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际现金赌场 目录共1961章

首页

星际现金赌场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1 8:39

即将更新:第9674章 醒来后

星际现金赌场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zc-cy.com

我悚然一惊,脱口而出道:“什么,让我去当顾问?”“对,是想聘你做顾问。”宋建国的表情也有些尴尬,咳嗽了几声,又笑着解释道:“其实,你也不必做什么,是抽空去农机厂转转,提一些合理化建议,再给工人们进行培训。”我微微皱眉,有些哭笑不得地道:“宋叔叔,我现在刚工作不久,自己还是一名菜鸟新兵,如果这样做了,以后传出去,会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宋建国点了点头,皱眉道:“我其实也有这方面的顾虑,之前和刘厂长也已经说了。不过,他说不怕,既然省里都采纳了你的方案,搞出这样大的动静,农机厂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了。”我连连摆手,笑着道:“不行,绝对不行,宋叔叔,你还是赶紧帮我推掉吧!”宋建国有些无奈,犹豫着道:“小泉,刘厂长再三叮嘱,一定要我做通你的思想工作,这样拒绝,怕是不大好吧?”我微微皱眉,虽然不肯同意,但也不愿让宋叔叔为难,想出一个折的办法,轻声道:“那这样,我不要什么顾问的名头,也不领工资,只帮着写材料,至于培训工作,交给别人去搞。”宋建国听了,略一沉吟,点头道:“嗯!这样处理是稳妥一些,小泉,那我明儿和刘厂长这么说。”次日午,我来到局里,刚刚把办公室的卫生打扫完,桌子的电话铃声响起了,令人吃惊的是,电话居然是副市长尚庭松亲自打来的。电话那端,尚庭松似乎是很着急,让我围绕深化国企改革的议题,写出一份高质量的讲话稿,明天下午,他会让高见秘书来取。这个任务来的很突然,时间也很紧迫,让我有些挠头,放下电话后,我略一思索,便写了个提纲埋头赶稿。连办公室主任贾胜两次经过身边的时候,我都没有察觉,这引起了他的极大不满。我这人的性格,不像杨浩那样喜欢溜须拍马,而贾主任这人却吃这一套,所以哪怕像杨浩这样在资源局什么事儿都不做的人,却偏偏能得到他的看重。可贾主任心里虽然对我不满,但他却从没有批评过我。毕竟我进局里工作至今,表现还是不错的,其他同事对我也相当认可。还有关键一点,我一直是在为高局长当秘书,而高启荣对我评价也颇高,所以贾主任每次看见我都笑眯眯的,十分客气。“张局长!”随着皮鞋跟敲击地板的声音,宣丽玲那清脆悦耳的嗓音在贾胜耳畔响起。贾胜一抬头,见是局里一把手张海东进来了,立即站起身,恭敬的将一张表格递给对方,道:“张局,这是最近这一期局里安排去义兴镇沙岗子石场蹲点调研的名单,您给签个字,过后我安排他们下去。”“嗯!好!”张海东说着,笑眯眯的从对方手接过表格,在面扫了几眼,问道:“胜啊,这次蹲点调研需要去那么久?四个月?”办公室内,宣丽玲等几个同事面面相觑,都暗自吸了口凉气:六个月?去的还是义兴镇沙岗子石场那鸟不拉屎的偏僻地方,好家伙,看来这一批下去蹲点调研的人要倒霉了,纯粹是被发配边疆了啊,都哭去吧。贾主任搓着手,呵呵一笑,道:“张局,次沙岗子石场的负责人老黄不是说,想让局里派下去蹲点调研的同志,时间尽量能待久一些嘛,这样也能踏踏实实的做一些事情,我觉得老黄这个建议还是不错的。而这次下去蹲点调研的,又都是一些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我一想,这既符合老黄的要求,也可以实实在在的锻炼一下这些年轻人的意志,是好事啊,不正好是一举两得嘛!”张海东看了他一眼,微笑着道:“嗯!说的有道理,胜啊,做的不错,呵呵!”见一把手当众表扬自己,贾胜登时感觉骨头都轻了几两,谄媚的一弯腰,笑嘻嘻的道:“张局,我做的还很不够……”张海东目光在名单扫描着,拿起签字笔准备签字的时候,他的眼珠子突然呆滞了一下……“咦?贾主任,这次蹲点调研的名单里有一个是我们局机关的叶庆泉?”张海东皱着眉头问道。贾胜在一旁听见张局长对他的称呼,从胜变成了贾主任,心里“咯噔!”一下子。他是局办公室主任,为张海东这个资源局的一把手服务时间颇久,自然清楚局长的习惯,这通常是他对一个人不太满意的说话方式啊。