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陈留 目录共8635章

首页

陈留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4 8:39

即将更新:第1265章 醒来后

陈留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zc-cy.com

现在是骑虎难下,不答应也要答应了。要是这时候退缩,即便是赢了也会被大家当成怂包。我和虎子一商量,干脆就决定答应了。管他那么多呢,反正我俩也不打算去盗墓,那个秘密告诉他们也无所谓。我和虎子转身回来的时候,白皙在一旁笑着说:“怕了?”三爷也过来说:“两个小辈不知道天高地厚,白姐,不要放在心上。”白皙说:“三爷,你这俩小辈可真的是头铁啊,敢这么和我叫板的人不多了。”三爷说:“您多担待,小孩子不懂事。”我看着三爷一笑说:“三爷,没必要和他们说小话,我答应了。将军令赌我的那个秘密,就这么定了。”众人听了之后一片哗然,从大家的言谈中我感觉得到,这将军令非同小可。胡小军这时候拿着一个罗盘,在院子里走了个来回,他把罗盘收了,说:“这宅子里不可能有穴,小子,你指给我看,穴在哪里了。”胡小军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些怀疑自己了。他拿着罗盘走了一圈,要是有穴,他的罗盘一定有反应的。但是他一口咬定没有穴,难道是我看错了?这《入地眼》难道不灵?算了,豁出去了,现在想下驴也找不到台阶了。我抬手一指说:“穴就在柿子树下,挖之前准备两个铁钩子,点上一堆火,别让那血葫芦伤到人。里面有棺,开棺之后,立即勾住那血葫芦,架在火上烧成灰。”胡小军这时候笑了,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柿子树下不可能有穴,你看错了。”虎子说:“叽叽歪歪说那么多干啥,挖开看看就知道了。”尸影这时候对身边一个小伙子小声说了几句,很快,小伙子带来了几个大汉,拿着铁锹过来就准备开挖。我说:“准备好铁钩子和一堆火。别到时候乱了分寸。”尸影点点头说:“已经在准备了,老陈,要是这次你看对了,我服你!”白皙也说:“姓陈的,我还真的不信你能看这么准,这么多大家都没看出来这里有穴,你就看出来了?”我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白皙说:“可以,你狂。我看你怎么收场。这里有穴,简直不可思议。”这边已经开挖了,挖了十几分钟之后,柿子树就放倒了。同时,这边的钩子也做好了、钩子是用麻花钢做的,后面绑了一根竹竿子。在旁边点了一堆火。尸影说:“老陈,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就看你灵不灵了。”我这时候呵呵笑了,小声说:“不灵的话,我磕头,告诉你秘密就是了。”尸影皱着眉,在我耳边小声说:“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要是你不灵,我看你怎么走出这个院子。你麻烦大了知道吗?”说心里话,我还真的没想那么多。但是很快,那边的人挖到东西了。先是挖到了一块磨盘,这磨盘直径一米左右,只有上盘,压在这里了。这是我没看出来的,但是我意识到,这磨盘不会只有这一块。我说:“穴有浅深之法,在于阴、阳、浮、沉四字。阳则气从下升,阴则气从上临。下升则气从棺底而起,上临则气从棺盖而入。棺盖入者葬于脉底,棺底起者葬于安上。沉则深,浮则浅,二者凭于生气。