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kk网上娱乐 目录共3472章

首页

kk网上娱乐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1 8:39

即将更新:第2946章 醒来后

kk网上娱乐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zc-cy.com

徐满昌做梦也没有想到,丁远森居然会杀了自己。谁能想到?丁远森用最暴力的手段,帮自己解决掉了麻烦。后续还会有麻烦的,可他不在乎。这样的时代,你不吃人,人就得吃了你!这样的时代,你当老好人,你就是一头猪!“鲁科长,您下班啊,我来帮您拎。”丁远森一到单位,看到财务科科长鲁仁庆出来,立刻殷勤的迎了上去。“你是那个……那个……”“丁远森,审讯室的丁远森。”“哦,对,是你,是你,也下班?”“哎,下班,您瞧,这东西我看着怪沉的,我帮您拎回去。”“哎哟,谢谢了啊,我家离这不远。”鲁仁庆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丁远森。他做梦也都不会想到,帮他拎东西的这双手,一个小时不到前,刚刚才杀了一个人。丁远森一路陪着鲁仁庆说话,说自己是个新人,什么都不懂,还要请鲁仁庆这样的老前辈多多关照才是。鲁仁庆当然不会去刻意关照这个毫无背景的新人,嘴上敷衍着,可心里总算是对丁远森留下了一些印象。一路把鲁仁庆送到了家门口,丁远森把东西放下:“鲁科长,我先回去了。”“进去喝口茶吧。”“啊,不用了,不用了,您先忙着。”丁远森哪里会不知道他只是在那假客气一下?徐满昌的尸体很快就会被发现了。到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考验。在路上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宿舍,吴开明大概又有什么任务,还没回来。在宿舍里坐了一会,去隔壁宿舍,找个借口借了一块肥皂。老实说,还是有些心神不定的。徐满昌的尸体被发现后,会不会怀疑到自己身上?自己刻意没有带走的金表和金戒指,会不会被发现尸体的人给顺走了?不知道,一切都是未知数。点的时候,洗刷一下上床睡觉。眼睛是闭着的,可是翻来覆去怎么也都睡不着……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丁远森就起来了。吴开明还没回来。不能早去上班,否则会被人发现反常的。看到床头柜上有根烟,大概是吴开明剩下的,从来不抽烟的丁远森,鬼使神差的拿起烟点上。大口大口吸着。在那百无聊赖的坐着,好不容易熬到了点,这才穿好衣服出门。才出去,就看到吴开明急匆匆的回来了:“快,出事了。”“怎么了?”“徐满昌被杀了。”“什么?”丁远森“大惊失色”:“什么时候的事?”“好像是昨天下午被发现,晚上确认了身份,听说翁区长在捕房待了大半个晚上,认领尸体。”“啊,那我得赶快回去。”开始了,终于要开始了!力行社特务处,上海区总部。各个科长的负责人,各大队大队长都被叫去开会了。底下的特务们全在纷纷议论徐满昌之死,但都没有准信。一进办公室,行刑手高壮叫了声:“哎哟,你可算回来了,出大事了。”“徐队长被杀了?”“你也知道了?”“打进来就听说了,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有人说是寻仇,有人说是情杀,鬼才知道怎么回事。”高壮正在那里兴致勃勃说着,办公室门推开,情报组组长古希夏走了进来。“古组长。”丁远森和高壮两个人立刻站了起来。“嗯。”古希夏点了点头:“发生了点事,大概你们也有所耳闻,我们正在展开侦破,最近可能会有比较多的人被带进来,要加强审问。”“是。”“高壮。”“即日起,由你担任审讯室助理审讯员。”“是!”高壮一怔,助理审讯员不是丁远森?丁远森心里也是一沉,难道自己暴露了?“丁远森,你到区长办公室去一趟。”“是!”丁远森有些头皮发麻。“小丁啊,出了点事。”翁光辉在那看着一份文件,也没抬头:“徐满昌被杀了。”“是,我来上班的时候听说了。”丁远森平静地说道。“我昨天晚上去认的尸,是徐满昌。”翁光辉专心致志看着文件:“巡捕房请了法国大夫来验尸,那些外国医生交关的厉害,一验,就知道死亡时间是下午点到点之间。死因嘛,被硬物连续砸击头部而死。”