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级彩票 目录共8281章

首页

超级彩票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1 8:39

即将更新:第4440章 醒来后

超级彩票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zc-cy.com

  她称,菲律宾方面曾提出不管菲律宾和中国有什么分歧,都不会妨碍两国双边友好关系得到总体积极的发展,并且两国还将在深化合作抗击疫情,包括疫苗合作以及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这些方面进行合作。。迷彩服瞪了司机一眼,粗声粗气的道。司机看看迷彩服,再看看被扔下车爬在一起的三个光头,张张嘴,又闭上,苦着脸发动了车。对于貌似比光头还暴力的迷彩服与李小亮,车内的人连嘀咕也不敢,只是目光闪烁的向这边看两眼,又慌乱的转到别处。迷彩服坐到了李小亮的另一边,换位子什么的,根本不用迷彩服开口,周围的人不是因为没地方坐,估计早闪开了。林玉芳已坐直了身体,脸红红的向迷彩服致谢。李小亮心里不舒服,自己多少也出力了吧,林玉芳居然没谢他,好象他做这些理所当然一样。迷彩服呵呵一笑,摆了下手,不在意的道:“不用谢,我就看他们不顺眼。我叫郑国,哎小子,你也练过吧,同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李小亮呆了呆,摇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郑国瞪大眼睛,一指林玉芳道:“你别说不认识她,那三个垃圾明摆着是找她的,你会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不相信我?”“不是这样的。”说话的不是李小亮,而是林玉芳:“小亮真的是我刚巧碰到的,不过那些人是坏人,他们,他们是……”说到这里,林玉芳又吞吞吐吐了。郑国看看四周,似乎明白林玉芳是有话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说,便点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啊,小子,你叫小亮?呵呵,你是学生吧?”郑国把话题引到了别处,李小亮当然不会傻的不明白。两人说说笑笑,天南地北的乱侃。李小亮的知识面广,什么都能聊几句,到后来聊到机械车床,边上的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也有了兴趣,插起话来。三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平罗县城。下车后,几人还约着去喝一顿。那戴眼镜的中年人,自称是玉江市丰收机械厂技工,叫赵西明。与李小亮谈的火热,一时不想离开,郑国请客他也没客气,也一起进了酒店。对于赵西明,李小亮与郑国倒不反感。在车上,赵西明没有站出来,但李小亮明白,如果林玉芳不是他认识的人,估计他也不会充英雄。毕竟人有避凶趋吉的本能,人到中年那份热血冲动少了,也明白自己量力而行的道理,赵西明一看就是那种技术型的文化人,没有能力对抗彪悍流氓。林玉芳对众人心存感激,又胆小怕事,期期艾艾的把事说出来,李小亮郑国他们也只听明白了一个大概。大体上就是林玉芳被骗了,对方骗了林玉芳的钱财后还准备把林玉芳卖掉,结果林玉芳找了一个机会跑出来了,后来碰到了李小亮。李小亮暗为林玉芳庆幸的同时,心里又一紧。虽然林玉芳说的模糊,但从今天碰到的这事上来看,对方的组织不但大胆妄为,做事严密,而且能量不小。记的事上那戴墨镜的光头可是说过车站通知的话,如果防人逃走能通过通知的手段来阻止,这些人的背后一定站着一个大人物。骗人钱财的方式又是金字塔式的结构,很有可能是现在刚刚兴起的传销。虽然国家已有打击的趋势,但还没有明文下来。如果这个骗钱方式与黑帮结合起来,那危害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了。