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920小说网 目录共9017章

首页

920小说网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1 8:39

即将更新:第5433章 醒来后

920小说网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zc-cy.com

陈幼莲气不打一处来,晚一点找个由头将怒火全都发泄在孟浩身上。孟浩明知他们是想逼他主动跟向思思离婚,只能咬紧牙关任由她骂。可他越这样,陈幼莲火气越大,最后竟抬手打了孟浩一巴掌,这才气愤愤地离开。孟浩终究是个大小伙儿,即便是已经被他们欺辱习惯了,仍禁不住牙关紧咬忍得好苦。直到向家人走了老半天了,孟浩才将泪水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洗了碗擦了桌子,回房间洗洗睡下。他跟向思思从未同房,这是向思思嫁给他之前便跟他讲好的条件。他本来想着以他的耐心与深情,早晚让向思思对他敞开心门。可如今看来一切都只是幻想,他跟向思思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人家是精明能干的富贵小姐,他却是个仅仅专科毕业啥也干不好的穷小子,别说这辈子,便是下辈子向思思恐怕都不会有真正爱上他的时候。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很久,一颗心苦得跟黄连一样。像这样的日子他真的过不下去,所以最终他下定决心,等妹妹孟馨大学一毕业,他就跟向思思离婚。如果向思思不肯离,他也要搬出去自己单过,宁远穷点累点,总好过戴着这顶“吃软饭”的帽子,受尽千夫所指万人辱骂。一旦拿定主意,他心里反而舒坦了很多,当晚踏踏实实熟睡一晚。第二天一早起身帮向思思做好早餐,伺候着向思思开车走了,孟浩才骑着摩托车赶去建筑工地。一上午倒没什么事情发生,到下午正忙活着,楼上赵砌匠喊话让孟浩去上边帮手。孟浩的左腿只是有一点很轻微的残疾,小心一点完全可以在脚手架上平稳行走。只不过其他师傅都会尽量避免让孟浩上楼,唯独这个赵砌匠有事没事就爱折腾孟浩。正提着赵砌匠要的东西小心翼翼走过脚手架,却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块板砖,正好砸在孟浩头上。孟浩头上戴着安全帽,这一砸本来没事,可他脚下却再也站不稳当。就在好多人的惊呼声中,孟浩清瘦的身影,从六七层高的脚手架上轰然跌落。我这悲催的一生,终于完了!这是孟浩昏迷前的最后意识。孟浩好像做梦一样,感觉自己飘飞到了空中,并且在一晃眼间回到了小别墅。他从工地捡回来的那只小铁箱就在他床底下放着,孟浩弯腰钻进床底,就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将他一下子吸进了小铁箱里。那本无字的古书仍在小铁箱里放着,之前本来是完全空白一个字没有的,但现在却竟显现出闪闪发光的字体。书的封面上写着《星空算数》四个大字。那是很古老的文字,但孟浩不知为什么,就是能够轻易识别。孟浩马上钻进书里仔细阅读——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并非一页一页翻着看,而是直接钻进了书里边。而且一旦钻进书里边,书里的文字很快便涌进了他的脑海里,简直就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更奇怪的是,随着他仔细琢磨并理解那些文字,他不单了解到很多本不该他知晓的事实,同时在他的身体内部,也开始有了细微的变化。就好像有一股气流,在他体内渐渐凝聚,再顺着他五脏六腑缓缓流动。直到他“啊呀”一声叫出来,紧随着睁开眼睛,看见满眼光亮。他是住在医院里,他妹孟馨满脸泪痕守在他的病床前。“哥你终于醒了,你若再不醒,我也不想活了!”孟馨泪如泉涌,紧紧抓着孟浩的手不丢。“我没事,感觉已经完全好了!”孟浩说,一边坐起身来。孟馨赶忙要按铃叫医生,孟浩伸手阻止,说道:“等会儿再叫医生,我跟朱小姐有几句话说!”他说的朱小姐现在就在病房里站着,一双美目冷漠又鄙视地斜睨着孟浩。她叫朱笑笑,是向思思的贴身秘书,也是孟浩最不愿意看见的一个人。朱笑笑今天穿着一身铁锈红的套装一步裙,使得她本就靓丽的外形,更显得干练而不失性感。只可惜她名字叫笑笑,可是看到孟浩醒转,她一张美脸不仅没有丝毫笑容,反而眉梢拧起一脸嫌弃。“既然醒过来了,那就表示死不了了!我真想不明白,思思每月给你一万块难道还不够你花?居然跑到建筑工地去当小工,你不嫌丢人,也要考虑一下思思的感受!”