但这时,贾胜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忙殷勤地凑到张局长身边,疑惑的瞟了老领导一眼,才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是啊!张局,小叶同志也是今年刚参加工作的新人,我看他蛮符合这次下派人员的条件,把他名字加进去了。”张局长眯起眼睛,瞟了贾胜一眼,微微摇头。心想这个贾主任看来消息很闭塞啊,叶庆泉写的那篇材料,不但引起了市里、甚至是省里的高度重视,另外还有一些市领导对他也十分看好。这样前途无量的年轻人,你不交好也罢了,居然还想去打压他,你贾胜脑子里是进水了吗?马勒戈壁的,你想死自己去死,老子可不想被你拉着一起沉水底去……想到这儿,他没有继续搭理贾胜,只冷冷的丢下一句,“人员给我重新选”,随后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办公室。贾胜当场被晾在一边,见局办公室那些工作人员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看向自己,感觉脸火辣辣的,很没有面子。他为了掩饰尴尬,捂嘴干咳了几声后,赶忙掏出手机,调出一个号码来,拨通后打着官腔,道:“是老黄吗?嗯!你听我说,今天啊,那些下派人员还定不下来……嗯!是啊,对!我们局张一把有新的指示……”贾胜这样一边打电话,一边慢慢往自己的办公室走,暗想张局长平时不管是为人还是做事都低调圆滑,很少有发脾气的时候,而且向来照顾下面人的感受,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让自己当众出丑,这个跟头摔得不明不白的,真是够窝囊的。办公室发生的这一切,我都是事后才听说的,当时我还在奋笔疾书,回到家里,又忙了一个通宵,次日午,才终于将稿子给赶出来,提交去后,尚庭松副市长拿到稿子,看了一遍,感觉到非常满意,决定立即采纳。这几天我都没有见到嘉琪姐,心里有些发慌,生怕她因此和自己疏远,想找个机会再沟通下,缓和一下气氛。但前几天资源局的工作量挺大的,加我为了完成尚市长交代的任务,直累得腿肚子抽筋,直到周五才把所有事情做完。贾主穆总算是开恩,让我们这些辛苦干活的同事都早点回家休息,下午不用去了。午我在资源局的大食堂草草吃了点饭后,赶忙回家钻进被窝里,闷头睡了一觉。这一觉睡了足有四五个小时,醒来躺在床,觉得有点无聊,眯着眼睛回味着那天公车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有点兴奋起来,于是摸出手机,一个个的翻看着那些熟悉的名字,寻思得应该要和哪个女人联系一下才是……这时却传来了敲门声,打开门见方正源凑了过来,我皱了一下眉头,轻声道:“方哥,有事儿?”方正源笑了一下,抬手搔着头发,有些尴尬地道:“小泉,身带钱了吗?”。“阿姨,我不想努力了……”林凡将这条信息编辑完成,而后群发了出去。他的眼眸之中,浮现出浓浓的复杂之色。三年了。为了报恩,他从全球暗黑世界归来,入赘白家已经整整三年时间,而在这三年之中,他因为没钱,没势,没有工作,受尽了周围人的白眼和嘲讽。给白家人当牛做马,轻则骂,动则打,对于曾经的暗黑帝王林凡来说,他已经彻底受够了。而现在,他终于做下了这个艰难的决定。叮!叮!叮!就在这时,一道道短信提示音传来。林凡打开手机,顿时看到上面多了一条条信息:商业罗琳阿姨:“小凡,阿姨终于等到你这句话了,从今天开始,环球集团旗下,位于非洲赛比亚的八个油田,划到你私人名下,另外,环球集团将无偿出让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到你名下。你将成为环球集团新一任董事长,实际控股人,环球集团位于华夏境内的所有产业和人员,都任由你全权调配,无需通知集团。”地下玫瑰阿姨:“凡,你终于做出这个决定了!我们血狱等待你王者归来,等待太久了,我马上通知炎黄分部,你将成为炎黄地下的王!”军界霓凰阿姨:“小家伙,你终于开窍了!做什么上门女婿,不如来做军界的战神,今天开始,炎黄军部将授予你炎黄军座头衔!从此,你就是炎黄军界的林座!”“……”这一条条信息的内容,绝对堪称惊世骇俗,但是林凡看到之后,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丝毫意外和惊喜。