再说,从林玉芳的身份上看,这伙人的目标已瞄上了农民。还好林玉芳上过两年小学,如果她大字不识,连回家的车都不认的,想逃都不可能。现在的农民又有多少识字的?再加上他们本性纯良憨厚,容易相信人,又有些农民特有的狡黠与欲望,很可能人人中招。下林村会怎么样?义父李忠军又怎么样?李小亮突然心里慌慌了……感觉一阵风暴即将来临,而且今天自己也露脸了,以后少不了麻烦。郑国与赵西明似乎也想到了一些东西,也沉默起来。啪!郑国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恼火的道:“原本以为玉江是个很朴实不错的地方,没想到居然有这样肮脏杂碎,这绝不能放过。”郑国并没有说自己的具体身份,只是隐约的说自己是吃公家饭的。从身手上,李小亮已知道郑国不简单,他猜着郑国很可能是丨警丨察机关的人。赵西明看了眼郑国,摇了下头,他大概认为郑国太年轻,便道:“郑国兄弟,这种事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也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可以解决的,有些事虽然令人气愤,但咱们却不是救世主,也没有救世主的能力,能让自己人不受伤害,这才是最重要的。”赵西明明哲保身的话,李小亮有些不认同,不过想想自己现在,也只能把这份不认同放在心底,心里暗暗下决心,如果下林村的人还有被骗的,一定想办法救出来。郑国横了赵西明一眼,语气不善的道:“老赵,我就看不起你这种人,如果人人都象你这样,那些混蛋只会越不越嚣张。他们现在这样,也都是你这种人惯的。”赵西明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的话对方听不进去,也就不言语了。郑国却不想就此作罢,冷哼一声道:“如果人人都啥事不管,今天咱们也不会在这里喝酒。这事我是管定了,如果把这伙孙子搞进去,还当个屁公务员。小亮,咱们两对脾气,你要不也同哥一起干吧。”李小亮心说,这话杂听着同要入伙梁山似的,也太不靠谱了。他苦笑了一下道:“国哥,只要你说了,我当然愿意跟你干。虽然就我一个人,但咱也不含糊。不过这除黑打恶之类的事,还得动用官方力量比较有效果,毕竟他们名正言顺。”郑国愣了一下,端起酒杯,拍了拍李小亮的肩膀道:“是哥欠考虑,你还是个学生,这事你帮不上啥忙。不过你这兄弟我是交定了。”说完一饮而尽。李小亮也举杯喝掉杯中的酒。之后三人再不谈这事,一顿饭吃的虽不是兴高采烈,但气氛也不错。郑国与李小亮的关系倒是越来越亲密,赵西明倒也是自始至终面带微笑,没有什么嫉妒或别的想法,他就是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人。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已是下午四点左右。李小亮与林玉芳还要有十来里路要走,便向郑国赵西明告辞。郑国本想送李小亮回去,但他酒喝的不少,被李小亮推辞了。不过分开时,郑国拉着李小亮的手说如果有事,让他去县武装部找他。李小亮才知道自己猜的有些出入,没想到郑国不是丨警丨察机关的,而是武装部的。他对武装部没啥概念,只知道与民兵有关,自己找他帮忙的话还真不知道他能帮什么。不过,他觉着这多少也算县城里的一个官方朋友,有事指不定真能用上。去车站的路上,林玉芳紧挨着李小亮,眼睛不住的四处看。李小亮以为她想逛逛,再看看时间还不算太晚,便说:“嫂子,要不咱逛逛再回家?我这里有钱。”林玉芳却摇了摇头,有些紧张的道:“小亮,咱还是快回去吧,这里也不太安全。”李小亮这才意识到林玉芳不是想逛街,而是有些紧张。他想起三个光头,不由问道:“嫂子,你是说,平罗县也有他们的人?”。  “谢谢区长。”丁远森也没有推辞,接了过来。一次自己一手导演的成功行动,却连嘉奖名单都不配上?二十块钱法币也还算可以了,这一时期法币的购买力还算比较高的。问题是,自己的功劳眼睁睁的被人抢走?丁远森从来不是那种吃了亏还要忍气吞声的主。有仇不报是傻子。劣势是,自己在上海区一个朋友没有。