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679手游平台 目录共4788章

首页

679手游平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4 8:39

即将更新:第8496章 醒来后

679手游平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zc-cy.com

  2008.01--2011.07  青海省西宁市城北区委副书记、副区长、代区长、区长(2006.04--2009.12西北工业大学项目管理专业硕士研究生班学习;2010.09--2010.12青海省委党校中青班学习)。妇人在旁边见了,顿时生气了,铁青着脸道:“志鸿,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浩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被人欺负了你都肯不出头,干脆,咱俩离婚好了,我带儿子出去过,也好给你挪出地方来,让那小妖精扶正。”“行了行了,别嚷嚷了,为这么点小事,吵什么吵?我去办不成了嘛!”杨志鸿把筷子一丢,满脸的不耐烦,转头问道:“他父亲叫什么名字?”杨浩重新坐下,恨恨地道:“叫宋建国,是农机厂的一个普通车间工人,没什么特殊背景,我都打听清楚了。”杨志鸿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道:“那没什么问题,找到机会,我和刘厂长打个招呼,让他赶紧滚蛋。不过,你也别太分心了,要努力工作,争取干出点成绩,也好让领导提拔你!”杨浩一把将筷子折断,丢了出去,咬牙切齿地道:“爸,工作的事情你别担心,我在单位混的好着呢。不过,要尽快把这事儿办了,我倒要看看,那小子还敢不敢跟我嚣张了。”他们一家人正说着话,门外进来一个胖胖的年男人,男人满头大汗,手里拎着两瓶茅台,几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杨志鸿一眼认出,这人正是农机厂的副厂长周衡阳,赶忙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过去,笑着打招呼道:“衡阳厂长,什么事情啊,看您忙得满头大汗的。”周衡阳瞥了他一眼,这才停下脚步,笑着道:“原来是杨老板啊,刘厂长在楼的包厢里陪尚市长,刚刚喝的酒,觉得味道不对,怀疑是假的,让我赶紧去拿两瓶过来。”说完,他笑着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了楼。“尚市长?是尚庭松?”杨志鸿捕捉到这个信息,心情变得大好,笑着对妻子道:“没想到尚市长也在这儿,今儿可是来巧了,一会儿我得去敬杯酒,你和孩子先吃着。”妇人也很高兴,笑着道:“志鸿,既然刘厂长也在,顺便把浩的事情提一下,你和刘厂长关系很好,这点面子,他总要给的。”“女人啊,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杨志鸿暗自叹了口气,又等了十几分钟,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抓起一瓶好酒,端着酒杯,笑眯眯地来到楼。楼包厢里面,是一个私人性质的小聚会,以副市长尚庭松为首,还有一位主管教育的副市长彭克泉,至于刘先华和周衡阳,以及旁边那个老实木讷的年男人,则完全属于陪衬了。杨志鸿暗自吃惊,原本以为只有尚庭松在,看到彭克泉时,更觉得这一趟来得值了,他赶忙走过去,轻轻敲了敲门,见众人都停下筷子,向他这边张望,才满脸堆笑地道:“尚市长、彭市长,二位领导,打扰了,我过来敬杯酒,两位领导请随意。”说着,他扬起脖子,一口气将杯子里的酒喝掉,脸露出讨好的笑容。尚庭松和彭克泉也都认识杨志鸿,知道他生意做得挺大,彼此之间虽然没什么交情,不过,对方既然过来敬酒,总要给些面子。“好,好。”