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火狐游戏平台 目录共8024章

首页

火狐游戏平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1 8:39

即将更新:第8015章 醒来后

火狐游戏平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zc-cy.com

我在风衣里藏了把刀,偷偷的跟在老婆身后。老婆叫穆婉茹,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是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院花。其实在一个月前,我就开始怀疑老婆是不是出轨了。一个月前,我被学校破格安排到市里参加优秀老师的培训,培训结束后,同事要拉我去喝酒,不过我惦记着新婚的老婆,连夜打车回了家。因为想给她一个惊喜,就没有提前打电话。结果回家后却发现老婆不在家,再看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我马上拿出手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通,我问她在哪里,说我想她了。电话那头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才传来老婆慵懒的声音。她告诉我说,在家睡觉,刚刚已经睡着了,结果给我的电话吵醒了……我的心好寒,隐隐的发痛,一直以来都是那么温柔体贴的老婆,居然对我说谎了。在这一刻,我怀疑她出.轨了。但我没有拆穿她,因为我是那么的深爱着她,我在心里给她找了无数说谎的理由,黯然离开了家。为了维系她的谎言,我在小区对面的公园抽了一夜的烟,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回来。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也渐渐的淡忘了这件事,心里安慰自己,老婆是怕我担心,才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可就在昨天晚上,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昨天是周六,我和老婆一早就约好去吃饭看电影,享受二人世界。结果吃到中途,她接了一个电话,说是医院有急事,就匆匆地离开了。直到凌晨,老婆才带着明显的疲惫回到家,我心里有些不满,但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回来啦,今天很累了吧。”“对不起,今天实在是……”“没事,我明白的。”我笑了笑,迎上去抱住她,“老婆,我想你了。”“我先去洗个澡吧。”老婆推开准备亲热的我,匆忙去了卫生间。我当时也没多想,顺手倒了一杯牛奶帮她备好。这是她多年养成习惯,睡前肯定要喝一杯。看到她裹着浴巾回房,我兴冲冲进入了洗手间,简单冲洗了一下,转身的时候不小心,把纸篓子碰倒了。我扶起来的时候,瞥了一眼纸篓子,忍不住一怔,眼神骤然一紧。纸篓的卫生纸下面,露出一条黑丝裤袜,那是她下午陪我出门时穿的那件,我记得很清楚,因为这条裤袜是我帮她买的。此时裤袜的裆部位置,被撕裂了长长的一道口子,十分的醒目。裤袜裆部挺厚的,不可能是老婆自己撕开的,难道是某个男人?让我更难过的,两边有破丝的裂痕,上面还有一些遗留下的男性的污物。我紧咬着牙齿,可以断定的是,这裤袜质量很好,何况是后面那个隐私的位置,不可能是老婆自己扯开的。我脑海里忍不住想到,老婆被人从后面的场景。想到老婆刚刚疲惫的样子,更像是被人欺负后虚脱的模样,我的心就是狠狠的一揪,看了一眼洗出来的裙子和内.裤,仔细辨认的话还能看到裆部的位置上有遗留的痕迹。想到老婆一回来就匆忙进了卫生间,原来是想清洗那些脏物。我非常愤怒,牙齿紧咬着,颤抖的拿起那条黑丝裤袜,上面的味道和潮湿。我有一种被背叛的绝望和愤怒。