徐满昌虽然只是个小队长,但耕耘良久,两区长都有所顾虑。优势是,至少翁光辉看起来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当然,一旦出了事,第一个抛弃自己的,也一定是翁光辉!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还是当自己的助理审查官。可巡捕房早晚都会找到自己的。别人出事了,力行社还会出面交涉,但自己这个新人?“回来啦?”一回到宿舍,吴开明正在那里抽烟:“小丁,听说你们把高乐田给解决了?”“你也知道了?”“这有什么不知道的,高乐田的死讯传来了,一小队又集体出动,你还暂时调了过去,不是你们做的还有谁做的?”吴开明笑着说道:“我来猜猜,报上去的嘉奖名单里,没你的份吧?”丁远森一怔:“你怎么知道的?”“你不是徐满昌的人啊?”吴开明一脸的不以为然:“咱们上上下下谁不知道,自从徐满昌当上了这个小队长,整个一小队全都是他的人。温义雄还是他的把兄弟。就那个小虎,是他远房亲戚的孩子,进去了,被他当个下人一般使唤。”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咱们一个小队,按理说是七个人,正副队长加五名队员,可是一小队呢,生生被他搞出了十二个人。”丁远森皱了一下眉头:“中队长也不管?”“管?区长都管不了。”吴开明撇了下嘴:“一小队资料最老,戴处长亲自嘉勉过的,本来多少有些特权,再加上……算了,算了,不说了。”看他欲言又止,丁远森摸了摸口袋:“走,咱们吃饭去。”“哟,下馆子?”“下馆子。”“可以,你小子有钱啊。”“这不,刚弄到一点钱,咱们成舍友到现在,都还没在一起喝过酒呢。”丁远森来到这个时代,也逐渐了解到,特务的生活,可远没有电影电视里说的那么舒服,整天大鱼大肉的,尤其是像他们这样的底层特务。薪水低,福利几乎没有,就连牺牲了的抚恤金不光少得可怜,而且没有一年半载的批不下来。还有住的地方。底层特务四个人一个宿舍,丁远森这间运气好,暂时没有新的特务住进来。狭小的空间里,挤着四个人,那环境可想而知。可那有什么办法?酒是个好东西。感情能不能够增加两说,但喝酒的人喝着喝着肯定话会多起来。嘴上没把门的,一些原本不该说的话,也会秃噜着就说出来了。吴开明来力行社一年多了,虽然还只是个底层的小小特务,但知道的事,究竟要比丁远森多的多了。喝了几杯酒,他的话也不出所料的开始多了起来:“你可别小看徐满昌,他可是有来头的,他是吴广利的门生。”“吴广利又是谁?”丁远森对这些人实在是不了解。“青帮的,按照辈分来说,是‘悟’字辈的。”吴开明娓娓道来:“大通悟觉,上海滩三大亨,黄金荣其实是没辈分的,因为他没师承啊。按照帮规,他是不能收徒弟的。可黄金荣聪明啊,不收徒弟,收门生。杜月笙呢,是悟字辈的,三大亨里,辈分最高的,是通字辈的张啸林。吴广利拜的老头子,就是张啸林,所以算是悟字辈的,这么说来,他倒和杜月笙辈分一样,平起平坐。只是杜月笙的势力远在他之上,吴广利自然不敢以平辈自居,杜月笙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他。”丁远森这才算了解了。原来徐满昌背后是有帮派份子在那撑腰,而且是和杜月笙辈分一样的大流氓头子。吴开明喝了盅酒,又继续说道:“徐满昌不光是吴广利的门生,还和他沾着亲。你也知道,咱们在上海工作,随时随地要和青帮的打交道,就连委员长不也……吴广利一些不想亲自出面对付的人,往往会借助徐满昌掌管的小队,让力行社的人出面,徐满昌就是凭借着这层关系,看起来整天笑嘻嘻的,其实谁都不看在眼里。前任马区长,和现在咱们的翁区长,其实早就对他看不顺眼了,但就是因为吴广利的这层关系,所以对他无可奈何。”因此,前任区长和现任区长,对他能够采取的,只是压制住他,这样既不得罪了吴广利,又能够让徐满昌不至于权利再进一步增大。丁远森有些头疼了。怪不得翁光辉要通过自己的手,来对付徐满昌,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里面。自己个屁大的小特务,怎么对付徐满昌?丁远森忍不住又问道:“我听说,咱们翁区长和徐满昌有些不对付?”