两人都端起杯子,各自沾了下嘴唇,算是回应了。杨志鸿脸的笑意越浓,又转向刘先华,故作吃惊地道:“刘厂长,原来您也在啊,我也敬您一杯。”刘先华微微皱眉,心里有些不爽,暗想:“你眼里只看见两位副市长,哪里还能发现我区区一个厂长,打招呼时连个诸位领导都不会说,真特么没水平。”他心里有些不痛快,脸却没有表示什么,拿起杯子,浅浅品了一口,把杯子放下,转头和尚庭松说话。见刘先华神色冷淡,杨志鸿心里‘咯噔’一下,马意识到,自己在礼数可能出问题了,他赶忙向周衡阳也敬了酒,不敢再多说话,摆了摆手,点头哈腰地离开了。彭克泉展颜一笑,轻声道:“这杨志鸿倒挺机灵的,很会来事儿,难怪生意做得那么大。”尚庭松笑了笑,却不以为然地道:“生意人嘛,圆滑点也正常,但也应该本本分分的做事情,不能总想着拉关系,走后门。”刘先华笑着点头,举起杯子,轻声道:“尚市长,彭市长,咱们继续喝,难得请到两位领导,一定要尽兴。”这顿酒喝了大半个小时,一行人离开包房,说说笑笑地下了楼,杨志鸿还没走,见众人走来,赶忙前敬烟,尚庭松和彭克泉都摆了摆手,没有接烟。显然,他杨志鸿的面子,还没有大到让副市长对他另眼相看。刘先华倒是接过了香烟,而且很客气地凑去,笑眯眯地道:“杨老板,还没走?看这样子是在等我们吧,有什么事儿?”杨志鸿笑着点头,掏出打火机,帮刘先华点烟,压低声音道:“刘厂长,还真有一件小事情要麻烦你。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前些日子,在单位里被一个穷小子给欺负了,同事都在背后笑话他,到现在我儿子都没法抬头做人。”刘先华愣了一下,皱着眉头,问道:“杨老板,你儿子又不在我们厂,这事我能帮什么忙啊?”杨志鸿凑了过去,压低声音道:“当然能帮忙了,这事情对刘厂长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欺负我儿子的那个小子叫叶庆泉,他的父亲在你们农机厂班,叫宋建国。刘厂长,反正现在下岗的人很多,你能不能把他弄滚蛋?”“杨老板,你的意思是……让我开除宋建国?”刘先华睁大了眼睛,故意提高音量大声的说道,走在前面的尚庭松停下脚步,回头望向这边,眼里满是诧异之色。“啊,不是,刘厂长,您别误会,我只是随便说说,不方便算了。”杨志鸿也是个人精,感觉苗头不对,想趁机开溜。刘先华却招了招手,笑着道:“老宋啊,正巧你在这里,有什么误会,大家澄清了较好。”宋建国走了过来,纳闷地道:“刘厂长,我不认识他啊!”杨志鸿见状,心里是一惊,赶忙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地道:“抱歉,抱歉,刘厂长,宋师傅,这是个误会,误会!”“误会?”尚庭松走了过来,满脸不悦地道:“老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刘先华笑着走过去,悄声的道:“尚市长,是这么回事儿,他家儿子和叶庆泉之间有点小矛盾,闹得不太愉快,杨老板琢磨着,让我把老宋赶出农机厂,帮他儿子出一口恶气。”“胡闹!”尚庭松勃然变色,皱眉看着杨志鸿,声色俱厉地道:“杨老板,你不要以为有几个钱可以无法无天,胡作非为了,这样下去,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杨志鸿登时懵了,满头大汗,吱吱唔唔地道:“尚市长,这件事情的确是个误会,我的本意……”刘先华斜眼望着他,哼了一声,悄声道:“尚市长,咱们走吧,这种人,不值得和他一般见识。”尚庭松冷冷的点了点头,转身对着彭克泉道:“这是什么歪风邪气,小一辈之间闹一点别扭,居然让他这当家长的赤膊阵了,真是太不像话了!”彭克泉也笑笑,附和道:“这人是有点莫名其妙,心胸这样狭窄,还怎么做生意啊!”刘先华微微一笑,转过头,对着副厂长周衡阳道:“回头把合同取消了,和这种人做生意,早晚要跟着倒霉。”周衡阳笑了笑,悄声嘀咕:“这个杨老板,真不知是怎么想的,看去挺精明的人,怎么做出这样的蠢事。”宋建国有些不忍心,小声劝道:“刘厂长,还是算了吧,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儿。”