反而,他的眼眸之中,泛着一丝丝浓浓的复杂:“三年了,原本我只是想要报答当年那个小女孩的一个馒头救命之恩!可是现实的残酷,人们的势利,却让我不得不再做那个暗黑帝王!”呼!林凡轻轻吐出一个烟圈,烟雾缭绕之间,竟然形成了一个骷髅图案,缓缓消散。让这一刻的林凡,显得异常的神秘和诡异。只是就在这时。当他手里的烟蒂,刚刚扔落在地,顿时从身后的别墅之中,传来一道喝骂声:“林凡,你又死哪去了,快进来帮我们把洗脚水倒掉!”听到这话,林凡的身体一僵,嘴角渐渐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当下,潇洒的踩灭烟头,缓缓走进别墅之内。顿时看到自己的岳母沈玉梅和妻子白伊正坐在沙发上,刚刚泡完脚。见到林凡走进了,岳母沈玉梅顿时仿佛见了老鼠的猫一般,浑身炸毛,怒声骂道:“哼!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竟然还跑出去偷懒,地也没拖,衣服也没洗,我们白家养你这个废物是干什么吃的?”“快点,把我们娘俩的洗脚水倒了!”对于岳母沈玉梅的恶劣态度,林凡早已经习惯,他的面色平静的出奇,当下端起两盆水,便欲向着洗手间走去。窝囊!怯懦!看着自己丈夫这副模样,妻子白伊心中一阵不忍,她想要帮助林凡反驳什么。可是话语还没有出口,顿时电视机上,一则插播新闻,响彻起来。“现在播报一则重要新闻:米国最新消息,掌控全球经济百分之七十的环球集团正式对外宣布,上个月刚刚从非洲赛比亚收购的八个油田,将无偿转让给一名华夏青年。另外,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同样无偿赠送给那名华夏青年。”嘶!当看到这则新闻播出之后,无论是岳母沈玉梅,还是妻子白伊,尽数倒吸一口凉气。八个油田?那价值要数百亿之多。最为恐怖的,却是环球集团的百分之五十一股权,那绝对已经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了。即便是在全球,也绝对是超级大佬级的存在。岳母沈玉梅和妻子白伊根本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华夏青年,才能无偿获得如此之多的财富,简直难以想象。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重大新闻:炎黄军部召开发布会,从今日开始,军座之位将再添一人!名为——林座!从此我炎黄,将拥有四大军座!”什么!这一则消息,又是让沈玉梅母女吓了一跳。军座,乃是炎黄历史上,最为崇高的将军头衔,每一个人都是万人敌,统御一方,外拒强敌,更是所有炎黄子民心中的神灵偶像。而现在,竟然再添一人,足可见那位林座的恐怖之处。这一刻。岳母沈玉梅的脸上,充斥着无边的羡艳之情:“一个掌控了全球最为庞大的经济财阀环球集团,成为环球新主人!一个成为新一代军座,制霸一方,受万人敬仰!唉,人家是林座,我家的废物女婿也姓林,但只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说着,岳母沈玉梅的目光,不由落在端着洗脚水的林凡身上,顿时脸上的怒火越来越浓:“哼!林凡,你看看!同样是人,同样姓林,人家是什么人物,你是什么废物!天天好吃懒做,混吃等死的东西,我白家要你有什么用!”沈玉梅话语异常刻薄。听到这话,林凡不但没有恼怒,反而嘴角那一丝淡淡的笑意,越发玩味。他很期待,若是有一天。自己这个尖酸刻薄的丈母娘知道,她嘴里的林座是他,她嘴里的首富是他,那脸上的表情将会多么精彩。当下!林凡淡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端着洗脚水,向着洗手间走去。看着林凡的背影,白伊的俏脸之上,同样浮现出一丝丝复杂和不甘。毕竟同样是男人。那个神秘的华夏青年,已经掌控了环球集团这个巨无霸,那个林座更是震惊炎黄,成为四大军座之一。而林凡呢?竟然还在吃软饭,天天靠她这个老婆养活,混吃等死。这一天一地的差距,简直悬殊的无法对比。想到这里。白伊的心头,异常烦躁,没好气的对着林凡喊道:“林凡,赶紧倒了洗脚水,换身衣服,一会陪我去参加同学会!”同学会?林凡微微一怔,结婚三年来,这还是白伊第一次要带自己参加聚会。“好!”林凡答应的极为干脆。三年来!