“真是残忍。”丁远森一声叹息。“是啊,很残忍。可也奇怪了,抢劫吧,身上的财物一样没少。寻仇?倒有可能,做我们这行的,谁没有几个仇人?”说到这里,翁光辉终于放下了文件,抬头看向了丁远森:“小丁,我听说你昨天下午身体不舒服,出去买药了?”丁远森一颗心沉到了底,那么短的时间,翁光辉就已经掌握了自己的动向:“感冒了,不舒服,去配了点药。”“去哪配的?”“宝璐源药铺。”“咱们附近就有药铺,要跑那么远做什么。”翁光辉意味深长的一笑:“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还以为徐满昌的事和你有关呢。对了,昨天我让你帮我去宝璐源顺道带的六神丸你帮我带回来没有啊?”一秒钟的时间,丁远森确认了几样事。翁光辉已经猜测到徐满昌之死,和自己有关了。是他暗示自己去对付徐满昌的。然后,他在保护自己。下午离开的这段时间,是自己唯一的,也是最大的嫌疑。现在,有了翁光辉的证明,这条嫌疑也不复存在。最后一点,才是最可怕,也是后患无穷的:从这一刻开始,自己成了翁光辉的人。自己永远都有一个把柄握在翁光辉的手里。无论翁光辉将来要自己去做什么,自己都必须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不想了,还是那个办法,走一步看一步。必须尽快在这里站稳脚跟。丁远森立刻回答道:“带了,昨天回来的时候您下班了,我放在办公室,一会给您取来。”翁光辉很满意。丁远森有两个回答:他否认曾经帮人带过药,那么,就是坚定的拒绝自己承认和徐满昌的死有关。第二个回答,顺着翁光辉的意思去说话。把自己最大的把柄坦然的交给对方。这一刻,丁远森就是“自己人”了。既然是自己人,那什么都好办了。翁光辉满意的点了点头:“徐满昌死了,一小队缺了个队长,我观察你很久了,在审讯室埋没了你的才华,去一小队当个代理小队长吧。”“是,谢谢区长栽培。”“先别谢,我还有两件事要你去完成!”“先别谢,我还有两件事要你去办。”翁光辉声音低沉:“徐满昌在第一小队经营的时间非常久,全小队差不多都是他的人,你这个队长恐怕不好当啊。”丁远森默默的点了点头。何止不好当,简直是屁股坐到了火炉上。吴开明对他说过,一小队几乎都是帮派分子,在徐满昌的调教下,能力是有的,但就听徐满昌一个人的。。“这是午休的地方。”方园长指着一扇关着的纱门说。跟着方园长走进去,杜睿琪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小小的床、小小的被子、小小的桌子、小小的枕头……就像白雪公主看到七个小矮人的家似的,杜睿琪觉得太吃惊了!床是卡通汽车造型的,被子也是卡通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这里的孩子真是太幸福了!参观完了整个幼儿园,方园长把杜睿琪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来,杜老师喝茶!”方园长热情地给杜睿琪端来一杯茶。杜睿琪有点受寵若惊,接过茶杯不好意思地说:“谢谢!”“杜老师觉得我们幼儿园怎么样?”方鹤翩的脸上还是灿烂如花。“太好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美丽的幼儿园,就像一个童话世界!”杜睿琪抿了一小口杯子里的水说。“喜欢这里吗?”方鹤翩目光炯炯地看着杜睿琪,似乎要从她的脸上打捞起什么。“喜欢,太喜欢了!”杜睿琪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想没想过来这里工作!”方鹤翩的眼睛是那么定定地看着杜睿琪,意味深长。“……”杜睿琪顿时睁大了眼睛看着方园长。“没有想过,这里好像离我比较遥远——”杜睿琪不敢看方园长的眼睛,她是一个村完小的教师,和县城最好的幼儿园似乎根本打不上边儿。“呵呵,只要你愿意,我来促成这个事情!”方鹤翩开门见山地说。“这……我当然愿意,能来这里工作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杜睿琪感觉自己真的是在做梦。“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来负责你的调动!”方鹤翩拍了拍杜睿琪的肩膀说。