“……再说你一个瘸子腿,是能当小工的料吗?如今建筑公司将责任全都推到包工头身上,说包工头不该招一个瘸子进工地,所以要赔偿只能由那个包工头来赔!可那包工头到现在也才拿了三万块钱出来,幸亏你是醒了,要不然思思还不知要往里边填多少钱呢!”“……不过我实在是懒得跟你多说废话,既然死不了了,那我也要先走了,公司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呢!你这做老公的不能帮思思一分钱的忙,还要连累我守在这儿看护你,真不知思思怎么想的!”朱笑笑连珠炮地几段话说完,便扭着屁股要转身离开。孟浩赶忙说道:“请朱小姐在外边稍等片刻,等我跟我妹说几句话之后,还要请朱小姐帮我带句话给思思!”“为什么我要帮你带话,你还真把我当成是思思的秘书了?”朱笑笑眼睛一瞪。“难道你不是?”孟浩反问。“我是,可我比你这吃软饭的男人强多了!你知道我帮思思干了多少事吗?我告诉你,思思已经答应年底就给我分股份,以后我也是老板之一,就凭你这吃软饭的窝囊废,还没资格命令我!”“我没有命令你,我只是想请你帮我给思思带个话而已,如果你不肯带,那我就直接打电话给思思了!”孟浩转头跟孟馨要手机,气得朱笑笑恨恨不已点一点头。“行,我等你,我就看看你能有什么了不起的豪言壮语让我带给思思!”她踩着高跟鞋蹭蹭蹭地出了门,再“砰”地一声重重将病房门关上。“哥,你何必要跟这女人说废话呀?瞧这女人这态度,哥你怎么忍得下来的!”孟馨说,禁不住眼泪又流了下来,“从前在家的时候,哥也是个有脾气的人,如今忍气吞声任人羞辱,全都是我连累的!”“咱们兄妹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受点气也应该!不过你相信哥,咱兄妹很快就能挺直腰杆做人,不会窝囊太久了!”孟浩赶忙安慰,又左右瞅瞅,“你先把我的手机找给我!”“这在儿呢!我怕哥醒来要用手机,把电池充得满满的!”孟馨赶忙把手机递给孟浩。孟浩赞许地揉一揉孟馨头发,将手机稍微调整一下,这才让孟馨出去,让朱笑笑进来。很快地,朱笑笑冰冷着面孔出现在了病房门口。“有什么了不起的话,说吧!”她将房门关上,却离得病床远远的,好像生怕沾上了孟浩身上的晦气一样。孟浩两眼看着她,突然问她:“那六十万公款挪用,是你动的手脚陷害我的吧?”朱笑笑“啊”的一声瞪大眼睛:“你你你……别血口喷人!”。  日本国际交流中心研究员、早稻田大学大学院亚太研究科助理教授本·阿西奥内(Ben Ascione)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从日方的角度来看,联合声明中针对台湾的话语属于日本外务省一直以来的“标准表述”,“今年3月‘美日2+2’会议中就说过,这次只是将其写入声明。有报道称美国希望日本对台湾问题有更强势的表态,显然日方不答应,因为日本只希望维持现状。”。  果然是出大事了,有人举报秦书凯等人去鱼塘钓鱼的时候,没有付钱,有仗势欺人的意思,现在鱼塘的主人有心想要上告,却又担心报复,周遭百姓看不过去,于是到乡里举报了此事。秦书凯到码头镇听说这消息,立马就蒙了,在机关混了一年,他心里清楚这件事的可操作性,如果领导重视了,小事也会当成大事来处理,如果不重视,很大的事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钓鱼这件事,就是能大能小的事。秦书凯明明记得自己临走的时候,听金大洲说过,由他来付钱,可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早知如此,自己当场把钱付清了,不就没有现在的麻烦。秦书凯想要找金大洲问个明白,没想到却找不着了,据说,金大洲已经被县纪委的人带去谈话了。很快,秦书凯也被纪委的人通知谈话。县纪委来的三个人之中,有李成万的朋友王强,秦书凯因为李成万的原因跟王强一块吃过一顿饭,也算是熟脸,因此进门冲着王强点点头,王强却低头避开了。秦书凯有些无趣的只好也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后,王强说,秦科长,有件事来核实一下,接到举报,说秦科长最近带着一批挂职干部下去钓鱼,有没有这回事?机关里的人,称呼上都有些要面子,秦书凯明明是办事员一个,别人称呼的时候,也称科长。秦书凯回答说:“有这件事,不过是星期天,和工作没有关系!”秦书凯一直在考虑如果有人来调查这件事,该如何回答,如何摆脱关系,思考到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首先要撇开工作关系,省得落一个上班时间溜岗的事实,至于是不是付钱的问题,他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也只能实话实说了。。