他原本想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报答白伊当年一个馒头的救命之恩。结果,带给她的却是别人的嘲笑和无尽的羞辱。而现在!林凡再次成为了那个世界的王,他会让以前嘲笑白伊的人闭上嘴巴,让那些羞辱白伊的人,献上膝盖。当下,林凡进入卫生间,将洗脚水倒掉,这才走进了自己房间。很快,换了一身休闲装出来。只是,当白伊和沈玉梅看到林凡的衣着之后,母女二人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林凡,你是不是故意给白伊去丢人的?你这套衣服,是三年前的。像一件破烂一样,这样穿出去,我们白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这个废物,真是丢人!”沈玉梅的脸上,充满了嫌弃。就连白伊这一刻心头也很不开心,皱眉劝道:。  原来这声音是火车,第一次坐火车居然是这种感觉,到底要把我们拉到哪里去?胡耀祖心里骂着,知道自己永远回不来了。“都站好,和刚才一样,手搭着前面人的肩膀往前走。”零零幺在喊,胡耀祖也只好跟着走,因为他清楚,逃跑就是找死。几分钟后,零零幺说,“现在,你们可以摘下头套了。”胡耀祖高兴地一把将头套扯下来,两秒钟以后,他失望了,因为,车厢是封闭的,根本看不到外面,他们同样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将要去哪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编号坐下。”零零幺又喊一声。“是。”然后整个车厢寂静无声,大家就像僵尸一样,低头默默寻找自己的位置。没人问要去哪里,没人聊天,到点就有人送吃的来,吃完还有人收走,整个空间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火车开了两天两夜,除了轰隆隆的车声,车厢里安静得让人害怕,时不时地,胡耀祖会产生一种忘记了自己存在的感觉。终于,零零幺说话了,“现在,大家戴上头套,开始下车。”话音刚落,火车停了下来,胡耀祖他们一群人下车,转乘汽车,汽车又开了一天,“我们到了,可以把头套摘下来了。”胡耀祖摘下头套,一时间睁不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了明亮的光线,他将手放在额头稍微遮挡,看向周围。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得刺眼,面前是一片湖泊,在阳光下闪着粼粼波光,却看不到边际到底在哪儿,偶尔几只大鸟从水面掠过,不知道是否捉到了鱼,很快又飞向高空。身后是无边无际的树林,稍微往里走一阵,就能看到林间有大大小小的房子,这些房子都是木板或者竹子搭建的,属于吊脚楼一样的干栏式建筑,底部腾空抬高了一部分,没有直接着地,这样就避免了蛇虫鼠蚁进房间,也减少湿气侵袭。总算回到正常的世界了,总算不用暗无天日地关在一个密闭空间里了,胡耀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还没来得及稍微感慨一下,“所有人,快速找到自己的房间,十分钟后集合。”零零幺大声命令道。胡耀祖找到自己房间,不再是一群人住一间了,是个单间,配置了简单的生活用品和简陋的洗澡间。床上用品齐全,已经铺好,都是全新的,房间里还有一套小木桌和小木凳,另外还有一个木质洗脸架,两层,上下两层分别放着脸盆和脚盆,顶部的支架上还搭着一块纯白色的毛巾。胡耀祖没时间多想,看一眼,就马上出去集合,没有行李,不需要整理,到了操场,有一部分人已经站好了,他找一个靠后的地方站着。不敢明目张胆地四处打望,他一直用余光瞟着周围环境,希望能找到逃跑的机会。不过,没多久,他就绝望了,发现树林里偶尔有东西在闪光,说明有人,而且有武器。人都齐了,零零幺开始训话,“你们在这里要呆两年,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就靠自己,没人能帮你们,明白没有?”“明白。”队列不整齐,没人管,但又要把他们军事化管理,胡耀祖实在不明白,来这里是要做什么,不过,他知道不能问,只能回答明白两个字。伙食开得不错,一如既往,天天都有肉吃,而且顿顿都可以吃饱吃好,这是胡耀祖能得到的唯一安慰。