山高则深,山低则浅,南边气薄,气浮于上,宜浅;北边气厚,气沉于下,宜深。这磨盘为太阳,宜浅,下面是棺,棺下还有磨盘的下盘,是为太阴,宜深!”我这番话一出来,虎子彻底听傻了,但是他最先反应过来,啪啪啪啪开始给我鼓掌。但是随声附和的人很少。胡小军这时候也蒙了,说:“你的意思是,这磨盘下就是棺材了,是吗?”我说:“还要挖三尺。”胡小军一摆手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边的人开始挖了起来,几个壮汉很快就挖了三尺下去,大家都围了上去,聚精会神地伸着脖子看着。就听当的一声,铁锹挖到东西了。这么一清理,没有清理出来棺材,而是清理出来一副红漆大板柜。我说:“主人家买不起棺材,把家里的板柜腾出来了,装了这孕妇。这孕妇八成是难产而死的。”这下,大家都不说话了,全部看着胡小军。胡小军这时候后知后觉,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为何我没有探查到这里有穴了。是那磨盘扰乱了我的罗盘。那磨盘在这里行太阳之气,把下面的阴气给阻挡了。”虎子说:“马后炮的话就别说了。技不如人就要服输。”胡小军说:“我承认看走眼了,但是我还是不相信,这小子能看穿里面葬的是个孕妇。”别说是胡小军怀疑,就连我自己都怀疑这《入地眼》,难道葬的是个孕妇也能体现出来吗?只能拭目以待了。两个壮汉在一旁准备好,这边就开始清理周围的土石了。清理出来之后,准备开棺验尸。板柜也就两寸后的板子,年代久远,板子已经腐朽。几下就把这板柜的盖子给撬开了。这板柜这么一撬开,顿时一股阴气涌了出来,在周围的人们都感觉到了寒冷。这时候已经是五月底了,天气虽然不是很热,但是这样的冷气还是很少见的。就像是进了一个山洞的感觉。板柜的盖子掀开的瞬间,大家看到的是一具已经白骨化的尸体,身上的换衣服也破破烂烂,并没有看到有婴儿血葫芦。胡小军这时候呵呵笑着说:“你说的婴儿血葫芦呢?”我心说完了,难道我看错了。我凑过去看了下,虽然没有婴儿血葫芦,但是很明显,从衣服来看,这死去的是个孕妇。她的衣服腹部异常宽大。我拿过来钩子,将衣服勾起来,说:“这是孕妇。”胡小军说:“但是你说的血葫芦呢?小子,我看你是看走眼了吧。”我现在真的不觉得我是看走眼了,要是没有血葫芦,那俩孩子哭个什么劲呢。也就是这时候,那俩孩子在后面又哇哇大哭了起来。我死死地盯着尸体,这尸体竟然突然动了一下。这已经白骨化的尸体动了下,就说明是有外力的。很明显,这外力在尸体下面。那血葫芦就藏在尸体下面。我对另外一个拿着钩子的人说:“注意点。”这是个很精明能干的人,同时也非常强壮。他胳膊上的肌肉高高耸起,应该是个练家子。他朝着我点点头,很坚定地看着板柜里的尸体。我用钩子勾住了这白骨化的尸体,然后慢慢地将尸体翻转过来。这一过来,顿时在下面就看到一个青皮小孩儿,一头黄毛,眼睛血红,满嘴獠牙。他愣是在板柜下面开了一个洞,就藏在下面的洞里。这一见到天日,他慌了神,猛地就窜出来,那哥们儿手疾眼快,直接就挥动钩子,直接就勾住了这青皮小孩儿的脖子。这小孩儿在钩子上惨叫起来,流出来的都是黑血。大家顿时吓得往后闪开,这哥们儿将竹竿子一转,就把这青皮小孩儿架到了火上,烧得吱吱响。这青皮小孩儿挣扎了一会儿,忽然忽地一下烧了起来,也就是片刻,就化成了黑灰,从钩子上脱落下去到了火堆里。。  直到25秒74厘秒时,车辆制动主缸压力仅为45.9,25秒87厘秒时ABS出现信号,此时距离车主踩刹车过了2.70秒。。    工信部副部长刘烈宏19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说,我国建成全球规模最大的信息通信网络。