她是被一个男人撕开裤袜,至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恐怕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象出来。她难道是被强迫的?念头刚起,我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刚才她那么主动清理这些东西,有条不紊的,更像是深思熟虑下的举动,如果不是今天不小心,我根本不可能发现。没想到一向保守,温柔的老婆,会做出这种事,难道这些年我都被蒙蔽了吗?我脑袋里充斥着怒火。那上面的味道,和那道尚未干涸的印记,让我感觉耻辱和愤怒。我越想越是心痛。我转身推开了卧室,想要当面质问她,不过她已经睡着了,望着恬静的透着一抹疲惫的样子,我很难想象,她会是那样的女人。我愤怒的想着。虽然我很爱我的老婆,甚至愿意为她去死。可这不代表,我会忍受她去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而熟视无睹。我要叫醒她,把裤袜扔她脸上,让她说出来今天晚上到底去了哪里?到底和哪个混蛋偷.情?可就在我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老婆梦呓,喊着的是我的名字。我止住了脚步,心里充满了纠结,心疼,疼爱,愤怒和不满。我突然想到,若现在直接叫醒老婆,发泄一顿,虽然很出气,却解决不了问题。发生这样的事情,换做是谁,都不会直接承认的,最终的结果,就是我和她大吵一架,很可能永远找不到那个混蛋。“不行,我绝不能放过那混蛋。”我死死的盯着老婆魔鬼一般性.感的身材。我听说男人偷.情,搞别人老婆是会上瘾的,而她又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还是一个护士,那个混蛋绝不会只玩一次就放手。我要等,等下一次他们的时候,当场在床上抓住他们。我转身看了一眼客厅桌子上的水果刀,杀心暗起。这一次,就让那个混蛋,知道搞别人老婆的代价。周日休息,我一夜没有睡好,后半夜才昏昏沉沉的睡下,我起来的时候,特意先去了一趟卫生间,纸篓子已经倒空。我有些沉默,望着洗手台上,挤好的牙膏和水,她确实很贴心,把我照顾的很好,我收拾好之后,准备和老婆好好谈一下。“老公亲一下,看看洗的香不香。”老婆看着我从卫生间出来,走上前撅了撅粉嫩嫩的嘴唇。我敷衍的亲了一下她的嘴唇,感觉象果冻,冰冷中有点香腻。可一想到这双嘴唇,肯定亲过别的男人,或许还亲过那个男人尿尿的那个地方,我就有些恶心,扭头喝了一杯水漱了漱嘴。她穿着浅蓝色的居家服,头发高高挽起扎起一个简洁的马尾辫,露出一段白皙修长的脖颈,淡淡的妆容,浅白色的裙子把她的臀部曲线包裹的十分的挺翘饱满,堪称是魔鬼一般的娇俏身材,让很多人都艳羡我,娶了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现在因为老婆的好身材,我却非常的痛苦。我面对她的时候,总会想到那双扯开裤袜,我一想到温柔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我就满肚子火气。老婆叫了我两声,我才反应过来。“老公快点吃饭,我特意给你准备的。”老婆很温柔,走过来把我拉到桌子旁边,端了一碗粥给我喝,告诉我是大补的。“难道我不能满足你吗?”我皱了皱眉,难道是因为我没办法满足她,她才出去找那个男人的。“老公大早晨说这个话干嘛,人家都害羞了。”老婆脸色红红的,嗔怪的看了我一眼。“如果我不能满足你,你会不会去找其他男人,恩,我只是假设的问一下。”我放下海鲜粥。“老公你已经够强了,人家每次都很满意的。”老婆脸色红红,很是娇羞。。  随着国内新药临床前试验用猴量的增加,逐渐挤占了原本给基础研究用的猴量。“市场需求不一定是代表国家的需求,要把市场需求与科研及国家需求用猴区分,保障基础研究的实验猴用量。”中科院院士、昆明理工大学灵长类转化医学院院长季维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2015年开始,他就给有关部门递交了书面建议,呼吁建立国家级非人灵长类研究中心,一是用灵长类动物来研究生命科学的前沿基础科学问题,二是针对复杂疾病建立灵长类动物模型,研究疾病发病机制,找到治疗方法。。  