发里,隐隐约约看见她的两只流血的眼睛。我心里猛地一紧,不由得尖叫了一声。老李也看见了,也叫了一声,他胆子大些,稍后从身后摸来头枕,扔向那个女子。女子哭起来,然后慢慢地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屋门边消失不见了。我一夜也没睡好。她为何来到我们屋子里,她和我们这些人有仇吗。这件事我们谁也没有对外说,说了也没有人信。接下来几天,我们不是在山上的树林里遇见这个女子,就是在晚上半夜时分,在屋子里的凳子上看见她。屋门关的紧紧的,我们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进来的。这个样子一直持续了好多天,我们都受不了了,有些精神恍惚了,最后商议了会,认为这个女子怕大黄狗。以前大黄狗还活着的时候,这个女子从没进屋过。我们决定到村子里买只狗养着,就这事我们告诉了大队长小崔。崔大队长说这事要请示上级领导。其实我们自己可以从附近的村庄里买到的,只不过没有领导的批示,谁也不敢去做,不然会被处罚的。白天我们无精打采的继续上山去砍树,晚上回来照样不敢睡觉,担惊受怕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子在半夜出现,坐在我们前面的凳子上,向外流血泪。大约过了一个月,上级来了批示,说购买狗的理由不充分,没批准。那个时候人都吃不上,哪有粮食喂狗。这下子我们唯一的希望破灭了,我们一下子都病起来,集体发高烧,都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这一下子愁坏了大学生崔大队长,因为砍树是有指标的,每个月必须完成一定数量,完不成的要处分领导,下属也会被扣分。扣分意味着全年的粮食少了,要挨饿的。崔大队长成天呆在我们屋子里给我们端茶送饭,给我们熬制从山上采来的中药,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可是我们的高烧持续了一个星期,就是不退烧。其间那个女子也没有来过。最后把崔大队长愁坏了,秘密的派这里的小赵,在晚上去附近的村子里去请巫师。可是小赵一去就没有回来。直到第二天,才知道他死在了半路上。这一下吓坏了小崔,他派了两个人在中午时候去附近村子里请巫师。到了下午吃饭的时候,巫师来了,他是个七十多岁的一个老头,花白的胡子,背上背着一个破布袋子。他挨个翻着眼皮看,然后又问我们是不是看见了什么脏的东西,我们都点头说是。这个老头从背上的袋子里拿出来一个木碗,装上砂子,放在一个桌子上,然后插上三炷香,又让小崔装了一碗清水。随着香烟升腾,老头突然跳起来,满脸的怒气。他的嘴里念念有词,说着我们谁也听不懂的话语,最后把一卷黄纸烧了,把灰放进水碗里。他示意崔队长把那碗放了黄纸灰的水挨个给我们喝了。我们昏昏沉沉的睡了。到了第二天,我们醒过来,感觉好了。崔大队长在没有领导批示的情况下,私自从附近村子里买来一只小黄狗。就因为这个事,原本有着大好前途的崔大队长后来被革职查办,还蹲了牢房,差点死了,这都是后话。我们好了,又都上山照样去砍树,这回我们换了地方,离那可怕的坟墓远了。可是有一天,怪事还是出现了。我们上山砍树时有意躲避着那个坟墓,尽量离的远些。有一天,我们早上起来吃过早饭,来到山上,惊异的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里的每棵树上都被用红色血迹画了一条长长地竖线。李队长知道这些红色线有些古怪,但是为了不影响上级交给的指标,还是硬着头皮干起来。。我随着庞大的人流走出了花城火车站的出站口,在出口那里停了一下脚步,看着大楼高处那响彻全国的八个大字:统一祖国,振兴中华。看着这八个大字,我的心里就涌起一阵阵的情绪,然后,恶狠狠地对着天空说了一句:“花城,我江宁来了!”难怪我会兴奋。我终于在千禧年的时候,远离了那个生我养我的穷乡僻壤,也远离了那个三流都算不上的成人高校,来到这个全国最发达的城市里开始我的奋斗生涯了。