每天的生活,仍然和原来一样,吃饭、睡觉、跑步,日复一日。每一天,到了晚上,大家都累得和死狗差不多,睡到床上,连身都不翻、梦都不做,就一直到天亮。但是经过一个月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大家也慢慢适应了,好像这点量也无所谓了,强度就开始一点点加大。这天早上零零幺训话,“都站好了,从今天开始,以后不再只有跑步了,跑步只是每个人的基本功,是为了提升你们的身体基本素质,以后,我们还要学习翻墙、擒拿、开锁、射击……每一项都是必修课,每一项都必须过关,今天的训练主题是逃,人只有活着才有价值,所以,要先学会逃。”“是!”大家虽然心里感到气馁,但没人敢提出反对。零零幺给大家做示范,如何曲线逃跑,如何利用周围物品做掩体保护自己,最后翻上三米高的墙跳出去就算逃跑成功。示范结束,大家便分组练习,有人逃,有人追,追击的人手里还有枪,当然枪里不是真的子丨弹丨,是颜料弹,被击中的人身上会出现颜料,训练结束,身上有颜料的人都会受罚,特别是要害部位有颜料的更是重罚。逃,对胡耀祖来说不难,他有顺包子的经验,不仅跑得快,翻过三米高墙也不是难事,所以基本上没中过颜料弹。每一天的训练,强度都很大,而且很残酷,起床,搞完自己的内务工作,大家都是只穿着条丨内丨裤,统一在湖边洗漱。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不再提供热水洗漱,每个人端着自己的盆,在湖边就着冰凉的湖水刷牙、洗脸,天气热的时候还好,虽然湖水都是冰凉浸人,但总能忍受。到了冬天,光是揉搓和拧干毛巾就让人感到痛苦,总是将毛巾打湿了,还没拧干就冻得忍不住扔了出去,经过几回扔和捡,才算是把脸给洗干净了。想洗澡的人,头天晚上训练结束就得用木桶提水回到自己房间去,过一夜以后,这水也差不多能达到室温了,虽然还是冰凉浸人,但至少比湖里能高几度,在简陋的洗澡房擦洗一下,就饿着开始跑步。跑累了,吃早餐,休息半小时又开始跑步,再跑完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大汗淋漓,教官说这只是热身而已……接下来开始各种擒拿格斗的训练,教官示范动作,大家自己练习,逐渐掌握要领,一段时间以后,开始两人一组对打。每个人都浑身是伤,又疲倦又痛,教官却好像并不体谅任何一个人,还觉得力度不够,便出了新规定,对打的时候输了的人,当天训练结束后还得再接着跑步一个小时。因为有了这个新规定,原本大家累了痛了,对打的时候都是点到为止,互相让着随便打打就算了,但后来,为了不被罚跑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希望赢,就真打起来。越打越厉害,偷袭的功夫也用上了,总之就是要赢,一段时间下来,每个人都取得了长足进步,当然,每个人身上的伤也更多了。没有时间养伤,再痛再累,第二天照常出勤,虽然每天都极度疲惫,但这些对胡耀祖来说,都还好,他年轻,体力充沛,只要能吃好睡好,就有使不完的力气,即使今天把力气全用光了,睡一觉,明天又跟没事人一样。至于疼痛,吃点药,搽点药,忍忍就过去了,总会慢慢好起来,日复一日的练习,大家都不再是几招就能打倒的人了,个个身强力壮,全身肌肉。对胡耀祖来说,最头疼的是后来加的文化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天晚上不再训练到很晚了,而是给他们时间来认字。。原来这声音是火车,第一次坐火车居然是这种感觉,到底要把我们拉到哪里去?胡耀祖心里骂着,知道自己永远回不来了。“都站好,和刚才一样,手搭着前面人的肩膀往前走。”零零幺在喊,胡耀祖也只好跟着走,因为他清楚,逃跑就是找死。几分钟后,零零幺说,“现在,你们可以摘下头套了。”胡耀祖高兴地一把将头套扯下来,两秒钟以后,他失望了,因为,车厢是封闭的,根本看不到外面,他们同样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将要去哪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编号坐下。”零零幺又喊一声。“是。”然后整个车厢寂静无声,大家就像僵尸一样,低头默默寻找自己的位置。