我登时心驰神动,再也按捺不住,双手往移动,一把抓住了她胸前那软软的两只大白.兔,感觉温软热乎,舒服极了。张晓芬的身子顿时一僵,忙抬头道:“小叶,不要……”我嘿嘿一笑,说道:“没别人知道的,晓芬姐,你继续做菜,我呢,做这个,都有事情做,挺好的……”张晓芬哼了一声,伸手推我,却没有推动,反而被我捉了机会,将她衣服里黑色的胸一把扯了下来,丢到一旁,再次将张晓芬拥入怀,那一对酥胸被挤压得变了形,这时我的小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摇晃着身,发力地摩擦了一番。张晓芬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双颊滚.烫,低低地哼了几声,便挣扎着伸出双手,紧紧地捂着胸口,一脸娇羞地道:“小叶,你坏哟,不要……不要这样子啦……”我呵呵一笑,低声的道:“晓芬姐,你说我坏啊?好,我坏给你瞧瞧。”说完,我壮了胆子,先是在那对丰满肆无忌惮的揉捏起来,过后,更是张开嘴巴,一头扎了去……张晓芬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一招,弄得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像一堆放了太久的干柴,突然遇了火焰,一下子被点燃了。她的心如鹿撞,咽了口唾沫,脸浮起一片绯红,眼神有点迷乱,有点惊慌失措地说道:“门,院门还开着呢,小叶,去把门关了。”我嘿嘿一笑,在她飞起红晕的耳根子轻嘬了一口,笑嘻嘻的松开她,心里乐开了花,跑出去将院门从里面插,然后又飞快的跑进了厨房。张晓芬一脸的慌然迷乱,眼神有点飘忽不定,眸子里有迷离的神色,她撩了一把耳鬓的碎发,紧张的连呼吸也有点急促,丰满的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站在案板边有点不知所错。毕竟她也是个女人,三十岁的女人,常年没有男人在身边,长久得不到滋润,像干涸的田地一样,一场雨水会被全部吸干吸净,她太需要滋润了……当我重新搂住她时,她微微有些愣怔,但片刻,她也胆怯的缓缓地伸出胳膊抱住了我。我那高大的身躯,宽厚的脊背让张晓芬感觉好满足,我用手摸了摸她白.嫩的脸蛋儿,看了一眼,慢慢地俯身下去,印向了她丰润性.感的嘴唇。我一边亲吻她、一边挪动着脚步,慢慢的后退到了厨房的草堆前,顺势将她压倒在面,两个人抱在一起滚……傍晚,夕阳将天边烧成一抹红色,犹如张晓芬现在的心情,久旱逢甘露,让久违的激.情重新燃烧,她空虚的身体一次次被填满了……我虽然是第一次和这样干渴的少丨妇丨在一起缠.绵,但我毕竟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身体很棒,让张晓芬躺在草堆扭.动着身体,像一条快干渴死的鱼儿游进大海一样,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喝着水、喘着气,快活的欲死欲仙。“咚咚咚。”院门敲响了,外面传来张晓芬孩子的声音:“妈,开门呀,关着门干什么呀?”张晓芬一阵惊慌,连忙把我推开,一脸羞红的催促我道:“快,快点穿好衣服,我孩子回来了。”我美滋滋的从她身爬起来,方才的感觉真的美妙,我也曾和不少小姑娘有过鱼**欢,但还从没尝到过刚才那种快活的快要痉挛的滋味。一边提着裤子,我一边扭头看着张晓芬,她正起身整理着内.衣,先包裹住那对雪白柔软的玉兔,又将衬衫扣,捋了几把散乱的头发,之后怯怯的乜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娇羞的笑容,这才慌忙出去打开了院子门。她孩子埋怨道:“妈,你干嘛关门呀?”张晓芬心神不宁的说道:“你出去玩耍了,妈和叔叔在厨房做饭,怕有小偷进来呗。”这时我点了支事后烟,带着一脸惬意的笑容,心满意足的从厨房走了出来,朝她小孩道:“小家伙,过来。”小孩翻了个白眼,说道:“大家伙,你过来。”