。  穆婉兰乖乖的背过身,弯腰趴在墙,撅起被米色短裙包裹住的翘.臀,那黑色三角内内央已经出现了一块圆形的斑痕,我抵住她那如水蜜桃般挺翘的臀部……“呃……”穆婉兰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捂着嘴,压抑地发出一声呻.吟似得的轻呼。战斗结束后,穆婉兰爬起来,浑身酥软,眼神迷乱,吐气如兰的说道:“小泉,你先出去吧,婷婷估计都等急了,我马过来。”我进到包厢时,菜都齐了,穆婷婷气呼呼的道:“你们两个人怎么回事呀?掉进厕所里了吗!”我呵呵一笑,道:“刚才在外面碰见单位的领导了,陪领导喝了两杯,身不由己嘛。”穆婷婷听见我的解释,仍嘟着嘴道:“那我妈妈呢?”我说道:“她马回来了。”过了没一会儿,穆婉兰推门进来了,她已经洗了一把脸,但脸色还是有点晕红。穆婷婷又埋怨道:“妈,你干嘛去了?个厕所那么久!菜早都齐了!”穆婉兰眼神有点迷乱,撩了一下有点凌乱的卷发,眨了一下眼睛,说:“妈妈遇见个客户,菜来你自己先吃行了嘛。”穆婷婷气咻咻的把筷子在桌一撂,生气道:“叫我来吃饭,自己却跑得不见人!早知道还不如不来呢!”我见气氛有点不和谐,笑道:“吃饭吃饭,菜都凉了。”拿起筷子夹了两口菜,说道:“婷婷,要不,我讲个笑话给你听?”穆婷婷听了笑道:“好啊!小泉哥哥,你快说呀,我想听!”我于是说道:“从前有个太监,下面没了!”母女俩脑子一下子还没转过来,穆婉兰一脸疑惑看着我,穆婷婷则催促道:“小泉哥哥,你快说嘛,怎么下面没了啊?”我嘿嘿一笑,说道:“真是笨啊!太监嘛,下面还有什么。”母女俩恍然大悟,同时脸色羞红,穆婉兰偷偷剜了我一眼,我笑了笑,吃了口菜,说道:“嗯!还有一个。”穆婉兰瞪了我一眼,打断了我的话,道:“小泉,快吃吧,菜都凉了!”婷婷则有点期待的望着我,她想让我讲,又觉得她妈妈在场,不太好意思。我无奈的一耸肩,没有再说了。穆婉兰为我倒了杯啤酒,问道:“今天高启荣下午……表现的是不是很反常?”我点了点头,一撇嘴,道:“是啊,老家伙刚进办公室时乱发脾气,脸色都气的发青,一看是憋了满肚子火!”穆婉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哼哼!他是没想到,最后居然会是我的公司标!”我正与穆婉兰打趣着高启荣的事儿,这时裤兜里响起了手机铃声,我摸出手机,喂了一声,话筒里吴志兵笑呵呵的道:“庆泉,你在哪儿呢?”我笑了笑,低声的道:“和朋友在外面吃饭,志兵,这么晚了有事?”“啥时候吃完?我们几个在惠风堂茶馆喝茶呢,是你家小区外面的那个。你还要多久吃完?孔香芸、凌菲都在这儿呢!你早一点吃完,快过来。”在我接电话的同时,在青阳市碧海蓝天洗浴心的贵宾房里,高启荣和丁幸松正躺在按摩床,两位身着真空装的窈窕美女,正骑在他们身做着按摩。“丁总,这件事……唉!真是不好意思啊!”高启荣一脸歉意的扭过头对丁幸松说道。丁幸松虽然一肚子火气,但高启荣毕竟是资源局副局长,只要他在位一天,他们这些煤老板不能得罪他,只能咽了黄连,干涩的道:“高局,这件事不能怪您,您已经帮了我不少,怪只怪我们公司自己做的标书不够好!”丁幸松皱着眉,心里盘算着一会儿,接着道:“只是穆婉兰那个臭娘们……高局,您说她的标书怎么会做的那么好呢?而且作价方面怎么会和标底那么相近?这不合理啊,她是不是也找了什么人,早摸清标底了?”“她早得到了?应该不会吧……”高启荣思索了一番,皱着眉说道:“吴应宏能拿到,肯定是张海东给他的,但穆婉兰不太可能,之前她一直是想让我帮他,但凭咱们俩的关系,我怎么可能帮她呢,那些件资料,我只透露过你一个人,我也觉得怪啊,那女人从哪里搞到的标底?”丁幸松想了半天也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恨恨地骂了一句,道:“马勒戈壁的,不会是我……或者是吴应宏那老家伙身边的人给泄露出去的吧?麻痹的,难道穆婉兰那骚娘们在我们身边安插人了?”“身边的人……身边的人?”高启荣口下意识的呢喃了几句,突然抬起头,若有所思仰望着屋顶,脸色也逐渐变得有点阴森森的。