没人问要去哪里,没人聊天,到点就有人送吃的来,吃完还有人收走,整个空间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火车开了两天两夜,除了轰隆隆的车声,车厢里安静得让人害怕,时不时地,胡耀祖会产生一种忘记了自己存在的感觉。终于,零零幺说话了,“现在,大家戴上头套,开始下车。”话音刚落,火车停了下来,胡耀祖他们一群人下车,转乘汽车,汽车又开了一天,“我们到了,可以把头套摘下来了。”胡耀祖摘下头套,一时间睁不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了明亮的光线,他将手放在额头稍微遮挡,看向周围。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得刺眼,面前是一片湖泊,在阳光下闪着粼粼波光,却看不到边际到底在哪儿,偶尔几只大鸟从水面掠过,不知道是否捉到了鱼,很快又飞向高空。身后是无边无际的树林,稍微往里走一阵,就能看到林间有大大小小的房子,这些房子都是木板或者竹子搭建的,属于吊脚楼一样的干栏式建筑,底部腾空抬高了一部分,没有直接着地,这样就避免了蛇虫鼠蚁进房间,也减少湿气侵袭。总算回到正常的世界了,总算不用暗无天日地关在一个密闭空间里了,胡耀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还没来得及稍微感慨一下,“所有人,快速找到自己的房间,十分钟后集合。”零零幺大声命令道。胡耀祖找到自己房间,不再是一群人住一间了,是个单间,配置了简单的生活用品和简陋的洗澡间。床上用品齐全,已经铺好,都是全新的,房间里还有一套小木桌和小木凳,另外还有一个木质洗脸架,两层,上下两层分别放着脸盆和脚盆,顶部的支架上还搭着一块纯白色的毛巾。胡耀祖没时间多想,看一眼,就马上出去集合,没有行李,不需要整理,到了操场,有一部分人已经站好了,他找一个靠后的地方站着。不敢明目张胆地四处打望,他一直用余光瞟着周围环境,希望能找到逃跑的机会。不过,没多久,他就绝望了,发现树林里偶尔有东西在闪光,说明有人,而且有武器。人都齐了,零零幺开始训话,“你们在这里要呆两年,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就靠自己,没人能帮你们,明白没有?”“明白。”队列不整齐,没人管,但又要把他们军事化管理,胡耀祖实在不明白,来这里是要做什么,不过,他知道不能问,只能回答明白两个字。伙食开得不错,一如既往,天天都有肉吃,而且顿顿都可以吃饱吃好,这是胡耀祖能得到的唯一安慰。每天的生活,仍然和原来一样,吃饭、睡觉、跑步,日复一日。每一天,到了晚上,大家都累得和死狗差不多,睡到床上,连身都不翻、梦都不做,就一直到天亮。但是经过一个月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大家也慢慢适应了,好像这点量也无所谓了,强度就开始一点点加大。这天早上零零幺训话,“都站好了,从今天开始,以后不再只有跑步了,跑步只是每个人的基本功,是为了提升你们的身体基本素质,以后,我们还要学习翻墙、擒拿、开锁、射击……每一项都是必修课,每一项都必须过关,今天的训练主题是逃,人只有活着才有价值,所以,要先学会逃。”“是!”大家虽然心里感到气馁,但没人敢提出反对。零零幺给大家做示范,如何曲线逃跑,如何利用周围物品做掩体保护自己,最后翻上三米高的墙跳出去就算逃跑成功。示范结束,大家便分组练习,有人逃,有人追,追击的人手里还有枪,当然枪里不是真的子丨弹丨,是颜料弹,被击中的人身上会出现颜料,训练结束,身上有颜料的人都会受罚,特别是要害部位有颜料的更是重罚。逃,对胡耀祖来说不难,他有顺包子的经验,不仅跑得快,翻过三米高墙也不是难事,所以基本上没中过颜料弹。每一天的训练,强度都很大,而且很残酷,起床,搞完自己的内务工作,大家都是只穿着条丨内丨裤,统一在湖边洗漱。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不再提供热水洗漱,每个人端着自己的盆,在湖边就着冰凉的湖水刷牙、洗脸,天气热的时候还好,虽然湖水都是冰凉浸人,但总能忍受。到了冬天,光是揉搓和拧干毛巾就让人感到痛苦,总是将毛巾打湿了,还没拧干就冻得忍不住扔了出去,经过几回扔和捡,才算是把脸给洗干净了。想洗澡的人,头天晚上训练结束就得用木桶提水回到自己房间去,过一夜以后,这水也差不多能达到室温了,虽然还是冰凉浸人,但至少比湖里能高几度,在简陋的洗澡房擦洗一下,就饿着开始跑步。