“究竟哪天?到哪儿的鱼塘?有哪些人?”秦书凯就说:“是星期六,是月日上午,节假日找几个朋友出去钓鱼,似乎没有违反什么规定。”王强就说:“秦科长,举报人反映你带人出去钓鱼的日期是月日,周五,是在工作时间带人去钓鱼。你说月日,能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日,鱼塘究竟在什么地方,我们会去核实的?”秦书凯就把地点在翠柳渔场钓鱼的事说了一遍,说参加的人有县委办的金大洲等人,鱼塘是他帮助联系的,不信可以去渔场核实,如果有半句虚假,愿意承担责任。后来,王强就问到了关键问题:“钓鱼是否付了钱?”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没有付钱,就可以当看成利用干部手中职权,牟取私人的利益。秦书凯实话实说:“鱼塘是金大洲科长帮助联系的,钱也是金大洲科长付的。”很多事,想要隐瞒也是瞒不住的,当天参加钓鱼的人,并不止秦书凯一个人。谈话出来后,秦书凯拨了李成万的电话,告诉他,这次过来调查的人有一个是他的朋友王强,希望刘大明想想办法,争取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李成万奇怪的口气说,这件事真***奇了怪了,我们当时把该付的钱付了,又不是利用职权吃拿卡要,而且是在节假日去钓鱼,能有什么问题?过一会儿我会问问王强的,看看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一个小时后,李成万把电话打了过来,口气很恶劣,说:“秦书凯,你***做事有没有头脑,再三嘱咐你,到了乡镇一定要想办法把钓鱼的钱付了,你就是没有付,刚才王强回电话说,金大洲根本就没有付钱。那个家伙,以前就因为鸡圈门没有关好,和理发店的女人搞在一起,为了躲避处分,才娶那个女人做老婆的,么能信任这种人?”李成万也很无奈的说:“秦书凯,这件事的影响已经出来了,有人举报闹大了,你等着和金大洲那个混蛋一起被处分吧。”乡政府大院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金大洲却***不见了。秦书凯打电话给他,他手机开通只说一句话:“小秦,好好的休息,这件事我自有分寸。”说完就关机了。秦书凯急的想要骂人,***,金大洲,你不怕处分,我还怕呢。要是背个处分,估计回去后什么好处都没有,白白在乡下混了这一年了,他现在心里就后悔,为什么不亲自去把钱给鱼塘的老板付了?怎么就相信金大洲这个人呢?因为这件事,秦书凯情绪就很低迷,晚上吃完晚饭就躺在床上看电视,约点多的时候,接到李成万的电话,说:“秦书凯,我在浦和县城城南的老家大排档,离你的乡镇也就分钟的路,过来吧,我在这等你。。”听李成万这么说,秦书凯就知道李成万是为钓鱼的事来的,赶紧穿好衣服,出了乡政府大院。此刻,皎洁的月光装饰了春天的夜空,也装饰了大地。夜空像无边无际的透明的大海,安静、广阔、而又神秘。繁密的星,如同海水里漾起的小火花,闪闪烁烁的,跳动着细小的光点。田野、村庄、树木,在幽静的睡眠里,披着银色的薄纱,各有各的颜色和形状,在银白色的月光下,似乎蕴含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乡村的夜晚果然是极美的,只可惜秦书凯现在却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到了老家大排档,菜已经烧好,酒已经打开,李成万抽着烟等着秦书凯,看到秦书凯在自己对面坐下来,就拿起酒杯说:“先喝酒,酒喝好了再说话。”两个人又如从前一样,一句话也不说,先喝酒吃菜,转眼间一瓶酒已经下肚,李成万放下酒杯说:“这件事已经闹大了,王强透露说,县领导对钓鱼这件事很重视,要求对驻村干部钓鱼存在吃卡拿要的事情一定要严查,这件事查起来,肯定有干部要被黑锅。”秦书凯心里很冷,看来这个坎是无法躲过去了,就问,严查的后果将怎么样?李成万说,如果在调查之前把钓鱼的钱付了,啥事没有,周末请朋友玩玩很正常,现在就是你和金大洲,到底谁愿意背这个黑锅的问题?调查报告没有出来前,你和金大洲商量一下,到时候让王强他们也好出报告。那天,喝到后半夜点才结束。李成万看秦书凯喝多了,主动要送秦书凯回去,却被秦书凯拒绝了,他带着几分醉意对李成万说,你快回去,不要让人看到,省得到时候连累你。等李成万走后,秦书凯一个人踉踉跄跄的往回走,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涩,想一个人在社会上混为什么这么的难?平白无故的要背个处分?走在路上,秦书凯被什么东西绊摔了两跤,弄的衣服上都是泥,手上也跌破了好几处。