两人正说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男子,高高瘦瘦的,显得有些弱不禁风。“妈。”男子对着方鹤翩叫了一声。“志华,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是杜睿琪老师。这是我儿子丁志华。”方鹤翩站在杜睿琪和丁志华之间。“你好!”丁志华走过来握住了杜睿琪的手。“你好!”杜睿琪有些怯怯地说。“你们聊着,我有点儿事。”方鹤翩站起来朝外面走去。房间里只剩下杜睿琪和丁志华两个人,杜睿琪顿时有些窘迫起来,不知该怎么办?只得端起茶杯喝水。“听说杜老师的课上得很不错,真想去听一听。”丁志华打破了沉默。“方园长夸奖,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不足。”杜睿琪有些不好意思。“杜老师是在哪个小学教书?”“画眉镇杜家庄小学。”杜睿琪始终不敢直视丁志华的眼睛。丁志华却是一直盯着杜睿琪看着。这个姑娘还真的像妈妈所讲,不是很标致,但是很耐看,而且是越看越好看的那种。尤其是她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朝气,让人感觉很舒服,和他之前交往的那些女孩很是不一样。“杜老师下午有空吗?要不我陪杜老师去外面逛逛?”丁志华说。“谢谢,我下午还要赶车回学校去,对不起。”杜睿琪不知方园长这样安排究竟是何用意。难道是……想到这个有可能的后果,杜睿琪心里顿时紧张起来。杜睿琪站起来往外走,刚走到门口,正好方园长从走廊的那头走过来。“方园长,我想先回去了。谢谢你!”杜睿琪说道。“好,那让志华送一下你吧。志华,你送杜老师回教师进修学校去。”方鹤翩对丁志华说。丁志华跟着杜睿琪往外走。杜睿琪觉得很别扭,两人之间没有什么话题,就这样走着很尴尬。丁志华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杜睿琪聊着,但是杜睿琪都提不起兴趣。眼看就快到教师进修学校的门口了,杜睿琪停下来,说:“我到了,谢谢你!”“杜老师下次过来可以到我单位去喝茶,我在县广播电视局上班。”丁志华说。“好的。”杜睿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坐上了开往画眉镇的公共汽车。一路上,杜睿琪都在琢磨着方鹤翩的话,为什么要给自己搞调动?为什么又要让丁志华出现在办公室?难道把自己调过去,是为了她的儿子丁志华?可是按丁志华的条件,找一个像自己这样的乡村老师应该是很容易的,为什么偏偏要看上我?杜睿琪闭上眼睛,眼前尽是丁志华和方鹤翩的样子。本来这趟进修学习让杜睿琪觉得自己好像插上了翅膀的小鸟,感觉就要飞起来似的,可是想到这背后的事情,杜睿琪的心里却很难平静。再加上前不久家里发生的那件事情,杜睿琪迫切想走出杜家庄,走进县城里的渴望更加强烈了!现实告诉她,留在杜家庄,她丝毫不能改变家里人的命运,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家人!只有走出去!可是,自己走了,朱青云怎么办?方园长能出面动用她的关系为自己搞调动,这里面一定不会很简单,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丁志华,她犯得着这么做吗?可是这个丁志华在杜睿琪眼里,却丝毫没有吸引自己的一点魅力。人长得不赖,可就是感觉缺少了点什么。而且自己和朱青云已经感情很深了,难道能说断就断?想到这些,杜睿琪感觉心里很乱。生活还在继续,杜睿琪每天照例上课,和朱青云也一如既往地好着。只是心里总有个疙瘩似的,不捅它似乎不存在,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方鹤翩和丁志华的脸就会出现在眼前,想走出杜家庄的愿望就会是那么的强烈!大概过了一个月左右,校长通知杜睿琪去余河县一小听课,说是县教研室点名叫去的。杜睿琪来到余河县第一小学,发现原来是学校的开放日。观摩活动结束后,教研室主任李良田把杜睿琪留了下来。两人聊了一会儿观摩课的话题,李良田突然问道,“上次见过方园长的公子,你觉得怎么样?”“挺好的!”杜睿琪心里思忖了一下,笑着说。“呵呵……”李良田听杜睿琪这么说,爽朗地笑了起来,“杜老师啊,不瞒你说,我这个老同学找媳妇的眼光可高着呢!这个县城里,多少女孩子愿意嫁给丁志华啊,可是方园长就是看不上。