跑累了,吃早餐,休息半小时又开始跑步,再跑完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大汗淋漓,教官说这只是热身而已……接下来开始各种擒拿格斗的训练,教官示范动作,大家自己练习,逐渐掌握要领,一段时间以后,开始两人一组对打。每个人都浑身是伤,又疲倦又痛,教官却好像并不体谅任何一个人,还觉得力度不够,便出了新规定,对打的时候输了的人,当天训练结束后还得再接着跑步一个小时。因为有了这个新规定,原本大家累了痛了,对打的时候都是点到为止,互相让着随便打打就算了,但后来,为了不被罚跑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希望赢,就真打起来。越打越厉害,偷袭的功夫也用上了,总之就是要赢,一段时间下来,每个人都取得了长足进步,当然,每个人身上的伤也更多了。没有时间养伤,再痛再累,第二天照常出勤,虽然每天都极度疲惫,但这些对胡耀祖来说,都还好,他年轻,体力充沛,只要能吃好睡好,就有使不完的力气,即使今天把力气全用光了,睡一觉,明天又跟没事人一样。至于疼痛,吃点药,搽点药,忍忍就过去了,总会慢慢好起来,日复一日的练习,大家都不再是几招就能打倒的人了,个个身强力壮,全身肌肉。对胡耀祖来说,最头疼的是后来加的文化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天晚上不再训练到很晚了,而是给他们时间来认字。,走在大街上,因为先前苏雅说的那一些话,我开始对苏雅有些忌惮起来。苏雅对我,难道真的就一点情都没有吗。我原本对苏雅有太多的思念和想法想给她倾诉,想在我们单独相处的时刻,拉着她的手,在夜色中漫步,把她拥抱在怀里,像那天晚上一样,激情地与她相吻。但是,现在,我没有了这个勇气。苏雅的话已经很明确地告诉我,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就当是两个寂寞男女不小心发生的夜欢情,没有掺杂进去任何的感情。我乖乖地跟在苏雅的旁边,不时的在路灯下偷望,苏雅的美丽,仍旧会在夜里挑动我情意的神经。她身上的香味,被微风吹进我的鼻里,沁人心脾在希落迷人的月光下,苏雅那张笑脸在我的眼神中越发美丽。她慢慢地走着,不时指着路边的那一栋栋拔立的建筑,说这说那。看得出来,苏姐在这样的夜里,过得很快乐。可是,她那里知道,跟在她身边的这个男孩子,苏姐眼里的小男人,心情却高兴不起来。我的心里,充满了对苏姐情感的期待,更渴望能得到如同那天晚上一样,被苏姐多情的呵护。“苏姐,今天晚上夜色真好。”“是啊,这样的夜色,很适合情侣谈恋爱。安夏,能谈谈你以前的女朋友吗?”苏雅突然站住,转过身来,近距离的贴近我。因为苏雅的迷人,我感到一阵心乱。原来,我的心里,已经对这个大我六岁的女人产生了情感,会因为这个女人的一语一笑影响到我的情绪。苏雅并没有注意到我神情的变化,她还是那样的自然,微笑着看我,想从我这里知道有关我过去的感情生活。“苏姐,如果我说我曾经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你会相信吗?”苏雅惊讶着,看得出来,她对我的话,产生了怀疑。“安夏,你是在逗姐吧。”“我没逗你呢,说的是真话。安夏没有遇到像姐这么好的女人吗,直到遇到姐,我才知道,爱,原来是一种心动,一种牵挂。”苏雅嗤嗤地笑了,“安夏,你不会真爱上姐了吧。”“如果我说,我喜欢上了我的苏姐,你会相信吗?”“不会,苏姐比你大,你不会喜欢上苏姐。如果在你的心中,真的对苏姐产生了情感依赖,这也并不说明就是爱,很有可能,就是你最近的情感太空缺,心里很寂寞,我的出现,只是填补了你的空虚,才会让你产生这样的错觉。”苏雅依然不想承认,我对她产生的情感。她的心里,还是对男人有恐惧,她不想接受这样一个事实。“苏姐,我真希望我是你生命中爱上你的第一个男人。”“安夏,你别乱想了,姐不是你想要的女人。走,姐送你回家吧,感谢你今天晚上陪我吃饭。”苏雅说完,主动的拉住了我的手,我的心里荡起一阵子涟漪。我一直想要拉苏雅的手,感受着苏雅的温暖和柔滑,自己却没有那勇气。这会儿,苏雅主动的拉了我,我激动地用力握紧了她。“苏姐,拉着你的手,感觉真好。”苏雅回眸一笑,说:“等你有了女朋友,拉着你女朋友手的时候,你就不会这样说了。