说着,这孩子用怪的眼光打量着我们,我和张晓芬互相看了一眼,正在疑惑的时候,小孩好地说:“妈妈,你头发怎么有那么多的草啊?”“啊?……哦!是刚才不小心碰到了。”张晓芬敷衍了她孩子一句,斜睨了我一眼,眼神有点妩媚,让我感觉很享受。说完,张晓芬低下头,一边将头发的草都捡了,一边说道:“你们先坐吧,饭马好了。”我的嘴角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吸了口烟,看了一眼走进厨房的张晓芬,那水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下包裹的修长美腿,我算是体验过了,感觉真的是非寻常,非常的享受。吃了饭之后,张晓芬打发她儿子去隔壁屋子写作业,她把门关之后,来到客厅和我紧挨着坐下,回想起在厨房草堆里的事,她的一颗小心肝扑通乱跳,不时的偷偷瞟我一眼。“晚……晚,你还回去吗?”张晓芬吞吞吐吐的说道,说完害羞的垂下头,不敢看我。呵呵!这小少丨妇丨尝到了快活的滋味后,敢情还迷恋我了啊?我的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转过脸,坏笑着打量着她,之后伸出手在她大白.兔捏了一把,张晓芬微微扭了一下身子,可眼神分明又燃烧起了熊熊的情.欲.火焰。我还是懂得适可而止的,微微一笑,说道:“晓芬姐,来日方长嘛,机会还多着呢。”张晓芬失落的看着我,撅着粉唇,呐呐的说道:“你要走吗?”我站起身,笑着说道:“肯定要回家得啊,在你家里,明天早被邻居看见了,对你也不好。晓芬姐,急什么啊,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做那个……嘿嘿!明天见,有机会我去库房找你。”回到家,我回味了一会儿和张晓芬缠.绵的场景,笑了笑,随即想到今天午吃饭时遇到宋叔叔和他同事们的一幕,当时,宋叔叔穿着一身蓝色工作服,正和几个同事一起发着宣传单……我有些好,走过去拿了一张,发现是农机厂机械方面的设计宣传。农机厂建造于二十年前,初期赶国内工业生产大浪潮,成绩斐然,也是政府方面大力扶植的纳税大户,在青阳市里一度很有影响力。只是近些年,由于设备老化,产品线单一,管理混乱等一系列问题,农机厂在经历了前期的高速发展之后,渐渐的停滞下来,开始走下坡路,景况也大不如从前了。我拿着宣传单,扫了几眼,目前由于多方面原因,酿成了一波国企大量倒闭,数千万职工失业下岗的浪潮。而青阳市这边,自然也没能幸免,受到了巨大冲击,农机厂则是首当其冲,初期实施的改革措施,非但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成效,反而进一步加快了自身的消亡。农机厂要是倒闭,宋叔叔得失业下岗,对他绝对是个重大打击,看着宋叔叔和他同事们忙碌的身影,我的心情却变得有点沉重,暗自琢磨着,该如何改变这个局面。然而,我有自知之明,在这场声势浩大,席卷全国的下岗浪潮当,作为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我所具有的能量,实在是微不足道。想要拯救农机厂,对于我而言,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方正源‘嗯!’了一声,忙溜进房间,拿了条干净毛巾,跟在英阿姨的身后,东擦西抹,甜言蜜语地哄着,几乎把好话说尽,英阿姨却面罩严霜,始终没有好脸色。他有些气馁,走到英阿姨身前,愁眉苦脸地道:“妈,以前都是我的错,这次我是诚心悔改的,您千万要给次机会。”英阿姨放下手的活计,转头看了他一眼,冷冰冰地道:“正源,嘉琪心太软,总是狠不下心和你离婚,可你天天游手好闲,没个正事儿,再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头?”方正源陪着笑脸,低声下气地道:“妈,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托了关系,过段时间能去班,到时和嘉琪一块打拼,多赚些钱,争取早点把日子过好,免得二老跟着操心。”