你啊,是她唯一看上而且十分喜欢的人,更关键是志华上次见了你之后,感觉非常好。杜老师,机不可失啊!你也知道,方园长就这么一个儿子,女儿已经出嫁了,嫁给了余河县一中校长姚天明的儿子,那也是家大业大的主啊!方园长的爱人是县广播电视局的副局长,这样的家庭条件可是难挑第二个啊。”杜睿琪笑了笑,没有言语,这些她也早就知道了。这样的家庭条件,朱青云是无法和丁志华相比的。“方鹤翩跟我说,过两年她也要退休了,现在幼儿园的副园长一职一直空着,她就是在等合适的时机提一个自己需要的人上来。这样她就可以顺利交接了。你要是嫁给丁志华,前途无量啊!”李良田意味深长地说。原来方园长是想调自己过去接她的位置啊!杜睿琪心里更是无法淡定了!。  我们松了口气,急忙抬着王哥向着王神仙的村子奔去。我们抬着王哥急匆匆的来到王神仙家门口,却发现他家大门紧闭。李队长上前用力敲门,里面没有动静。当我们万分着急的时候,从大街上来了个老头,大约六七十岁年纪。李队长认识他,紧走几步上前握住这个老头的手问王神仙去了哪里。这个老头说他也不知道,问我们找他有什么急事。李队长简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这个老头看了看王哥,说抬他家去吧。我们随着老头到了他家里。进了堂屋,老头把我们让进东间屋,我看见屋子里立着一个堂口。正中间头上写着:供奉大仙堂。左面写着:出古洞四海扬名。右面写着:在深山修真养性。中间排列着许多符文。都知道立堂口,但是究竟如何立堂口,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立堂口需要买一些红布,黄布还有香,立堂口时要内心虔诚,不可心存杂念。如果自己的本领还浅,可以请一个有经验的第马帮忙,帮着请神仙,如果神仙不来,也不要急躁。在点燃香火,心里默念师傅的名字,一般都会请来。如果师父本领够大,还会领来上百个出马仙。这对于自己的威信是很重要的。请完师傅后,还要恭送师傅回去。要客客气气的。等师傅走后,要及时查看香火的余灰,如果余灰呈白色,说明师傅对这里很满意。从气势上看,这个老头里的堂口还是比较正规的。相对来说也比较灵验。从李队长嘴里知道这个老头姓刘。李队长叫他刘半仙。刘半仙做出马弟子也有五六年的时间了。刘半仙点燃了三炷香,虔诚的双手合十对着堂口敬拜。过了会,刘半仙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看样子是出马仙上身了,我想他的师傅有可能是蟒常仙或者鬼仙悲王之类,因为胡黄仙上身都会流眼泪。刘半仙咧了咧嘴痛苦的说到:“堂下何人,来此有何事。”从声音上可以分辨出来的出马仙是个女仙。李队长急忙回复:“下面有个人被怪物吓坏了,请求神仙帮忙把他治好。”刘半仙距离王哥有两米多远,手臂忽然伸长触到了他的脸上,并且在王哥的脸上摸了会,说:“是不是被一个僵尸吓的。”看来这个神仙还真行。李队长急忙点头说是的。刘半仙说这事有些难办,那个僵尸是个千年妖怪,身上有僵尸毒,厉害无比,只要接触到人,轻侧昏迷不醒,重侧全身腐烂而死,无可救药。最可怕的是他吃人肉喝人血,生性残忍。飘忽不定,很难确定他的住处。”他这么一说,把我吓坏了。我为了去救王哥,曾拿枣子打在那个僵尸的后背上,和那个紫僵接触过。我不由得低头看了看右手。没有发现什么奇异变化。据《毒物大全》)记载:僵尸毒一般是指千年僵尸身上的毒素,有的百年僵尸也有,只是毒性不够强烈。僵尸毒必须要处于常年密闭且干燥的空间内才会养成。而《寻冥录》上有如下叙述:上代冥仙,莺泣(第四任冥仙,冥号莺泣,阴名雀曼。泣字辈。),在游历阳间时,见过一具千年僵尸,她见僵尸虽还是假寐状态,但却已放出僵尸毒,凡沾染僵尸毒之物,皆早衰至死。至于僵尸吃人的事件,自古就有。据《山海经》: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射。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由上可知,魃是僵尸的始祖。僵尸的传说应该是五代南唐时期,据说那个时候有两个人一起去京城赶考。一个是穷书生,另一个是陪伴的,不过他会木匠手艺。他们没有钱住店,便在外面找了一个破庙住下了。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破庙里有僵尸。