目前,我国固定宽带和移动网络端到端用户体验速率较五年前增长约7倍。工信部提出,我国初步建成全球最大规模的5G移动网络,5G手机终端连接数达2.6亿。。金锋冷冷说道。“古玩行里有个规矩。一方买家没放下货物之前,另一方买家不得插手……”“刚才,何猴子已经报了价,我朋友已经给了钱。”“虽然何猴子没接钱,但这笔生意已经敲定……”“这几位都是见证人。”金锋声色俱厉的说道:“买卖双方都认可一千块,临到头却反悔……”“何猴子,你想坏规矩吗?”何猴子倒吸一口冷气,痛苦的闭上眼睛,捂住自己的脸,一屁股蹲了下去。古玩行里的规矩都是不成文的。说白了就是先来后到。何猴子大可反悔不卖烟杆给金锋,但何猴子却是不能这么做。自己在送仙桥做了二十多年的买卖,这一行的规矩最为清楚。正如金锋所说,自己刚才报了价,曾子墨也准备给钱了。自己如果反悔,那么可以卖给余成都高价,不过,以后,这圈子却是没法混下去了。品行没了,人就烂了。而一边的余成都的狂笑戛然而止,笑容瞬间凝结。这时候,金锋冲着余成都冷冷说道。“余成都,你自诩袍哥人家,规矩你比谁都懂。““你,想坏了这行当的规矩吗?”面对金锋的叱问,余成都面色悠变,忽青忽紫,哪有半点刚才的狂妄张狂。鼻孔喘着粗粗重气,明显的被气得不轻。两只死鱼眼睛暴凸出来,死死的盯着金锋,恨不得将金锋一口吃了。金锋坦然而立,静静说道:“规矩,还要不要?”旁边的好些商贩全都默默无语。古玩行里的规矩跟其他行业完全不一样,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都是从百年前传下来的不成文的规矩。凡是自恃为古玩行里的人,都得遵守这个圈子里的规矩。谁不遵守,谁,就没法子再混下去。虽说余成都是大豪客,有钱人,但规矩就是规矩。就算余成都有再多的钱,再大的势,也得守规矩。围观的群众暗地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群众和游客们虽然不清楚古玩行的这个规矩,但刚才都看得清清楚楚。这事,确实是何猴子做得不地道。余成都同样也仗势欺人。周围人的眼神和表情一丝不落的掉进何猴子跟余成都眼里,两个人完全没了脾气。足足停滞了十秒,余成都重重一挥手,冷哼一声,极不情愿却又故作潇洒的大叫。“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规矩,我比你懂!”“烟杆——归你了!”金锋轻轻扭头冲着曾子墨点头。曾子墨当即将一千块递给了何猴子,准备走人。何猴子捂住脸不敢吱声,后悔不迭,拿了钱根本不敢开口说话。余成都愤愤不平,心有不甘,恨恨看着金锋,冷冷说道。“连个来历出处的都不知道的烟杆,还花一千块……”“民国**牌的烟杆,哈哈哈……”“我也是的,跟个农棒子计较什么?”“走,喝茶去!”金锋慢慢转过身,淡淡说道。“余成都,你算有点眼力界。”“还知道烟杆是民国的物件。”余成都冷哼一声,冲着自己竖起大拇指,大言不惭的叫道:“我爷爷袍哥人家,以前芙蓉城裕盛德就是我们家开的。”金锋冷冷说道。“你腕子上戴的是海黄鬼脸满瘤子手串,玻璃底,油润十足,没两年时间盘不出来,刚才我听人讲起,这样的手串价值数万。”余成都哈了声,抬起手腕,傲慢回应:“小子还识货。”“边角料的垃圾,你还当宝。”余成都脸色顿沉。金锋不疾不徐又说道。“你手里拿的十八子是小叶紫檀满金星,满星自然淳朴、鳞纹细腻非凡、棕点致密、油光感足……也算是难得的物件。”余成都更加得意了,白手套捏着十八子手串,指指金锋笑出声。“小子,没看出来,你也是个行家。”“告诉你,这手串是我家传的,到我这辈已经是第三代。”金锋眼皮垂下来,冷然说道:“三代!?”“就不怕你老祖宗从坟里爬出来。”