我陪着穆婉兰母女花吃了饭,了穆婉兰的奥迪,和穆婷婷一起坐在后排,穆婷婷不时用暧昧的眼神斜睨我,让我感觉有点心慌,生怕被前面开车的穆婉兰看出什么端倪来了,一直不敢直视身边的小丫头。倒是小丫头总是往我身边蹭,我一直挪,几乎被她逼到了车门旁,干脆扭头看向外面,心里忐忑不安。穆婉兰说:“小泉,你刚才不是说有几个同学在茶楼等你吗?先把你送过去吧。”我刚“嗯”了一声,穆婷婷说道:“小泉哥哥,喝茶有什么意思,你去我家里玩吧?”我摇头笑着道:“和同学说好了,不去不好,改天再陪你玩,好不好。”婷婷撅着嘴,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穆婉兰将我开车送到了小区门口,挥了挥手,调头带着女儿回家了。夜间的天气已经逐渐转凉,风一吹,枯黄的梧桐树叶唰唰的带着响声簌簌落了下来。我看着奥迪a的尾灯在拐角消失,在马路边点了一支烟,裹紧了身的衣服,快步向不远处的惠风堂茶馆走去。顺着弯曲向的楼梯‘腾腾!’地跑二楼,服务员端着盘子、提着茶壶急匆匆地跑来跑去,忙得热火朝天,大厅里十几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推开雅间的隔断门,发现几个老同学都在里面。我径直走到靠近窗边的桌子旁,见孔香芸跟凌菲正坐在那里抿着嘴边说边笑着,韩建伟与汪昌全在打牌,却不见吴志兵的人影,正疑惑间,不想被人从背后一把抱住,扭过头一看,正是吴志兵,他龇牙咧嘴的对我呵呵傻笑。我笑骂着把他推开,走到桌旁,一屁股坐在靠里面的沙发,扭头对跟在身后的服务员喊道:“给我来杯菊.花茶!”“喝菊.花茶?火气这么旺啊。”吴志兵打趣了一句,慢吞吞坐回沙发,孔香芸疾快乜了我一眼,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安静地坐在对面沙发。凌菲则左手抵在下颌处,目光注视着窗边花盆里的曼珠沙华,静静发呆。日期:-- :。我皱了皱眉,老婆应该是叫那个高大鹏来接她。没过多久,我看到一辆奥迪车停靠在老婆的身旁,她笑着上了车,我看到驾驶座上的人在俯身帮她扣安全带。老婆竟然欣然接受,两个人还笑着说着话,看来不是第一次偷偷约会了。可惜隔得太远,我看不清楚那家伙的样子。我脸色瞬间一沉,心里凉飕飕的,她走这么远原来是怕人知道。我想到那个混蛋帮老婆扣安全带的时候,肯定在偷看她的胸部,我恨不得冲上去把她给揪出来。我望着奥迪车开始启动,我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车里。“师傅,跟上那辆车。”我急忙指了指道。“小伙子又是你啊,挺巧的。”师傅认出了我刚下车,不过他看我脸色不好,没有再说什么。“师傅麻烦你跟紧了。”我没想到这么巧,刚下了车,又被我拦到了同辆车。我没心情和师傅闲聊,拿出了手机拨打老婆的电话,我其实很希望她能主动的向我解释,我不断的拨打他的电话,想要看她怎么说。电话拨过去,我隐约看到前面奥迪副驾驶座上的老婆接了电话,还示意驾驶座上的男人不要说话,她没想到我在后面的出租车上,把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电话接通,我强忍住心里的愤怒,语气平淡的问她在哪里的?“在家睡觉的,昨天有点累了,老公你在哪里的?那边怎么有车响。”老婆电话里回答道。我脸色有些难看,老婆果然一直在撒谎,我一想到她当着那个男人的面,竟然谎称在家睡觉,来骗自己的丈夫。如果老婆和对方不熟悉,会坐在后排,而现在她坐在副驾驶,又当着那个男人的面,说她在家睡觉,两人的关系很可能已经非常的亲密。我一想到老婆坐在副驾驶,穿着那条紧绷性/感开叉很高的裙子,坐在驾驶座的男的只要稍微一瞥,就能看的一清二楚,依他们俩的关系,很可能那个男人一手开车,另外空出来的手正在用手抚摸着她白/嫩的大腿,或者更甚者,那手已经摸进了她的大腿里面。我脸色铁青,心里很愤怒。一想到老婆今天特意穿着的黑丝裤袜,我突然心里一惊,想到了一个不妙的事情。