东西不是很多,一个超大的编织袋,一个帆布做的大背包,大背包里的最深处,藏着我仅存的八百块钱的其中五百。还有三百,放在我的内衣口袋里。这个时候,就在我驻足的几分钟里,已经至少有三五个人撞在我身上了,可见这地方的人流量的恐怖。这个地方,这个车站的人流量,可是排在全国前三的,在我亲眼见证之下,这个排名,真的没有任何水分。但是,耐不住我喜欢啊,人越多,机会不是越多吗?机会越多,我不是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和发展吗?兴奋的心情平复了一下,完全没有留到刚刚经过我身边的有些人的眼神。可惜没有照相机,没有办法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留下点纪念和痕迹。往四周看一下,离出口几十米远的书报亭,上面写着:电话。这几年,报刊亭发展得真是快啊,几乎几百米远就会有一座这样的报刊亭,卖着书报,杂志,还有饮料什么的,胆大的也卖些烟之类的。这才是大城市呢。我们那里要买书刊杂志这些,都得要到县里的新华书店才行。我需要和我的同学刘乐打个电话告诉他一下,我到达了,然后,坐公车去找他。“老板娘,打个电话。”我放下大袋子和大背包,冲着那个黑矮胖的老板娘打了个招呼。老板娘正磕着瓜子,一手一个,速度贼快,打量了我一下。“打吧。”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老刘啊,我到了,刚刚下车站,准备去找你啊。”“啊?江宁啊?你真来花城了?”老刘是我的成人高校同学,先来花城一年,就是因为他在这里,我才踏上了寻梦之路。但听他这个口气,有些不对劲啊。“什么意思?上个月我不是和你说过,我要来吗?”“咳,我以为你只是说说啊,你真来啊?我靠,还真是本地的电话打来的。”他拿着手机看了一下电话号码。“可不是嘛,刚刚下火车,马上给你打电话了。”我重复了一下。“那个啥,老江啊,我现在不在花城啊!”老刘口气里有些吱唔。“啥?你说啥?那你在哪?”这个时候,我心里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个,我上个月,刚刚被公司外派了,现在在宽城呢。离花城三百多公里的地方。”老刘说这件事的时候,明显心里发虚,语气都低沉了不少。我当时就有些毛了。“我说你这家伙,你外派,咋不跟我说一下呢?”要不是他这个上下铺的同学在,我怎么可能独立一人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上次接到你电话,真以为你只是说笑啊。哪想到你这么快就真的跑来了,再说,我就想通知你,我也找不到你啊。你连个手机都没有。”这个家伙的特长,就是能先服软,然后慢慢说,找到你不占理儿的地方,最后你突然发现,真的发不了他的火。我的整个家产,也就这些衣服,还有这八百大洋,上哪去弄手机?随便一台新机子,至少也人一千多,二手机市场逛了半圈,能用半年以上的,至少也要二三百的。这点钱,还得要撑到我找到住处,找到工作,至少工作完一个月后才能拿工资的漫长时间呢。哪可能有多余的钱买手机?再说,这八百,还有一部分是学校里毕业时,退还公物的押金,还有一部分是自己勤工俭学辛苦扫礼堂的收入。好吧,我穷,我没手机,我的错!我快速调整了心情。“那你住的地方,退了没有?我可以先住吗?”如果没有地方落脚,那就太惨了。“我之前是住在公司宿舍里啊,我外派后,肯定给别人住了。而且,公司的地方,我不在那里,肯定也不可能给你住的。但是,我可以教你怎么找到又便宜又好住的地方!”我此时的这个心情,就像坐过山车。刚刚下了车站,是来到了最高处,嗯,从打电话开始,就往下掉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往下掉的距离,到底有多高!“行,那你告诉我,我去哪里能找到又便宜又好住的地方吧!”他让我连续失了两个大望,希望他介绍的这地方,不会让自已有第三个失望机会。“你从火车站坐公车,坐号电车,然后坐个站,投币两块钱。到显村下车。然后直接进显村,那个村里面,全是空房子,一百多到三百多一个月的大把,你先找一间落下脚,然后再找工作。”