他这其实也是在试探。吴开明笑了笑:“你听谁瞎说的,咱们翁区长怎么可能和一个小队长有矛盾?”这一听,就是言不由衷的话。“伙计,给我们再加一道笋干肉丝,再来一壶酒。”丁远森大声说道。吴开明这才觉得满意,等到酒菜上来了,压低声音说道:“我这也是听人说的,你听听就算了,可别传出去了。那还是三年多前的时候了,那时候,咱们还是叫上海站呢,翁区长接任了上海站站长的位置,一上任,就遇到了一个案子……”年上海法租界的丨警丨察搜查了红党的一个地下据点,查获的材料中有一份红党的报告,报告中叙述了江西省红军的部署和装备及其他军事情况。法国丨警丨察署的中国侦缉队队长范广珍是青帮成员,也是戴笠的秘密特工。他把这份绝密情报送给他的顶头上司、上海站站长翁光辉。翁光辉意识到这份文件极为重要,决定不向戴笠转达这一情报,准备把这份极端重要的情报直接送到委员长手里。他得知当时有一艘中国军舰在上海造船厂检修,便决定借用这艘舰艇,直接把它驶往九江,然后在那儿登陆到庐山,亲自将报告送给庐山的委员长。当翁光辉乘坐的军舰一离开上海,他在上海站的一个部下就向戴笠报告了这一情况,戴笠闻知怒不可遏,立即下令准备好一架飞机,以最快的速度从南京飞到九江。令翁光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乘坐的军舰驶入九江港时,戴笠率领一支特务分队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军舰一靠码头,戴笠立刻命人上去把翁光辉扣押起来,不仅搜走了翁光辉视若珍宝的秘密报告,还威胁他,要对他施以酷刑。后来在戴笠虽然没有杀掉翁光辉,但撤了他的职。翁光辉是黄埔三期的,和军中不少人关系不错,在他那些同学的斡旋下,最终写了一份保证书,戴笠这才将他官复原职。。要说彻底化解或袪除它,我也没有方法。解蛊要找到下蛊的人才可。这么多年过去,要找到下蛊之人谈何容易,即使能找到,对方能否承认,还未可知。即使承认,愿为你解蛊否,还是另说。我倒有一个压制它的方子,你可以试一试。听李老说不能彻底化解,我心里便咯噔了一下,听到李老说可以压制,我心里便有燃起了生的希望。看着李老在一张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了三行字,我初略地看了一下,没几个认识的字,于是便请教李老。李老说,这三行是三种药。第一行是,陈放了五十年的香灰,只能多,不能少,少了没用。第二行是,生长了百年的香樟木的树根。第三行是,黄大仙的胡子。黄鼠狼活五十年,即为妖,民间俗称黄大仙。前三样药材,以八佬符灰为药引子,煎服即可。八佬符李老家中便有,是祖上伟承下来的。听他说完,我千恩万谢,同时,心里又忐忑不安。百年香樟根倒时好办,老家的青岗寺中就有几棵香樟,据说在建寺之时便种下了,那不是有两千多年了?至于那五十年的香灰,或许庙中也有。至于活了至少年的黄大仙,那还真是难以寻觅啊!集齐一样是一样,我决定先回老家把香樟根与香灰办了再说。于是我跟李老讲了我的想法,他自然赞成。从号诊室出来之后,我立即打了老板牛林的电话,说老家有事,要请假回趟家,可能要个三五天。牛老板虽有点不开心,但还是批准了我的假期。当天下午,我便坐上了从惠州往无为县城的火车,开始了我的寻药之旅。今天,我回老家只要八九个小时。早上九点多上高铁,下午六点多就能到无为县城。然后叫个滴滴打车,大约再坐两个小时的车,就能到我的家乡——梅竹自然村了。但八年前,尚无高铁,只有火车,要坐二十多个小时。如果不是心中着急,我还是蛮喜欢坐火车的,躺于卧铺,望向窗外的乡材、城市、山川,一簇一簇的滑过眼前,脑子会自然地放空,什么都不想,有一种了无牵挂的自由感。这是以前坐火车的感觉,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回那种自由感,无论身处何处,这天牛蛊都如附骨之蛆般附在我手背上,无论身在何时,这天牛蛊每月都会带给我两次生不如死的剧痛。