上一次老婆被突然叫走去加班,隔天在商场里我看到了秦主任,我心里就断定她那天裤袜被抠破,沾染上男人的精/液,是那个秦主任。现在想一想,她那天很可能是谎称加班,把我扔在餐厅,出去约会的对象,是这个高大鹏,而不是秦主任。如果不是舒雅的帮忙,调取了她的通话记录,我到现在估计还蒙在鼓里,认为那天和她发生关系的肯定是秦主任。现在想想,那天晚上的男人应该就是他,今天的奥迪车主,高大鹏。而高大鹏和那个短信男有过频繁的通话记录,我不敢再往下想去。我的心一片冰冷,越往下想,我越是感觉老婆和短信男早就有过关系,而高大鹏只是第二个接手的罢了,难道她是短信男介绍给高大鹏的,玩过老婆身体的人不止是短信男,还有这个高大鹏。我一想到她在我面前如此的羞涩,清纯,而在外面竟然不止和两个男人发生过关系,搞不好还是P,我的心就犹如刀搅的一样,疼的让我无法呼吸。我没有心情说话,在电话里说了一声没事,就挂了。“小伙子,你老婆可是集合了万千男人的幻想与一身啊,不过听我一声劝,女人如果不忠了,就趁早离开,要不然你就完全放开,在外面也养个小老婆,大家各玩各的,如果你内心放不开,那个事会把你折磨疯的。”中年司机有些感叹道。“你见过我老婆?”我皱了皱眉道。“刚刚上了奥迪车的应该是你老婆吧,我刚刚还想超车去接你老婆的,没想到她在等那辆奥迪车。”中年司机嘿嘿一笑。我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还要靠他,我肯定立即下车。看得出来中年司机对老婆也非常的感兴趣,说道老婆的时候,从他的语气中透着兴奋,我心里非常的不爽。一想到门卫的老王,出租车司机,在心里肯定都在幻想着她,她的穿着从背后看确实惊心动魄,黑丝修长的双腿,是那么的修长,被裙子包裹的圆滚滚的翘/臀,惊人的有弹性,踩着高跟鞋后更是凹凸有致充满着浓郁的女人味。我一想到那天晚上的被扣破的裤袜,以及我在后面粗/暴进入时她脸上的表情,就忍不住浮现出坐在主驾驶座的秦大鹏。他的样子我没有见过,不过我脑海里却浮现出类似秦主任以及隔壁老王,出租车司机的模样,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在后面侵犯老婆,而她呻/吟,娇/喘求饶而又配合的场景。这样浮现出来的场景,让我的脑子快要炸了。“兄弟,他们停车了。”中年司机开口道。我急忙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前方奥迪车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酒店旁,我心里一寒,偷/情都这么小心翼翼,怪不得我一直没有发现。我付了车钱就把司机打发走了。“小伙子这个送给你了,或许有用。”中年司机随手递给我一个扳手,我看了一眼确实需要,正打算掏钱,司机挥了挥手,开车直接走了。我把扳手放进包里,快步走进了这个酒店里,我不知道他们两个去哪里了,先一步到了前台那里,扬了扬包装作一脸焦急的样子。“美女你好,刚刚进去的两个人包忘记了,我是他们的司机,里面有重要的文件,你看他们在哪个房间,我要尽快送过去。”我装作着急的样子,并描绘了一下老婆的长相,对于那个男人我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只能尽可能的说起老婆的模样。我不知道老婆在哪个房间,只能通过前台。我担心前台会打电话过去求证一下,不过我明显过虑了,前台只是扫了我一眼,加上对老婆记的很清楚,就告诉我,并顺手指了指,告诉我去那边坐电梯。我道了一声谢,快步上了电梯,在电梯里我的心跳得非常快,心里很复杂,我只在电视里看过捉奸,没想到我也有今天,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到了八楼以后,我很快找到了,我强忍着一脚踹开的冲动,先把手机调成振动模式,然后打开了照相机功能。我的脸色很难看,因为凑近门口的位置,我就能听到隐约间的女人呻/吟的声音,我的心像是被刀搅了,疼的让我几乎要窒息。我不敢在门口徘徊太久,我怕保安突然上来,到时候就前功尽弃。我只有一次机会,担心会搞错。