挂了电话,收拾起乱糟糟的心情,拿起双包,准备搭公车。“欸,靓仔,还没给钱哪!”我一拍脑袋,刚刚给老刘弄蒙了,连打电话要给钱这事儿都给整忘记了。从外口袋的口袋里拿零钱:“老板娘,多少钱?”老板娘停下手里的瓜子,看一下电话显示的时间:“三分钟,一共一十五。”我像被电到了一样提高了嗓门:“多少?”别蒙我哦,老板娘,固定电话费最多也就三五毛一分钟好不好?你加点手续服务费啥的,二三块钱一分钟还说得过去,你加到五块钱一分钟,真的合适吗?“一十五啊!耳朵没聋吧?小伙子?”老板娘一脸的冷笑。一副看着我这个刚刚来大城市混的外乡人,就像看到案板上的鱼肉。这时,周边几个店的老板听到老板娘提高了声音,都纷纷探出头,不怀好意地看着我。我瞬间认怂,掏钱,背包,走人!碰上孙二娘了!我从兴奋的心情到直接跌落低谷,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看着长长的排队等上车的队伍,我相当的冒汗。这可是起点站哪老天爷!我在外衣口袋里摸出一张有些皱的五元纸币,丢进投币箱,然后我问司机说:“上哪里找零钱?”到显村,老刘说了,只要两块钱,他得找我三块钱才对。“靓仔,这是无人售票机,没有售票,也没有人找零的。”我张大了嘴,这么一个小举动,我又多损失了三块钱?后面的人已经在着急了:“小伙子,进不进的?”我只好再次自认倒霉地提重重的两个往里面挤着,在车中部将两个包找好位置放下,自己勉强稳定一下心情,靠在扶杆上,随着公车的出发和摇晃,打量着路两边川流不息的车流,和超宽的马路,还有高高的建筑和超多的各种店铺。对我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和新鲜的。这时,车子靠边停站了,没有下去的人,这才第三个站,只有几个上车的。。    除了问及AGM-158以外,“立委”赵天麟还表示,美国在台协会(AIT)知会台湾当局相关单位,拜登政府将首次军售台湾M109A6型自行火炮,台军是否掌握此讯息?对此,邱国正则表示,确实有这个案子,但此案已是旧案,且到目前为止均未接获正式告知。。终于,在两人同时发一声喊,那件胸瞬间在空化成蝴蝶状,在空翩翩起舞,而十根纤细柔嫩的手指,则在空扭曲着乱抓一气,最后缓缓跌入无尽的虚无。“张局,你找我?”贾胜推开资源局一把手办公室的门,恭敬的问道。“嗯!进来坐。”张海东淡淡哼了一声,从办公桌抄起一份件,问道:“贾主任,叶庆泉又被安排下去蹲点调研?”贾胜口哦了一声,赶忙解释道:“张局,这次可不是我的主意,是那一位……”说着,他拿手指朝高启荣办公室方向指了指,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奚落的道:“是他安排的,估计是有啥地方令他不满意了吧。”“他不满意?”张海东鼻孔里发出一声淡淡“哼!”声,顺手又抄起另一份件,扔到贾胜面前,表情严肃起来,道:“你再看看这个。”贾主任谄媚的笑着拿起件,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他的眼珠子有些发直了,最后把嘴巴张成了个大大的O型。张海东扫了他一眼,冷笑着道:“哼!还想把人家下放到石场去,看见了没有?市政府直接下调令来要人了,人家根本不需要鸟你们,真尼玛一群蠢货……”贾胜看见一把手连骂带训的,心里倒还坦然了。老板的性格他早摸清楚了,对方真要是对自己发火,根本不会骂自己,反而会是和颜悦色的。疑惑的瞟了领导一眼,小心翼翼地道:“张局,小叶同志……怎么突然被市政府调去开发区管委会了呢?”张局长眯起眼睛,瞟了贾胜一眼,微微摇头。半晌,才淡淡的道:“你们知道什么,小叶之前搞出一份关于国企改革的材料,早被尚市长看了。”诧异的“啊!”了一声之后,贾胜摩挲着下颌,眼睛里流露出掩饰不住的羡慕嫉妒恨,脱口而出道:“张局,那看来小叶他这是要……高升了啊?”“暂时应该不会。”老谋深算的张海东微一摇头,从桌子摸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才抬起头,淡淡地道:“他工作时间短了一些,现在升他,不太符合组织程序。