所谓的僵尸乃是冤死的人灵魂没有出窍,伏在死者体内所成。两个人睡到半夜,有异常动静响起,这个时候书生还没有睡觉。他起身见是一个僵尸,急忙喊起木匠向庙外跑。僵尸在他们后边追。木匠有些经验,他用随身带的墨斗在庙里棺材上横竖弹了几下,将棺材封上了。书生被僵尸追急了,见到有棵大树,便匆忙爬到树上去了。僵尸不会爬树,在下面干着急,只好返回庙中。但回去后见棺材被封住了,于是又转回来找书生。书生抱住大树不下来,僵尸生气了,把长长地坚硬手指插入树中,由于插得太深,拔不出来。这时天亮了,僵尸无法逃跑。村子人都来看,从此以后僵尸开始流传。清朝时僵尸大量出现,到了民国才逐渐减少。据说在年的江西,有个小县城叫做净水县,也曾发生过僵尸吃人事件。为了消灭这些僵尸,还动用了军队,全县封锁所有的道路,禁止进出。士兵每人都拿着一把式冲锋枪,头上戴着防毒面具。人们能听到县城里传来稀稀拉拉的枪声。有人如此描述当时被僵尸伤害的惨状:当医护人员把盖在笼子上棉布掀开的时候,我看见笼子里有个人形怪物,全身都已经腐烂,还带着血迹,有半边脸好像已经掉下来了,露出来白森森的骨头。刘半仙说你们看看他的样子。我低头看见王哥身体已经有些溃烂,身上起了脓包,还向外流脓。我们都苦苦哀求刘半仙,让他救救王哥。刘半仙说他能暂时封住王哥的僵尸毒不扩散,不传染给别人。但是只有三天时间。如果要救他,需要胆量。李队长问需要我们做什么事。刘半仙说到深山树林里找到紫僵的老巢,从他那里取原毒尸骨肉,碾碎,混入活五毒(指蝎、蛇、蜈蚣、壁虎、蟾蜍),制成颗药丸,每日六颗,服用六日。即可治愈。刘半仙刚说完,三炷香的时间就到了。这行有规矩,求神仙办事必须在三炷香的时间里完成。我们谢过刘半仙,抬着王哥回到住处。我们抬着王哥,感觉死沉沉的。与其说是一个活人,还不如说是一具尸体更准确些。他的身上已经腐烂,他的脸上肿起了一个个大脓包,有些脓包破了,从里面流出来淡黄色的血水。我们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步挪到住处。我们刚进入院子,就看见和崔大队长一起回来的那个女子正站在屋门口看着我们。她看上去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年轻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头上扎着一个马尾辫,马尾辫上别着一个精致的木叉。我们回来时是下午,太阳快要落山了,橘红色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让原本就穿着红色衣服的她显得格外妩媚。我原本沉重的心情,看着屋门口这个靓丽的女子轻松了许多。她不等我们说话,开口说道:“是不是没救了。”我心里一惊,她又没有去,为何知道王哥没救了。她见我们没有说话,便回屋子里去了。。但是,这次的挂职干部优先提拔,可是给自己机会啊。陆长生进办公室后,先把邱科长的公文包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又忙前忙后的帮邱科长倒水,一副卑躬屈膝的奴才模样,引的小冰冲着陆长生不停的斜眼睛。秦书凯也感觉陆长生的表现有些过了,大家都是老乡,陆长生这样的表现,让他心里也感觉有些没面子。他低头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从中抽出一根来,伸手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往办公室外的走廊走去。抽烟的习惯是在下乡的那段时间里养成的,每到了夜晚,乡里没什么娱乐活动,张富贵,金大洲会各自从贡献出好烟来,大家一起分享,一边抽烟,一边讲着官场的笑话,谁谁谁当初是什么模样,现在倒也混到了一定级别,刚当上领导,不知道很多规矩,闹出来多少笑话。谁谁谁尽管才华横溢,却因为个性不屑于向权贵折腰,导致仕途相当不顺,终日闷闷不乐,一事无成。每每说到这些熟悉的人名时,秦书凯往往会一边陪着兄弟们笑着,心里一边诧异,在他的眼里,张富贵和金大洲提及的领导名字都是高不可及的,却没想到每个人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看来,这当官的跟普通人也没什么差别,也有犯错的时候,也有背地里干坏事的时候,也有玩别人老婆被抓个现行的时候,也有贪欲太大,被纪委逮住小辫子的时候。