只求马上回家,马去青岗寺寻得香灰与百年香樟根,至于那黄大仙的胡子,尚无下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时至十月底,从广东北上安徽的人很少,所以上车时很轻松,没有春节时的那种可怕拥挤,走进三号车厢,爬上我上铺,期待着能好好睡一觉,毕竟还要在车上打熬二十一个小时。想一想还真是蛮长的时间,醒着比较难熬,睡着时间会比较快。但越是想睡,越是睡不着。只好坐起来,看看手机,看看床下过道来来回回走过的人,听听其它卧铺上人轻轻的谈话声。我的最下铺是一个年轻的妈妈与七八岁的男孩,那位妈妈在小声地哄孩子。那孩子似乎是在要手机玩游戏,那妈妈在小声地解释不让他玩的原因。那孩子还算乖巧,只是撅着嘴,也不哭闹。中间铺的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板寸头,黑色连帽卫衣,黑色运动裤,从我上车开始,便看到他一直在看手机,一会儿用手划一下手机屏。他似乎感觉到了上面有人在盯着他,还抬头冲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原本我还有点尴尬,看他这么自然地打招呼,我便也给他回敬了一个微笑。然后就攀谈了起来。从谈话中我得知,这男孩姓陈,是惠州仲恺区的一名人民卫士,这次回家是被妈妈逼回来相亲的。说是有一个百年难得的好女孩,必须马上回来,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说起这些,满脸的无奈。很多的家长就是如此,分不清自己与孩子的界限,分不清哪些是孩子该负责的人生,哪些是他们没有权利负责的人生。不过有时候,我却也觉得,有父母管着你,为你安排,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这就像钱钟书讲的话,人生就是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人生万事,如此而已。不一会儿,下铺的那男孩不知怎么的,突然哭了起来,只是流着泪默默地哭,那妈妈一见到孩子哭,变得很紧张,可能是深怕孩子哭声大起来,会影响到别人休息吧!我便也没有太在意,继续与小陈闲聊。就在我与小陈聊天时,我们不经意地偶尔会四目相对,我的脑子里会时不时地传出那种机器人般的声音。信息稍纵即逝,多种多样。“我妈妈真是的,今年叫我回家相亲,这都是第五次了,这是要闹哪样!”。“希望那姑娘真如我妈妈所说吧!”。“床下这对母子好怪,上车这么久,从没见男孩讲过话,这妈妈还偷地掐孩子的腿”。他脑子里还闪过一幅一幅与相亲对象相处的画面,还有他对那些相亲对象的评价,基本都是负面评价从那些画面里,我真心觉得这个小陈真的是个钢铁直男,完全不懂得女孩的心思。人就是这样,有些事熟视无睹,看过了也不放在心上,结果经人一提,却就放在了心上,若隐若无地闪现。读取到了小陈头脑里对下铺母子的置疑,多也忍不住朝下铺多看几眼。越看,越发觉得有异。比如这妈妈从来不抬头看人,似乎是有意不让人看见她的脸,并且似乎也不让这男孩抬头看其他乘客。偶尔男孩抬头望向其他乘客,这妈妈就会指着男孩手里的那本书——我从来没见男孩翻过那本书,只是那么挡在身前,隔断了下铺对面的乘客视线。因为留意听,这才听到了一些妈妈指着手机屏对孩子说话的内容,原来这妈妈并不是在告诉孩子手机游戏不能玩,而是指着一些好吃的美食的图片,说到了站就给他买,还有各种玩具,她也都会给他买,她以后会好好疼爱他的。这妈妈的话,乍一听,没什么毛病,但仔细分辨,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具体怪在哪里又说不上来。后来我才想明白,奇怪的是她讲话的神态,虽然她做出了很多亲昵的动作,比如抚摸孩子的头发,整理孩子的衣服,但身体语言总是试图与孩子保持一点距离,屁股明明紧挨着的,但两个人的上身都会下意识地往相反方面拉开。而正常的母子不可能如此,那怕嘴上使劲争吵,身体下意识的语言都会是亲近。难道他们不是母子?难道这女人是人贩子?我知道我这猜测有点神经质,必须要有更多的证据才能支持。我需要听到她或孩子的心声,我必须想办法让她或他与我四目相对。虽然我不信佛,但我相信善恶终有报。小陈似乎也看出了我时不时地在偷看下铺母子,也冲我朝母子俩方向使眼色,意在告诉我,这对母子不太正常。