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啊?开发区是尚市长分管的,只要老板看重他,高升不过是迟早的事儿。”我被调职开发区的事情终于弄得几乎全局都知道了,但我自己却是最后才知道。当被通知叫去资源局时,我还以为是高启荣那老家伙又在找我的茬。看见调令的一瞬间,我也愣住了。这与我和高见当初的想法偏离的未免太远了。现在他想去开发区当副主任没去成,居然将我弄去了。我知道开发区是尚市长分管的,能去那里工作对于我来说是好事,只是我去了仍是名普通的科员,这未免有点美不足。到了资源局,我很快感受到了周围人对我态度的变化。望着周围一张张献媚的笑脸,我起初还真有些不适应,而最让我感到不适应的,属局办主任贾胜了。他的变脸速度之快简直令人乍舌,当我返回局里,贾胜在饭店安排了一桌。在酒桌握着我的手连连道歉,说自己心眼小,还请老弟不要计较,大家都是朋友,以后老弟在开发区工作了,不忙的时候,一定要多回来资源局看看这些老同事云云。我现在心里的感觉,像是看着一只成天追着自己乱咬的大狼狗,突然在一夜之间变成围着自己蹿下跳的哈巴狗。我当然知道,如果没有尚市长的赏识,贾胜之流的小人,绝对不会对自己这样卖力讨好。在资源局与同事办理了一些交接之后,接下来几天,我彻底轻松下来了。先是陪着宋嘉琪去了一趟珠城,回来又和几个老同学搞了个聚会。尽管其间穆婉兰打了几次电话赔罪,说连累了我,我只是淡淡一笑了之,反而安慰了她一番,让她好好经营生意。但我近期始终没有再去穆婉兰那里,我要养好精神,准备迎接新的挑战了。本月旬,我顺利地办完人事关系,骑着自行车到开发区管委会报到,开发区管委会在华山路,是一座四层高的老式红砖墙小楼,外墙皮多处脱落,露出里面的红砖,显得很不雅观。我把自行车停好,正向门口走去,一串苹果皮却从天而降,恰巧落在脚边,我抬头望去,却见二楼的窗口人影一闪,似乎刚有人离开。瞧着门口脏乱的垃圾,以及随意摆放的自行车,我不禁轻轻摇头,从直觉能感受到,这个单位的管理有些松散,工作效率自然也不会太高。我先了二楼,到办公室办理了相关手续,随即在一位与我差不多的女孩引领下,去了三楼,敲开了管委会主任孟晓林的办公室,进屋后,发现一个有些秃顶的老者,正坐在办公桌后打电话。接待人员见状,转身出去了,我站在门口,等了几分钟时间,孟晓林才把话筒放下,摸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才抬起头淡淡地问道:“有事吗?”我忙向前几步,微笑着道:“孟主任,我是来报到的。”孟晓林放下茶杯,慢条斯理地道:“哦,新来的?”我笑着点头,轻声的道:“是的,我叫叶庆泉,以后还请孟主任多多关照。”“叶庆泉?”孟晓林皱了下眉头,像是很随意地问道:“你和高秘书是亲戚?”我轻轻摇头,笑着道:“不是,只是和高秘书有过数面之缘。”“这样啊。”孟晓林淡淡一笑,拿起桌的材料,扫了几眼,头也不抬地道:“嗯!那你去招商股吧,股长是婉韵寒,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尽管去问她。”“好的,孟主任。”我注意到这位孟主任的表情变化,心里嘀咕着:我来开发区的事情,尚市长没有宣扬,看来这位主任大人还蒙在鼓里。但这时我也不想做过多解释,微微一笑,转身离开办公室,把房门轻轻带,朝楼梯口走去。长长的走廊里,一个人影都没有,而经过的几间副主任办公室,房门也都是紧闭的,不知里面是否有领导,整个楼层异常安静,也显得格外冷清,让我也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招商股的办公室在四楼,左数第三个房间,进屋之后,见办公室不大,却摆着四张旧式办公桌,靠近墙角的位置,放了两个红色真皮沙发,想必是留给客人的。屋子里面没有空调,只有一台落满灰尘的电风扇在那孤零零的摆着,风扇旁边,坐着一个四十几岁的年妇女,她穿着粉色裙子,双腿却放在办公桌,分得很开,让人一眼将裙底看的通透。我一瞧,吓得赶紧收回目光。