琢磨透了这一点,秦书凯感觉自己再看到发改委的田主任等领导的时候,心里不再慌张,不再对权势有种说不出的心理压力,心里更多的是惦记的是,怎样搞定田主任这座堡垒,实现自己的仕途梦想。在乡下转了一圈后,他彻底明白了自己眼下在发改委的处境,像自己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穷光蛋,除了靠自身努力,没别的好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必须向金大洲教导的那样,踏踏实实工作,用实际行动吸引领导的眼球,有合适的机会一定不能放过,熬时间,熬资历,总有一天会熬到坐上自己想要的位置。但是,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一根接一根的抽了一会烟,感觉心情平缓后,他才走进办公室,又在邱科长的指示下,安排了一点小事,上午的工作时间就没了,秦书凯正准备收拾东西下班,却被邱科长叫停了。秦书凯有些疑惑的眼神瞧着邱科长,邱科长说,秦科长,你稍微等一下,我有件事想要跟你单独谈谈。邱科长这话一说出口,办公室里另外两个人赶紧识趣的拎包离开,小冰临走的时候,还冲着秦书凯挤眉弄眼了一番,那意思,领导找谈话,能有什么好事?小心为上吧你。秦书凯在头脑中搜索了片刻,自己回到发改委后,上班时间并不长,不管是从工作上,还是其他方面,都没有什么毛病让领导可以抓,邱科长找自己单独谈话,究竟会为了什么事情呢?几分钟的功夫,办公室只剩下邱科长和秦书凯两人。秦书凯瞧着邱科长低领衣服洼处露出的半球,心里不由想起众人传说邱科长是田主任老想好的话,这事情要是真的,邱科长必定功夫了得,否则的话,又怎么能撩拨起田主任的兴趣呢?谁不知道田主任前两年离婚,娶了个美丽的小老婆胡丽娟。邱科长瞧着秦书凯的眼神瞄的方向不对,轻轻的从嗓子里咳嗽了一声说,秦科长,知道我把你留下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吗?秦书凯猛然收回眼神,有些错愕的表情摇头说,不知道。邱科长冲他笑了一下,满嘴雪白好看的贝齿露出来,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邱科长说,我知道,你这次下乡跟县委的金大洲在一块,你们两人关系还很好,所以金大洲才会不止一次的跟我提及,请我多关照你,有合适的机会提携你的事情。秦书凯心里不由一暖,回城后,他几次跟金大洲一块喝酒,却从未听他提及过此事,看来这位大哥对自己的确是关心备至啊。邱科长又说,可能你也听说了消息,发改委最近有一次人事调整,我们科室要提拔一个人到另外科室当科长,要说,周主任说的话,我原本是该给面子的,可你想想看,你从乡下上来后,已经直接提拔了副科长,这才没多长时间,就提拔当科长,显然是不合适的,你说是不是?秦书凯不出声,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他不知道这种时候,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邱科长却以为他这是有些不高兴了,于是继续解释说,这几年,陆长生在科室里一向工作认真,副科长又做了好几年了,这次也该给他一个说法了,所以,我想提前跟你沟通一下,咱们都是一个科室的同事,这次的机会就给陆长生,你反正比他年轻,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你说是不是?秦书凯抬眼看着邱科长,邱科长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有些躲闪起来,秦书凯心里猛然意识到,只怕这件事并不像邱科长嘴里说的这么简单,金大洲既然已经帮自己说话了,说明他的心里是有谱的,要是不合适的事情,金大洲不会无缘无故跟邱科长打招呼。现在邱科长是摆明了心里想要提拔陆长生,又担心得罪金大洲,所以才会找自己沟通,只要自己同意了这样的安排,她到金大洲面前也有个交代。可自己不是傻瓜,金大洲都在背后帮自己运作到这份上了,自己为什么要把机会让给别人呢?秦书凯低头思忖了一会说,邱科长,我被提拔为副科长,那是下乡挂职驻村的人都有的待遇,可如果提拔为科长的事情,可是发改委领导对我工作的认可,这可是两码事,还请邱科长别混为一谈。