我也冲他点点头,示意我也如此觉得。我故意小声地问小陈:哎,兄弟,我手机没电了,忘记了带充电线,你有么?,按照陆长生的交代,他是从刘大明的侄儿刘流嘴里得到这消息的,那晚喝酒的时候,酒后失态,才会一时说漏了嘴,让很多人都提前知道了消息,第二天上午单位召开的挂职动员会议,大部分人心里都有数,那会议其实就是为了秦书凯开的,因为挂职人员的名单是早就定好的。田主任的表情铁青的有些怕人,朱爱国忍不住摇头说,老田啊,事情我是给你调查清楚了,底下到底怎么处理,就看你的了。田主任冷冷的笑了一下说,在怎说,孙猴子再狡猾还能翻出如来佛的手掌心?这个刘大明既然狗胆包天,我要是不给点厉害给他瞧瞧,他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朱爱国瞧着田主任那发狠的模样,并不吭声,只是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慢悠悠的点上,在朱爱国的心里以为,这件事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想必田主任应该会推翻刘大明所作的决定吧,秦书凯那个愣头青肯定是不用再被刘大明算计下乡了,不知道田主任心里最合适的下乡人选到底是谁呢?人生最吸引人之处就在这里,在谜底没有揭开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正因为所有存在的未知,日子才会过的更加有滋味,连朱爱国也没想到,田主任对此事的最终处理结果,远远比他想的还要果断,利落,让刘大明几乎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挂职工作,按照市委和县委的统一部署,有条不紊的向前推进。刘大明把本单位的秦书凯报上去后,认为那是铁定的事实,所以很是得意,也就很是风光,那天在党组会上,建议秦书凯作为单位的挂职,没有任何阻碍的通过,让几个副职看到了自己说话的份量,所以这几天另一名副主任胡长贵对他显出了特别的尊重。同单位为官,都是副职,但是,说话的份量是很不一样的,有的人说话在一把手主任面前那是一钱不值,说明主任没有把这个人当回事;有的人说话,一言九鼎,在发改委,有此份量的人现在非刘大明副主任莫属了。机关的人,别的本事没有,见风使舵的本事是一流的。很多人看到之前流传的小道消息通过党组会变为现实,就感到刘大明现在的位置是越来越重要。于是,别有用心的人,就带上不菲的礼物,到刘大明家里说是汇报工作,其实是希望得到关照。昨天晚上,副主任胡长贵也到了刘大明的家里,向刘大明汇报说,下午因为分管科室的业务过于繁忙,陆长生不能胜任,于是向田主任做了汇报,却被田主任批评了一顿,希望刘大明出面帮助,给增加一个人手。这么说,那就是告诉刘大明,你的马子王娟不上班或者说上班不出力,所以无人干事情。刘大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胡长贵也是副主任都向自己汇报工作,这才是做领导的感觉。他慢条斯理的回答说,老胡,田主任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一把手主任是做大事的,这些芝麻小事肯定不会问。再说,科室的工作,邱科长身为领导,总不能整天不干事拿工资,没有这么便宜的事,秦书凯很快要走,你就要重点想办法调动老同志的积极性。胡长贵听了这话,心里就很反感,秦书凯是你弄走的,王娟是你的马子,最近几乎看不到人,现在没有人做事,不给我添加人,反而把棍子打到我的头上。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不敢乱说话,只是诉苦说,老刘,话是这么说,可是对于邱科长这样的老资格,谁能指使动,所以只能希望陆长生尽快全程熟悉工作,希望他能把办公室的所有业务都领下来。刘大明知道对胡长贵这样的角色要哄着,这样才能继续控制在手里,就做出一副同情口气对胡长贵说,老胡,你说的我都能理解,可是田主任不能理解。