英阿姨冷笑了一下,摇头道:“你那些鬼话,也只有嘉琪会信,回家以后,只怕用不了几天,会变成老样子了。”方正源有些恼火,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好低眉顺目,继续恳请道:“妈,放心好了,这次不会的。”英阿姨见他再三恳求,终于心软了,叹了口气,摆手道:“好了,你们家的事情,我不管了,有什么话,回屋和你媳妇说吧。”方正源如遭大赦,连连点头道:“谢谢妈,感谢您老宽宏大量。”英阿姨白了他一眼,语气冷淡地道:“正源,咱们把丑话说到前面,以后嘉琪再哭哭啼啼地跑回来,你是说得天花乱坠,也没有用了。”方正源擦了把汗,笑呵呵地道:“妈,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那好,信你这最后一次。”英阿姨被他缠得有些不耐烦,端起一盆衣服,扭头出去了。方正源把嘴一撇,丢下毛巾,转身进了西屋,看着坐在床沿的宋嘉琪,嘿嘿一笑,轻声道:“嘉琪,还生气吗?”宋嘉琪轻轻摇头,小声道:“正源,还没吃饭吧?厨房里有现成的饭菜,自己去热热吧。”方正源摆了摆手,笑着道:“已经吃过了,刚吃了两袋方便面。”宋嘉琪又有些伤心了,把头转向旁边,悄声埋怨道:“家里吃的东西都有,你是不肯做,以后我要是出门,你都没法照顾自己,这样怎么行呢?”方正源哈哈一笑,坐在床边,轻声道:“嘉琪,你不在家,我心里烦闷,哪有心情做饭。”宋嘉琪哼了一声,撇嘴道:“现在知道哄人了,午为什么跟我吼?”方正源摸着下巴,嘿嘿地笑道:“嘉琪,夫妻之间没有隔夜仇,床头吵架床尾和,下次再有这种情况,可别往家里跑了,非但解决不了问题,还让老人跟着担心,怪不好的。”宋嘉琪轻抚秀发,不满地道:“敢情什么道理都被你占了,又是我的不对?”方正源嘿嘿一笑,悻悻地道:“那倒不是,只不过,刚刚被岳母大人好一顿数落,真是下不来台。”宋嘉琪轻啐了一口,小声说:“那能怪谁,还不是怪咱们两个不争气?”方正源没有争辩,而是干笑几声,转过头,笑着对我说道:“小泉,你先出去转转,让我给老婆赔礼道歉,你在旁边,好多话都讲不出来。”我点了点头,笑着道:“好吧,那不当电灯泡了,只是,你们两个,可别再吵架了。”宋嘉琪嫣然一笑,娇声道:“小屁孩,你懂什么,两口子过日子,哪有不拌嘴的?”我有些无语,摇头离开,来到院子里,看着英阿姨喂鸡,笑着道:“阿姨,女婿门,您老不宰一只鸡犒劳一下吗?”英阿姨哼了一声,满腹牢骚地道:“这个女婿真选错了,什么本事都没有,脾气还不小。”我咧嘴一笑,轻声道:“方哥过去是有些缺点,不过,他既然想改,总要给他个机会。”英阿姨把盆放下,双手在围裙抹了几下,皱着眉抱怨,道:“小泉,你倒是说说,以你嘉琪姐的模样,要是离开他方正源,找啥样的不行?”我点了点头,微笑的道:“那倒是,不过,嘉琪姐对他还是有感情的。”英阿姨回头望了一眼,不再吭声了,半晌,才叹了口气,皱眉道:“小泉,你去后山看看,把老头子叫回来,晚咱们一家人包饺子吃。”“好的,阿姨,我这去。”我爽快地答应下来,出了院子,沿着崎岖不平的小路,向山边走去。山里的风景极好,空气也格外清新,散发着一股泥土的芬芳,我本来情绪极好,可想起方正源之前的那番话,心情变得有些矛盾,有点忐忑不安。事情若真向那个方向发展,三人之间的关系,将变得极为微妙,更何况,我非常珍视与宋嘉琪之间的友情,不忍破坏,这时倒真有些后悔了,不该一时冲动,随口答应下来。当然,他也清楚,方正源虽然计划的很好,可若是想做通宋嘉琪的工作,也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或许,拖一段时间,方哥会改变主意吧?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后山,绕着山坡转了一圈,只看到两头散放的黄牛,却没有找到宋叔叔的踪影,我来到山头,向下眺望,却发现一辆白色面包车从远处驶来,停在山脚下。随后,车门打开,两个男人跳了下来,各自扛着一个麻袋,鬼鬼祟祟地向山走来。这让我感到有些怪,后山这里平时十分安静,极少会有人过来,看那两人的穿戴打扮,倒有些可疑,不过我也没有多想,仍顺着原路向山下走去。走了七八分钟,忽然听到虚弱的喊叫声,像是有人在喊‘救命!’,但只喊了几声嘎然停止了,我微微一愣,神经顿时紧张起来,循着声音来处,飞快地奔了过去。