邱科长显然没想到秦书凯竟然会说出这样有条理的话来,在邱科长的心里,秦书凯依旧是以前的愣头青形象,有什么心里话就憋不住要向自己倾诉,把自己当成是知心大姐一样,正因为如此,她才会主动找秦书凯谈话,准备把这件事按照自己的意思处理好。在秦书凯面前碰了钉子,邱科长的脸上露出几分不悦来,她皱眉说,秦书凯,好歹陆长生也是你的老乡,有些事情也得顾忌些老乡情面不是吗?秦书凯见邱科长一味的只是帮陆长生说话,索性冷着一张脸说,邱科长,我和陆长生都是你的下属,我们又同是副科长的职位,再说,我可是挂职干部,有优先的提拔使用权,你要我主动放弃竞争,成全陆长生,这是不是偏心的有些过于明显了。邱科长不由目瞪口呆,直到此时,她才感觉到,坐在自己面前的秦书凯早已脱胎换骨,他已经不再是一年前任凭自己摆布的愣头青了,他心里的弯弯道恐怕并不比自己少。一想到,秦书凯背后有金大洲在撑腰,邱科长勉强一笑说,秦科长,既然这件事你有不同意见,那咱们稍后再商量,事情总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你说是不是?时间也不早了,咱们都各自回去,以后再说吧。邱科长先走了,偌大的办公室留下秦书凯,静静的坐着,他一边从身上掏出一根烟,一边拨通了金大洲的办公室电话。,等到服务员泡好茶,关门之后,吴志兵从包里拿出一本精美的宣传画册放在我面前,笑着道:“我哥现在在一家公司班,那公司实力很强,里面有个项目很赚钱,农机厂不少人都投钱了。我们几个都商量过了,也想投资入股,想着来问问你愿不愿意一起做,反正人多力量大嘛!咱们大伙儿想法子凑一凑,投资去做个股东。庆泉,你觉得怎么样?”“呵呵!哥几个,我现在可是标准的穷鬼,有点钱也都套在股市里了,现在要出来,那可是把肉都割在地板了。”我打个哈哈,从他手接过画册,信手翻看起来。“你手里那只股票现在怎么样了?还没解套吗?”汪昌全早已放下手的扑克,端起茶杯轻轻问道。几个关系好的老同学都知道我妈妈在股票亏了不少的钱,半生积蓄差不多都套在里面了,直到病逝前也没有解套。“没有,想解套,还早着呢!”一提起股票,我有些头疼,那只沈阳重机已经跌了三年了,今年跌得尤其狠,差点快到退市的边缘了,证券市场传言它重组无望。我妈妈当初是在十九块一买的,又在十元补的仓,可没想到越补越跌,如今已经快跌破两元了。我倒并不太在意股票本身的价值,只是不希望它退市。毕竟,那只股票对于我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那是妈妈留给我的纪念,而非普通意义的财富。我本来想把妈妈生前留给自己结婚用的钱都拿出来补仓,但最后想想还是没那胆子。炒股亏到倾家荡产要跳楼的人也不算少,我可不想步那些人的后尘。看着宣传画册,我发现扉页几位青阳市的领导赫然在列,都是和这家公司董事长亲切握手的照片。其亮相最多的人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洪道祥,其次是分管农牧林业的副市长许明春,这家公司主打的项目为速生羊投资,宣称收益率高达%,难怪我这几个老同学都如此动心。把资料仔细看完,我摇头道:“这算什么项目?我不觉得有多好,怎么看都有变相传销和非法集资的味道。”吴志兵听了有些不高兴,说他哥哥在这公司当主管,厂里不少人都投钱了,如果真有什么问题,我哥哥怎么会害我?我摇了摇头,现在这些做传销的人专坑亲戚朋友,骗子太多,防不胜防,谨慎些是没坏处的。我们都是拿死工资吃饭的,没什么积蓄,不要被虚假宣传蒙蔽,我反正觉得这里面的宣传不太靠谱,收益率竟然那么高,这是养羊吗?羊毛收割有那么快,难道天天给羊打激素吗?吴志兵喝了口茶,辩解道:“刚开始我哥说的时候,我也不信,可前两天参加了他们的项目说明会后,我有点动心了。更何况,如果是不靠谱的事情,市里这些大领导怎么会为他们做宣传?”我见他的态度很坚决,笑了笑,道:“现在很多骗子公司专门请名人代言,再说了,这几张领导照片证明不了什么,难道现在电脑合成的照片还少啊?毕竟内容的可信度才最重要,假如到时候真出了事,哪个领导能出来为你们负责?我的意见是这样,我也不想碰这个东西,至于你们到底怎么做,看你们自己怎么拿主意了。”吴志兵听了不在说话,拿眼睛瞅着韩建伟几人。韩建伟前些天被吴志兵忽悠得心里一直痒痒的,又被项目说明会的火爆场面迷惑,一时间情绪高昂的跟打了鸡血似得,被我一泼冷水,觉得十分扫兴,坐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郁闷的道:“庆泉,你真不和我们一起入伙啊?”