坐在路边的石阶上,一个蹬三轮车问需不需要把他送医院去看看?秦书凯大声说,不要。引的走夜路的行人离他远远的,骑自行车的车从他身边时都加快速度。好不容易到了乡政府宿舍,准备进去的时候,看到吴龙的宿舍门开了,他过来扶着秦书凯说:“秦科长,在哪儿喝这么多的酒,赶紧回房间喝点水,早点睡觉。”吴龙把秦书凯扶到宿舍,帮助他倒了点水洗洗后,看着秦书凯很沉重的睡到床上,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就出去了。事情发生后,一连很多天,都没有看到金大洲,张富贵这段时间也请假说单位有点事,回市区去了。。  据台湾《中国时报》4月19日报道,4月19日,台湾“立法院”举行质询会,台湾“防长”邱国正等高官参加会议。民进党“立委”赵天麟当天在台立法机构质询台军高官,问及“有何武器采购是台湾想买,但尚未获美方同意?”,已经出离老道士视线的奔驰车上,开车的大个子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胖子,笑着说道:“这老道士也是没遛儿,给徒弟起名字叫车前子。他不知道车前子是中药名啊,利尿的”“车前子”胖子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将目光转到了车窗外面。看着黑漆漆的夜色,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可是个宝贝疙瘩”清晨,一阵鸡叫声让迷迷糊糊的年轻人睁开了眼睛。时隔与高亮的第一次见面过去了十年,车前子已经成年。他虽说是个小老道,却剃了个寸头,穿上宽大的道袍怎么看都像是个和尚。现在的车前子中等偏上的身材,原本还算清秀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刀疤,伤口留在左眼眼眶上,只要再深一分这只眼睛便要废掉了。因为这道刀疤,让这个年轻人看上去有些不好招惹的味道带着起床气爬起来的车前子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句,说道:“死瘟鸡!天不亮就瞎叫等着——今晚就把你炖了蘑菇”一边嘟囔着,车前子一边晃晃悠悠的套上了道袍。原本他是要去茅房方便的,可是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却看到对面师父孔大龙的道房大门开着。“老登儿醒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车前子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后溜溜达达的向着老道士的屋里走去。走到屋门口的时候,对着里面说了一句:“那个谁,小卖铺的李老蒯让你赶紧清帐。瞎子都知道你们俩明铺夜盖的交情,别紧着她一家薅羊毛。拢共就四百来块”说到一半的时候,车前子察觉到屋子里面有些异样。当下他直接走进了屋子,这才发现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柜子、箱子大开,里面孔大龙的俗家衣服已经消失不见。除了那几件衣物之外,所有值钱的物件和身份证件也跟着一起失踪了。“又他么跑路了,老登儿这次又输了多少”站在在一片狼藉的屋子里,车前子也是一阵的郁闷。这已经不是孔大龙第一次消失了,老道士有耍钱的毛病。只要一输钱他就会消失一阵子,可是过了十天半个月之后,他总能带着一大笔回来将赌债还清。问他哪来的钱,老登儿都是笑嘻嘻的说是赢回来的。车前子虽然不信这种鬼话,不过问了几次都没有问出实话,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现在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了,老登儿竟然连自己的身份证件都带走了,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就在车前子准备打电话找孔大龙的狐朋狗友,问问老登儿到底输了多少钱的时候,突然在凌乱的桌子上面发现了一个信封。上面写着——爱徒车前子亲启的字样“老登儿这是让我给他擦屁股”车前子不看也能猜到信里面写着什么,八成就是让自己看好道观,他去想办法化缘还债。不过怎么也要知道自己这位老恩师在外面欠了多少钱,躲在哪里了。就在车前子准备拆开信封看一眼的时候,道观大门口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姓孔的你给我出来!说好昨天还钱的,结果老子等了你一晚上!”“x你xx的别装死!