跑出三十几米远,我躲在一颗大树背后,向前观望,却见不远处,两个留着小平头的年轻人,手里拿着匕首,正站在山林间的一块空地里交谈。前面的一颗松树,竟然捆着两个人,其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蓝色衣,铅灰色牛仔裤,一头蓬松的秀发,遮住了半张俏丽的面孔。而她的旁边,则是一个三四岁的女童,穿着白色碎花裙子,头还带着粉色发卡,这两人的嘴里都被塞了卷破布,虽然惊慌失措,却偏偏无法呼救。“糟糕,怕是遇到绑票的了!”我紧皱着眉头,脑海飞快闪过这个念头,忙将身形隐藏好,准备找机会出手,解救这两个被绑的人质。林子里,一个脸带着刀疤的年轻人显得有些焦躁,拿着匕首在空地转来转去,骂骂咧咧地道:“操,真是晦气,才出来不到半个月,接了这个活,搞不好,要把命搭进去了。他身旁那个身材不高,但很结实的年轻人却咧嘴笑了笑,摸出了一支香烟点,斜睨着他,淡淡地道:“怎么滴,黑子,事到临头,不会是怂了吧?”刀疤脸瞪大了眼睛,怒声道:“刘华平,你这话什么意思?”刘华平仰起头,吐了个烟圈,若无其事地道:“没什么,要是怂了,现在你可以走,老大给的六万块钱,都是我一个人得。”刀疤脸有些沮丧,摆手道:“说啥呢,那点钱倒算不了什么,我二黑丢不起这人,这要是临阵退缩,以后还怎么在道混!”,“小茵,别搭理外边那些人的流言蜚语,他们之所以这么说,要么是羡慕嫉妒你的美貌,要么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斟酌了一下言词,觉得有些严肃,又俏皮的道:“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光脚去吧。”朱月茵咀嚼了下我的话才反应过来,一下子笑出声来,还是在我竖起食指时,她才赶紧捂住嘴巴,小声的道:“小泉哥,你是说我长得漂亮?”“你不漂亮,而是,嗯!……非常漂亮。”我故意大喘气,逗弄了下这小丫头,但确实是由衷之言,朱月茵颀长的身材根本是天生的模特。加白皙的皮肤、轮廓分明的五官,标准一个美人胚子。“小泉哥,你……讨厌啦!”朱月茵喜出望外,眼眸隐约有了点晶莹的泪花。“咱们农机厂没多少人见过世面,他们怎么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美丽?那像奥黛丽·赫本和查理兹·塞隆这些人在他们心目不成了妖精?”我一番话直说到朱月茵心里去了,她一直为自己的容貌苦恼,可是这是天生的,母亲家族有点俄罗斯血统,在母亲身不明显,但隔代遗传,在自己身体现出来了。她从小一直被周围人异样的目光注视着,这也使得她下意识的竖起一道壁障来保护自己。“你也喜欢看这些外国影片呀?”朱月茵一脸兴奋之色。“嗯!还行。”我点了点头,看见小丫头张嘴有继续讨论的意思,赶忙摆了摆手,道:“喂喂!小丫头,你不会是准备大半夜的和我讨论电影、明星这些东西吧?我没那么好的精神,可要睡觉了。”说完,我拉起被子盖在了身。“你真要睡呀?还早呐!……”见我似乎不想理睬她要睡下,朱月茵有些无趣的嘟起了嘴。“那么晚了不睡觉还能干什么?”我随手把灯关了,道:“你精神好,那在那儿坐着吧。”“不要睡嘛!”朱月茵一下子从床跳了起来。但我没理他,自顾自的将头偏向墙,闷头大睡。朱月茵无计可施,气得只能使劲儿拍打着床。我是真有些困了,在单位搞了好久的件材料,骑车大老远的刚到农机厂,又被这小丫头折腾到现在,我容易我嘛!“小泉哥,好冷喔,你这被子怎么都没一点热气呢?”朱月茵缩在床头瑟瑟发抖的道。“让你回去,你又偏不回去,怪谁啊?忍着点吧,还有几个小时天亮了。”我睡意朦胧的道:“我先睡了。”见我真的睡了,朱月茵觉得身更冷,她裹着风衣缩在我身边,把脚悄悄的探在我被子里去。但是脚虽然暖和一些,可身却还是有点冷。折腾了一会儿,两人都有了睡意,朱月茵连打了几个呵欠,实在熬不住,身体也悄悄的歪倒,黑暗,迷迷糊糊的寻着热气钻进了被窝里。我床被子够大,朦朦胧胧只觉得一个身体钻入自己怀来,熟睡头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宋嘉琪,迷迷瞪瞪的伸手探入对方怀,一只手很自然的掀起胸罩,另一只手便卡住对方裤腰松紧带往下扒。