“一起入伙?呵呵!去哪儿入伙?水泊梁山啊!”我哈哈一笑,摆了摆手,说道:“我没有钱做这个,你们要是真想做,前期最好也少投一点钱,真要有宣传的那么好,之后再继续追加投资也许。这真要是个赚钱的项目,不在乎晚一年半载的,他们要真是养羊,那也是个长期的项目,又不是像做股票、或是外汇交易,讲究个短平快什么的,你们那么着急干嘛?还是悠着点为好!”这时,坐在旁边一直没有吭声的凌菲突然来了句,道:“庆泉,你刚才说你没钱,但假如你现在手头有钱的话,你愿不愿意投资这项目?”我愣了愣,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愿意。”凌菲点了点头,对众人道:“那我也不做了,我相信叶庆泉的眼光和判断力。”凌菲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她毕竟是个老师,化程度我这几个老同学都要高一些,头脑也很灵活,她当然也知道骗子都是利用人的贪念来做章。另外,我们不知道的是,凌菲家里的条件其实很不错,原本也不指望她赚多少钱,她不过是这几天陪着孔香芸看了项目发布会,一时间有了点兴趣才加入的。听我这么一分析,她觉得好险,忙对孔香芸说道:“我觉得庆泉说得有道理,香芸,咱们再等等,看看事情有没有啥变化。”孔香芸之前兴趣倒是颇为浓厚,但见闺蜜改变了主意,她也开始犹豫起来。略一思索,说好吧,那按庆泉说的,先少投入一点。之后又说现在厂里的生产很不稳定,有时候一天歇一天的,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做,恐怕这农机厂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听她这么一说,其他几个同学也是同病相怜,于是都纷纷发起了牢骚。半晌,韩建伟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是庆泉你现在舒服啊,在机关里当公务员,起码是旱涝保收,不用担心饭碗。不像我们,现在几乎是吃了顿没下顿,天天想着能赚一些钱,好有一些保障。庆泉,你在机关里班,认识那些当官的,门路也我们多,你看我们几个现在都混成这样了,以后遇有啥好机会,你得记着帮我们一把啊!”汪昌全等人也紧跟着附和道:“是啊,庆泉,盼着你啥时候能混个一官半职的,到时候让我们几个也跟着你沾沾光。”我哈哈一笑,一挥手,豪气的道:“哥几个,都甭着急!等哪天我一朝得道,保管让你们全部都鸡犬升天。”“擦!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友尽了。”几个老同学听我拐着弯的骂人,纷纷跳起,吴志兵首先发难,之后几个人联起手来,笑闹叫嚣地将我按在沙发,又掐又捶的狠狠蹂.躏了一顿。我的办公室位置在三楼,每天班的时候必然会经过局办那间大办公室。今天我楼的时候,局办的潘奕欣正埋头修改一份乡镇政府办送来的件,这份件显然是新人做的,不但行格式搞得不伦不类,连乡镇领导的先后顺序也给搞乱了,不是委员的领导跑到委员前面去了,这不是胡闹嘛!这类常识性的错误,也只有刚刚参加工作的新人才会犯,潘奕欣摇头叹气的刚修改完这份件,顺手拿起下一份件……她登时愣住了,市里怎么突然把叶庆泉调去开发区了,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说呀。潘奕欣脸色一时间有些黯然,她对我的印象挺好的,但因为女孩的羞涩,导致她一直对我没有做出什么表示。想不到两个人还没有开始,居然这样擦肩而过了。沮丧的叹了一口气,潘奕欣将件放到一旁,准备马拿起给张海东局长过目。《西瓜不甜柠檬不酸》《金小姐的奇妙人生》《岳两女共夫》《仙界归来的黑科技》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kk网上娱乐》。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zc-cy.com/wapbook/10000_142649.html
kk网上娱乐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