我先拨打了一下手机号,尽管我隐约间听到的呻/吟声,确定很大可能是老婆发出的。我电话拨过去,过了大概一分钟,她才接通。“喂,老公有什么事情吗?”老婆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和散漫,好似用力过猛之后,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心中一寒,一想到她和高大鹏一进房间就迫不及待的脱光衣服,地摊上扔的到处都是她的衣服,她一手接电话的时候,身上还被高大鹏压着,慢慢的耸动着,使得她说话都慵懒无力。,小美女见我想要脱上衣,把头转了过去,轻声说:“我叫苏小洁,你呢?”我把毛衣拔下来,趴在床上,这一动,身上又有些疼,我吸着凉气说:“我叫陈凯,好了。”我趴着看不见苏小洁脸上表情,只是听见她在那边把热水倒在盆里,然后洗了洗毛巾,把药水破开,然后……就没了然后。我等了半天,感觉她站在后面好久了,还是没动静,我转过头去,正好看见她一脸纠结的看着毛巾,还有药水,见我扭头,她弱弱的问我:“那个……这该怎么弄?”我晕,这一脸的无辜啊,弄的我好无语。我无力的转头去,趴在床上说:“这用热毛巾,肯定就是为了促进血液循环,你先抹药,后来在用热毛巾捂捂,擦擦就好了。”苏小洁听见之后,弱弱的噢了一声,过了一小会,我感觉背上一凉,然后就是一个柔柔软软的东西摸了上来,有些疼,但是更多的是爽,我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似乎是听见我叫唤,苏小洁俩手微微一颤,然后问我:“疼吗?”我有些尴尬,因为她这么一给我弄,让我想起了毛片上看的推油,我下面不安分的硬了起来,我趴在床上,杵的难受,就尴尬的抬了抬屁股,可是苏小洁惊讶的说了一声:“疼吗?”尼玛,这妹子到底有没有这么单纯,我真不知道那次是怎么在嘉年华里面见她的,是不是装纯啊?我只是撅着屁股,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倒是熟稔了起来,这丫头似乎是有按摩经验,那双手除了一开始的放不开之外,现在初了给我擦药,还顺便的又按又捏的,有时候似乎是按到穴位,我忍不住的哼哼着。苏小洁在后面不知道咕哝着什么,不一会,她帮我擦好了药,然后用热毛巾帮我擦了擦,等到了我腰间之时,她轻声说了句:“好了。”我趴在床上,浑身软绵绵的,那感觉说不上来,轻飘飘的,懒洋洋的,一身轻松,见我这样,后面的苏小洁轻声笑了笑,说:“陈凯,不要总对着电脑,对身体不好,好了,你先别起来了,我走了。”当时我身上真的像是被抽干了最后一点力气,舒服的不像是样子,所以小美女苏小洁给我说这话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嗯了一声,直到她推门离开,我才意识到,操,到嘴的水灵白菜,又跑了!!关键是,我还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我赶紧爬起来,追了出去,可是门口的电梯已经显示到了楼,我踢着拖鞋往下追,可是到了楼底下,夜风习习,哪里还有小美女苏小洁的影子!我恨不的抽自己几巴掌,这到嘴边的艳遇怎么又错过了!这妹子这么水灵,又是那地方的,玩个一月情什么的该有多好!我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慢吞吞的回到楼上,将整个人扔在床上恨铁不成钢的用枕头捂住自己的头……接下来的这些天,我一直心慌慌的,生怕连皓找上门来,或者是丨警丨察踹门而入,我特意留意新闻,看有没有说什么青年在酒吧外面被打死了。可是连皓死的新闻没看见,倒是出现了一个让我心花怒放的消息,我考的那个职位,第一名因为作弊,成绩取消,然后名次往前递,本来是第四的我,现在成了第三,也就是说,我进了面试!这个消息让美的让我发狂,这些天我一直在想那天约炮未遂的大长腿还有水灵大白菜苏小洁当然还挂念着连皓那事,可是知道这消息,我这几天的郁闷一扫而空,当天自己出去点了几个啤酒喝的醉醺醺的,回家像是个傻逼又跳又笑。