出来今天你就算死也要先还钱再咽气”“孔老道你xxx!赶紧滚出来还钱!再不还钱的话,今天开始你这个王八窝就改姓了”道观门口停了七八辆轿车,从里面下来二十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走在最前面的三个人光着膀子,露出来上半身描龙画凤的纹身。一群人骂骂咧咧的走到了道观门口,一个小混混正要上前踹门的时候,道观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留着寸头的车前子已经出现在了大门口,还没等小混混反应过来,道士手里多了一柄铁锨。对着他的脑袋平拍了下来。小混混没想到这个道士敢直接动手,他连躲避的意识都没有,铁锨已经拍在了脸上。“嘭!”的一声,这人哼都没有哼一声,被打晕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见到自己的同伴挨打,其余的混混都不干了。一边咋咋唬唬的叫骂,一边抄出来出来砍刀、铁棒之类的家伙要过来和车前子拼命。眼看着车前子就要被围殴的时候,这些混混身后响起来一个被烟酒毁掉的声音来:“你们都给老子住手!临出门的时候老子怎么和你们说的?咱们正大光明来讨债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都别动手”说话的功夫,一个皮肤黝黑的光头从众人身后走了出来。见到这个人出现,混混们纷纷让出道来。有了光头刚才这几句话,这些人并不敢造次。斜着眼看了看走出来的光头,车前子坐在了大门门槛上。他也不理会对面这些混混,一言不发在门前的石头台阶上磨着那柄铁锨边缘。光头明显认得车前子,看得出来他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有些忌惮。走到了门前之后,陪着笑脸说道:“小兄弟,今天这事不是冲你来的。你也知道你师父那德行,赌鬼托生的。”说话的时候,光头掏出来一摞欠条来放在了车前子的面前。欠条上面是孔老道的笔记,光头一张一张在车前子面前走了一遍,嘴里同时说道:“从过年的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我这里拿钱。三千五千的帐我就不要了,过万的一共是十五笔帐。最大一笔二十万,最小的也有四万八。加在一起一共是一百八十八万,看在当初你们师徒俩帮过我的份上,我这个放高利贷的都没敢算利息老四、三哥你们过来,让这位小师父也看看孔老道欠了你们多少钱。”听说老登儿这一家就欠了小两百万,车前子很是有些意想不到。这老家伙怎么欠了怎么多钱?往常顶天了也就输个十万八万,这小两百万,把孔大龙他卖了都还不上。这时候,后面两个光着膀子的大汉也都走了过来。两个人分别掏出来七八张欠条,上面都是孔大龙的笔记,一个欠了八十九万,另外一个欠了正好五十万。看着车前子还是不表态,光头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按理说,你对我有恩。前年要不是小师父你,我那个被狐狸迷了的老姑娘差一点就废了。可是我这一大家子人吃马喂的,手下的兄弟都等着钱开响,人家也得养老婆孩子,孔大龙也太不像话了”说话的时候,光头又掏出来一张土地证明来和抵押文书。车前子扫了一眼,这个竟然是他所在道观的土地证明,老登儿竟然背着自己把道观抵押了出去。看着车前子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光头跟着叹了口气,说道:“他从我们手里拿钱太多,拿了还不还,按着规矩我是不肯借的。最后你师父把道观的土地抵给我们了,说好了大上个月还钱,结果一拖就拖到现在”难怪老登儿这些日子一直魂不守舍的,原来是因为这个。车前子心里已经明白了,当下心里一阵发狠,自己和自己起誓,等着找到老登儿的,让他想到耍钱就哆嗦。车前子也不理会这些人,当着他们的面。将孔大龙留给自己信封拆了,掏出来里面的信纸看了起来。上面写着:吾徒车前子,为师受原始元尊托梦,准备前往终南山渡劫成仙。现将道观衣统传与你,望你将道统发扬光大,为师我就算渡劫失败,碎尸万段也算无憾了。如遇钱财等俗物烦恼,可去名片所在之地,寻名唤高亮之人解惑。《穿越了的我又穿越回来了》《苦尽,但没有甘来》《岳两女共夫》《重生之超级剑圣》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920小说网》。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zc-cy.com/wapbook/17129_656577.html
920小说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