年妇女手里拿着织针和毛线,正在打着毛衣,织针下翻飞,很是娴熟,一条袖子已经快织好了,而她身后的办公桌边,坐着一个戴眼镜的年男人,则在翻着报纸。两人都看到了我,却谁都没有搭腔,都把我当成了空气,只是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我笑了笑,只好自我介绍道:“两位好,我是新来的,名叫叶庆泉,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年妇女抽出织针,搔了搔头发,好地打量我一眼,道:“小伙子,看你岁数不大啊?”我忙走过去,拉了把椅子,坐在她的旁边,微笑着道:“大学刚毕业。”年妇女有些吃惊,笑着问道:“刚毕业能来开发区管委会班,看来你家里的路子挺硬啊,是哪个领导亲戚?”我赶忙摇头,轻声的道:“不是,我家庭很普通。”,昨天晚上吃完饭,闲的无聊在一个游戏群里看他们扯淡,这时候一个昵称叫quenn女孩发群消息,有人现在在tj吗?我靠,还叫女王,你得有多骚才敢叫女王啊,黑木耳鉴定完毕。当然,我是不会搭话的,我是群里万年潜水党。不过群里难得有女孩说话,立马很多人问,你是妹子吗?找tj的干吗?还有人直接问,妹子,要约炮吗,我是新疆的,那东西大,找我吗?那个queen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说,哥哥好讨厌,人家就想找个人喝咖啡啊。我操,要不要这么骚,她这么一说,群里简直都炸了起来,很多人起哄,不过我心里也痒痒的,为毛啊,因为老子就是tj的,但是这在群里明目张胆的,我可不好意思。后来群里那些人不知道怎么哄的那个女的发了一段语音,我一听,我的亲娘来,这小声音听的我心里猫挠一样,这么软,这要是叫起床来,还不得爽死啊!我赶紧进那个queen的空间,想要看看照片,别再是个丑比,可是相册里就一些风景照片,哪里都有,就他妈一个人影都没。算了,照片都不肯传,肯定是丑比。他们哄的她唱了一段八连杀,我听见她唱那个我要我要我还要的时候,真的是受不了,这真是个**啊,要不要联系下,丑点就丑点吧,蒙着脸,反正也看不见。这时候,qq头像闪了起来,是个鲜红的嘴唇,我看着眼熟,打开一看,我去,这不是那个queen么,她说,帅哥,你是tj的?我一惊,她怎么知道,对了,我刚才进她空间,她肯定是注意到我资料了。我说,是啊,女王殿下。她发来一个捂嘴笑的表情,然后又发来,出来玩玩吧,想去坐摩天轮,一个人又不敢。尼玛,这货饥渴死了,不过,是不是钓鱼的?我发,你不是钓鱼的吧?她回了一串省略号,然后扔了一个电话号码,说,爱来不来啊,要是找到下一个tj的,你想来就没机会了。我那一个天人交战啊,想不到这传说中约炮的事情,有天也会被我碰上,可是我不敢啊,要是钓鱼的怎么办,不过,听同学他们说自己约炮的事,我心里又痒痒的。要不,去看看?反正这地我熟悉,长的丑或者是发现不对劲,我就跑呗,再说了,她说是去摩天轮,那人这么多,干坏事也不应该在那。麻利的收拾了下自己,然后**丝的给那个手机号发了一个信息,queen同学,我想了想,还是出去透透风比较好,你在哪,我去找你?发出去之后,我心里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还没缓过劲来,那电话声就响了起来,是queen打来的,我咳嗽了一声,赶紧接起来。喂,标准的普通话,软绵绵的,听的我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我应了一声,queen?你在哪?咯咯,她在那边笑了起来,声音真好听,笑了一会她说,你来时代广场吧,这有一个上岛,进来给我打电话。挂了电话,我还在回味她那软绵绵的小声音,我日,今天我要是不上了她,我就对不起这**年的撸龄。上超市买了一盒套子,肉疼的打车来到时代广场,尼玛还在上岛,小资个毛线啊,不过现在黑木耳好像都是装小资。我推门想进去时候,回了回神,不行,万一是钓鱼的怎么办,我在门口转了转,偷偷的往里面看,不过里面都是一对一对的,在最角落里,有一个背对着我的人影,尼玛,黑长直啊,小腰那么细,下面就看不见了,要是黑丝高跟小短裙,那就碉堡了!