到那时,你就会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女朋友才最好。”我们回到车上,汽车发动,在街上穿梭,苏雅打开车载音乐,放了一首《qing人》。“苏姐,如果半年后,我还没有女朋友,你会喜欢上我吗?”“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喜欢我吗?”“都说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但我喜欢苏姐,有理由。”“是吗,什么理由。”“苏姐的美丽勾走了小男人的心,让小男人无法不去喜欢上我美丽的苏姐。”“安夏,你能喜欢苏姐,苏姐听了很高兴。不过,苏姐不会再去喜欢上任何一个男人。”“包括你的小男人,你也不喜欢吗?”“不。安夏,请谅解姐的苦处。苏姐不接受你的感情,但姐并不讨厌你。姐愿意像今天晚上这样,工作之外,我们是亲密相处的朋友。”“我知道了,苏姐,我听你的。”苏雅把音乐声音调大了一些,尽管这是我平时很喜欢的一首歌曲,可是这会儿,身边坐着苏雅,她的妖娆迷乱了我的一切,我无法静心下来,欣赏这首爱昧的音乐。听着这歌,我就在想,苏雅在我的眼中,会和这歌里写的一样吗,我的心里,是在把她当成了爱人吗。“喜欢这歌吗?”苏雅问。我毫不犹豫第回答,“喜欢。”“安夏,苏姐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不管你是真心对我有情,还是因为日子寂寞,需要一个女人来慰藉你的心灵,对苏姐来说,苏姐都很高兴。在这个城市中,能和安夏认识,苏姐就觉得是一种幸福。”“安夏听到这话很高兴,安夏也可以负责地告诉你,不是我日子寂寞才会迷恋上苏姐。是我把苏姐带回家中的那一刻,你的美丽和高雅,就把我迷上。你离开后,我不止一天的对苏姐思念,期望着能和你再相遇在这个城市。老天有眼,终于让我在再见到了苏姐。”我壮着胆子,将手放在了苏雅的大腿上面,苏雅看了一眼,没有做任何的反抗。汽车缓慢行驶,我和苏雅没有再说话。我一直把手放在她的身上,感受着苏雅身体的温暖,感受着苏雅的存在。苏雅的突然出现,给了我意外和惊喜。一路上,我都祈祷着,希望我们这次见面以后,我和苏雅再也不分离。就算我在苏雅的眼里,只是她公司里的员工,她不会对我动感情,我不在乎,有苏雅在,能和她说说话,闻着她身上那特别的香水味道。我就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中,已经离不开苏雅。这个女人,彻底的征服了我,就一个晚上,苏雅用她那女人的魅力,征服了我的身体和心。害得我对身边的这个女人有了思念,有了对那禅绵夜的无边幻想。苏雅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让你见了一眼后,就会被她妖精一般的身材迷恋住的女人。车速缓慢,我感觉出来,苏姐好像也舍不得离开我。不过,这正合我的心意,我恨不得汽车就在城里逗留,永远不停下,永远到不了我的家。这样,今夜我就可以呆在苏姐的身边,陪着苏姐,听着她欢笑和心跳。车,最终还是在我住的那小区门口停了下来,我迟疑着,不想下车,只是怔怔地看着苏雅。心里多想对她说,苏雅,下车吧,一起到我的家。我没有勇气,心里的这点小心思不敢告诉苏雅。她已经成了我的老板,现在,我只能像苏雅说的那样,把她当领导尊敬着。苏雅想让我忘记对那天晚上的回忆,可是,我做不到。“到了。”苏雅对我说。我故意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说:“还真到了。”“上去吧。”“你上去坐会吗?”我小声地问道。“不了,我害怕上去以后,就舍不得走。”我拉住了苏雅的手,想靠过去亲吻她,苏雅制止了我的鲁莽。“如果你真舍不得走,那就不走。我想让你留下,有我陪在你的身边。”《弥诡》《邪王嗜宠战神妃》《岳两女共夫》《叮灯》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星际现金赌场》。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zc-cy.com/wapbook/28704_490266.html
星际现金赌场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