当前最要紧的就是想办法弥补,指望秦书凯是不可能了,邱科长又无法指使,只有指望陆长生,我想如果给陆长生一个级别,肯定能调动积极性,很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哄着胡长贵的同时,刘大明没有忘记给陆长生弄点甜头,最近一段时间,陆长生给他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作为领导要想有威信,要想下属拥护你,关键的一条就是给下属提拔的机会,否则,谁还愿意跟在你后面混。胡长贵心说,陆长生不是很刚被提拔为副科长嘛,怎么又要弄个级别?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可刘大明既然提出来了,他虽然不想推荐陆长生,但是想不到更好的解决问题途径,只能点头说,这是一个好办法,你是分管单位人事的,就让人事科拿方案吧,到时候党组会上我肯定积极支持。一直小心翼翼为官的胡长贵,对单位里风向的把控是相当到位的,现在一把手田主任经常不在班,发改委的大小事宜几乎都是刘大明一锤定音,现在刘大明要提拔陆长生,肯定得了陆长生的好处,反正他又不分管人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到了党组会上看看风向再说,要是田主任态度很明朗的话,自己对刘大明的决定自然也是不反对的,万事做决定之前,给自己留条后路是必须的。此刻正得意的刘大明哪里会想太多,听到胡长贵依附自己的决定,心里很高兴,表态说,老胡,你说的事情呢,你也不要过分担心,田主任当时肯定是不了解情况,才会当面给你撂脸子,明天我会去解释的。另外,明天我会找陆长生谈谈,让他尽快把秦书凯手里的工作接下来,不折不扣的做好。胡长贵见刘大明一副大包大揽的口气,俨然把自己当成是发改委的内当家了,心里虽然不高兴,倒也不想多事,于是敷衍着说了几句拍马屁的好话,起身告辞离开。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刘大明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衫,下身配一条深色西裤,脖子打了一条条纹领带,神采飞扬的出现在发改委的办公大楼走廊上。一路上,很多相熟的人主动向他问好,他都一一回应,身为领导人,有些表面工作是肯定是要做好的,尤其是亲民这一块,连中央领导没事都会下基层跟老百姓握手拍个照片什么的,自己身为县里的一个基层单位领导干部,在这一点上也该向中央领导看齐才对。进入办公室后,刘大明伸手拧了一下扣的有些紧的领带,这领带戴起来的确是显得精神了不少,可就是扣子不容易弄的端正好看,老婆今天一早在家忙乎了半天,才把扣子弄好,结果还是有些嫌紧了。刘大明心说,要是王娟在跟前就好了,这姑娘心灵手巧,人又聪明,打领带这点小事到了她手里简直小菜一碟,可惜最近怀孕后,就不和自己亲热了,还有以后王娟到了市里上班后,自己想要见一面就鞭长莫及了,那么水嫩的一个娘们,想起来都有些流口水,若不是为了儿子,他又怎么舍得把小美人弄到市里跟自己相隔那么远?头脑中想着王娟,想着未来的儿子,刘大明伸手端起桌上的水杯,慢悠悠的品味一般,很是得意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一个男人家里有着死心塌地的女人,外面有个漂亮的情人,那是多么快乐的事情。真想着,就听见有人敲门,刘大明冲着门口说了一声,进来。推门进来的人是陆长生,看起来陆长生今天的脸色不好看,他慢腾腾的踱着步子走到刘大明的办公桌前,站稳了脚跟后,却又欲言又止。《我以神器镇诸天》《无限轮回之开局拐走小龙女》《岳两女共夫》《开局全球签到三百城》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超级彩票》。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zc-cy.com/wapbook/61493_244037.html
超级彩票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