朱月茵这会儿也睡迷糊了,只觉得对方怀热气蒸腾,舒服得紧,便自顾自将身子蜷缩成一团,背对着对方往怀里挤,却没有想到我这时一只手从背后探进羊毛衫里,一下子摘掉了她的胸,大手用力的揉弄起玉兔来。朱月茵一下子惊得睡意全无,自己怎么会缩到小泉哥怀里来了?那只大手在自己胸前用力的挤压揉弄,直把她的心花都要揉碎了。登时一阵莫名的快.感顿时传遍全身,让朱月茵禁不住颤栗起来。更让她骇得不敢出声的是,另一只手将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已经扯到了膝盖处,那一团火热,即便是隔着裤子都能将那份杀气从臀缝间传递过来。饶是朱月茵对我有些朦胧的情意,但是我这样莽撞突兀的举动还是让她一下子惊叫出声。我猛然惊醒,霎时间感觉到不对了,这不是宋嘉琪。宋嘉琪的身体对于我来说,现在已经熟悉了,宋嘉琪的玉兔没有手这对肉球这么坚.挺,虽然大小相差无几。“小茵?”猛然警醒的我大吃一惊,这小丫头什么时候钻到自己怀里了?惹得自己还以为是宋嘉琪在和自己亲热,险些要铸成大错。不过是这个模样也已经快踩雷了,我现在手还放在对方胸前,裤子也扯下一半……擦!弄错人了!惊醒过来后,我赶紧想要缩回手,顺便将对方裤子的拉来,但是没想到,身前的女孩却一下子按住了自己想要抽回的手。“小泉哥,没关系,我是自愿的。”朱月茵细声细气的道。“自愿也不行,你像我小妹妹一样。”我用力抽回手,忙不迭的想要起身。俺虽然禽.兽,但对于这些从小看着长大的小丫头,实在不好意思下手。“你要跑我告诉我爸,你把我裤子脱了,还摸了我这儿。”朱月茵转过身来,两只嫩偶般的玉臂死死地抱着我,眼睛在黑夜亮晶晶的。“小茵,你干嘛?”我皱起眉头道。“我知道你有女朋友,不是孔香芸么!”朱月茵笑了起来,真的有点像小狐狸精,嘻嘻一笑,道:“还只是女朋友而已,又没有结婚,结了婚还可以离婚呢。”“少胡说八道,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嘛!”少女的体香被自己身热气激荡起来,萦绕在我鼻息间更是馥郁袭人。“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周伟他们不是一直再打孔香芸的主意嘛!如果不是你插进来,孔香芸早被周伟他们给……那个了。”朱月茵诡秘的笑了笑。“你听你哥说的?”我没想到这间还有曲折离的情节。“这还用听我哥说?周伟这个坏胚子,他会轻易放过厂里的漂亮女孩?”朱月茵耸了耸高挺漂亮的鼻翼,小声的道:“小泉哥,你说,是我漂亮还是孔香芸漂亮?”“嗯!都漂亮。”我琢磨着,这一段时间孔香芸和自己之间不冷不热的,会不会与此有关。“我问你是谁更漂亮?”朱月茵皱起了眉头,哼了一声,道:“必须回答,不准回避,否则我去告诉我爸。”“你觉得我很怕你爸吗?”我呵呵一笑道,这小丫头,感情真以为我不敢把她怎么着,还吃定我了。闻着幽香绕鼻,摸着柔腻可人,难道以为我是圣人么?我斜睨了她一眼,道:“小丫头,我摸了你又怎么滴?你快睡觉,要是再惹我,把你那个了,你信不信?”“切!我不信。”朱月茵将原本丰硕的玉兔往前一挺,小嘴里清脆的道:“小泉哥,你不是要把我那个嘛,你来呀,来呀,不敢的是小狗……”被小茵一激之下,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冲动,也许潜意识还在留恋方才那软玉萦怀的感觉,手一探,便又滑进了朱月茵的羊毛衫,一双羊脂白玉般的玉兔便已经落入手,轻捻重握的揉捏起来,我邪恶的笑道:“你不是不相信么?那好啊,我让你瞧瞧!”日期:-- :《彼岸荼靡香》《一朝穿越王妃驾到》《岳两女共夫》《古府嫡女倾天下》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火狐游戏平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zc-cy.com/wapbook/52196_705726.html
火狐游戏平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