是不是她,是不是?我我感觉心跳加速,震了一下铃,那个黑长直在小包包里掏出一个iphone,贴到耳边,我果断挂了,尼玛,是她是她就是她!上不上?上不上?到现在了,我又害怕了,老子就是一个穷**丝,长得还过的去……我天人交战的时候,那玻璃门打开了,一个轻柔的声音说:小菜?尼玛,我一抬头,傻了眼,一张精致的像是漫画上的女人脸出现在我面前,化了淡妆,那小嘴唇像是樱桃一样,让我恨不得咬上一口,眼睛很大,这人长的居然跟赵薇有几分神似。不过不是女王范啊,轻熟女,要是烫个头就好了,这黑长直不适合她啊!最要的命,真的是黑丝高跟小短裙啊,那薄薄的丝袜,套在触目惊心的大腿上,我操,我直接想跪舔啊!完美的女性曲线,小腿直的像是杆一样,大长腿,我最喜欢的大长腿啊!她冲我摆了摆手,继续说,是小菜吗?尼玛,老子的qq网名是,我不是菜比,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为是小菜,不过,我喜欢。轻熟女什么的最有爱了,两人倒是聊的来,坐摩天轮的时候,我故意晃那个小厢房,吓的女王只往我怀里钻,嘿,这大家都懂,你情我愿的事,就没必要在装了。我是那种闷骚型的,平常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不代表我不会讨女人欢心,什么你这么漂亮,年轻,皮肤好,气质好巴拉巴拉的,把这女王哄的妥妥的,尼玛,什么女王啊,待会就让你变成女狗。我故意拖着她玩了很晚,她也心照不宣,反正这一路我是没少占了便宜,蹭蹭胸,摸摸腰,用下面不经意的顶她屁股一下,她总是笑不制止也没不好意思。不过有点不爽的是,因为我是处男,一碰她,自己那东西就硬了,走路什么的,太他妈尴尬了,大长腿queen总是瞄着我那偷偷笑。这就是熟女的好处啊!我邪恶的想,这女人会不会下面湿透了?不过我不敢摸,有贼心没贼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掏出手机来一看,装着吃惊的样子,呀都点了,queen就在那眨着大眼睛咯咯的笑,这人精一般的大美妞,肯定是知道我的小把戏,我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红着脸挠挠头,说,你笑啥?queen说,走吧,去我住的地方,我来这出差,去格林豪泰吧。我一听这地,心里之直乐,要说这约炮还是要约熟女啊,什么都明白,不做作!还有这肯定是不会钓鱼的了,没想到,今天还真的碰上了艳遇,黑丝有没有,高跟有没有,大长腿啊,会不会夹死我啊!聊了一晚上,她没问我名字,我也没问他,只是用网名称呼,在出租车上时候,我胆子大了一些,把手放在她大腿上,第一次啊,我这只摸过小女学生头的手第一次碰到丝袜啊,这可是穿在身上的!我手在发抖,但是queen咯咯笑着,用手按住我,小声说,痒,别闹,还怕我跑了啊!这尼玛是制止啊,那声痒听的前面的司机都咽吐沫了,我那手直接想往丝袜里面摸,但是被她俩手逮住,我日,还挺有劲,折腾了半天,弄了一身汗,也没塞进去。期间这货一直咯咯笑,花枝乱颤啊,恨不得让人在车上就把她给正法了。到了格林豪泰,她带我去前台登记,说实话,进了宾馆那一刻,我硬的就像是铁棍子一样了,怪不得打炮就要来宾馆啊,这氛围是跟家里一点不一样啊!到了,刷了房卡进门,我一下子就从后面抱住了大长腿,然后屁股一动一动,顶在她屁股上,她咯咯笑着,背着手捏了一下我那里,操,因为刚才硬了好久,又蹭了几下,我他妈直接就射了。《我超爱他的》《二毛记》《岳两女共夫》《原罪七案》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永恒平台下载》。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zc-cy.com/wapbook/15496_198974.html
永恒平台下载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