面试的时间是二月份,年后了,不过过年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操蛋的事情,从小是孤儿,除了那个现在在德国留学的没丝毫血缘的姐姐,我在这社会上,没有啥亲人。小时候我还跟着收养我的那个老头子在村里混,等他百年,我就去了福利院,再后来,我几乎是凭自己努力上完了大学,最苦的时候,我和在德国的那个疯女人一起捡别人吃剩的饭。日子在一天天过,和我合租的那些人陆续回家,眨眼间就新年了,过年的当天晚上,我自己弄了一瓶衡水老白干,买了点熟食,拎着东西在路上走的时候,天下雪了,看着漫天雪花,还有那暖融融的窗火,我心里有些发酸,这万家灯火,没有一盏是为我而亮。回到家,一边喝着酒,一边想着看看德国那位上没上qq,可是发了几个消息后,没人回我,心情有些失落,看哪哪都是悲凉,不知不觉那瓶老白干被我自己喝光了,后来意识不清晰,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天起来,头痛欲裂,我拿手机看时间的时候,发现有几条信息,都是大学还有高中的朋友,不过有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认识是谁的,就发了一个新年快乐,估计是哪个人换号没跟我说。那些伤春悲秋的事就不说了,眨眼就到了面试时间,面试时候,我穿上正装,对着镜子里那棱角分明的人喊道:“加油!加油!”到了面试地点,那年龄段从到都有,不少人拿着书在那念念叨叨紧张的很,把我弄的也紧张兮兮。一个个的来,等开门穿着职业装的那个妹子喊了一声:“李翔,下一位陈凯!”的时候,我心里才有些发慌。关键是那个李翔垂头丧气出来就是嗷呜一嗓子哭了,弄的我更没底了。我哆嗦的进到面试的屋子里,房间正中有一张桌椅,周围是半包围的面试管,远远的坐在那里,尼玛除了一个男的,清一色的娘子君,我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坐在椅子上,脸上挂起微笑,抬头看的时候,呆住了。这尼玛不可能!怎么会是她!那正对着我的那个女的,怎么会是大长腿!!!!我吃惊的看着大长腿,但是大长腿好像是不认识我一样,张嘴就对我说:“先做下自我介绍吧。”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这狗血的事,大长腿居然是面试官之一,看她坐的位置,好像是地位挺重要的,我当时脑子都空白了,直到出来,我才稍微回了回神,至于面试的过程,我只想说声“**!”除了我专业的心理学,关于监狱的一些事情,我是一点不知道!哎,关键是还有大长腿,我知道她的丑事,怎么可能让我通过面试。生活,总是爱开玩笑的,给你一个希望的同时,会狠狠的给你一巴掌,让你认清这世界到底有多么残酷,反正我活了岁,好事什么也没摊上过。回家开始找其它工作,这公务员实在是太难考,我准备先工作了,然后准备一下省考,国考实在是太难了。不过这工作哪有这么好找,在我想着要不要去当销售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对面的语气有些冷,是个女人的,“是陈凯吗?”我说:“恩,我是。”“你被录取了。”然后就是啪的一声,对面挂了电话。这娘们明显是性冷淡,说不定还在更年期,不过现在我已经不再注意这些细节,因为,那娘们告诉我,我被录取了!!本来以为没戏了,但是谁想到,到后来,还能闹这么一出,那个更年期女人刚给我打完电话,我手机就收到一个短信,晚上六点,上次那个上岛咖啡厅,不见不散。《荣莹》《神秀天师》《岳两女共夫》《皇后又打朕》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679手游平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zc-cy.com/wapbook/17777_308778.html
679手游平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