余成都面色一变,低吼出声:“小子,你说什么?”金锋淡定从容,语气平静:“我说过你有点眼力……”“也仅仅是只大号的青蛙。”余成都闻言一愣,跟着狂怒。却只听见金锋又说道:“小叶紫檀十八子、包浆厚实厚重,通红黑亮,牛毛纹几乎磨平,至少也能到宣统那会。”余成都啊了一声,低头看看自己的十八子。“你说宣统就宣统?你算……”金锋不答话,接着说道。“还有你挂着的金链子……”“金子是九七八的大魔都通行标准,成色倒也不错,也是个老物件。”余成都面色稍缓,曼声说道:“那是。我家可是开当铺的。”“大黄鱼我都还存着。”。--边说,余成都边将胸口上的大方牌拿在手里,嘿嘿冷笑:“不过我家最值钱的可是这个。”“看清楚点,山棒子。”“镇宅之宝,清同治翡翠冰种阳绿大方牌。”围观众人露出一丝羡色。翡翠现在已经普及全国甚至全世界,低级翡翠早已泛滥成灾,价格一跌再跌,但高级翡翠却是一件难求。尤其是清中晚期和民国年间的翡翠,那基本都是高等货色,传家之宝,价值颇为昂贵不菲。余成都这块阳绿大方牌足有六七公分高,厚度也在五毫米以上,确实很是罕见。在大方牌上刻着的是望子成龙,在阳光照耀下栩栩如生。金锋眼睛微闭,冷冷说道:“大金狗链子不错,不过大方牌……”“大方牌怎么?”余成都忍不住脱口问道。金锋嘴角斜上翘着,露出一丝鄙视。“满清文士挂腰上的玉佩被你挂脖子上,还用大金狗链子戴着……”“你说怎么了?”余成都张着嘴,一时间愣是说不话来。“像这样的装扮装束,在民国,只有一种人会这么穿戴。”“那就是亡了国却还想装贝勒爷的八旗子弟,天天提着个鸟笼子混茶馆,身上穿的就是自己所有的家当……”“坐吃山空,混吃等死,最后连狗都不如。”啊!这!咝!“噗嗤!”一旁的曾子墨不由得笑出声来,如春风拂面,美不胜收。顿时间,所有人眼睛全都亮了起来。周围的人哄笑让余成都一张脸顿时涨成猪肝色,看着金锋,勃然大怒。“你这个……”金锋却是在这时候上前一步,冷厉叫道:“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大难临头,离死不远!还敢戴这枚红宝冥器。”余成都顿时吓了一跳,看看金锋,再看看自己中指的红宝戒指来。“我戒指怎么了?”,朱青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也不睡,任凭满脸的胡子疯长起来。和杜睿琪曾经美好的点点滴滴在朱青云的眼前飘过——六年前,朱青云经过一翻忘我的发奋努力,终于以高出重点高中分的成绩被信江师范录取,告别了自己摸了两年的斧子。到了信江师范,朱青云比同班的同学大了两岁,加上曾经的劳动历练,显得比较成熟稳重,很快被班主任选为班长并进入了校学生会,成为了一名学生会的干部。成熟的朱青云还有一个令女生们着迷的风姿,那是就篮球场上的精彩投篮。师范学校本来就女生多,男生少,再加上朱青云平时的沉默,外表的成熟,朱青云几乎要成为女生心中的偶像了。但是朱青云却不为所动,总是独来独往,这让朱青云显得极为神秘。其实,只有朱青云自己心里清楚,处在青春萌动期的自己十分渴望和女生恋爱,可是内心里的那种自卑和曾经做木匠的经历让他很难跨出这一步。农家子弟,在这方面总是有先天的不足。一个学期下来,朱青云心里已经有了心仪的女生,但是他却没有胆量向对方表白。这个人就是同样是学生会干部的杜睿琪。杜睿琪和朱青云不同班,但都是同年级普师班的,朱青云是普师班,杜睿琪是普师班,和朱青云一样来自余河县。杜睿琪总是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辫,穿着运动服,走路的时候昂首挺胸,马尾辫在脑袋上一甩一甩的,朝气蓬勃的样子朱青云很喜欢。杜睿琪是学校的宣传委员,朱青云是劳动委员,作为学生会干部,两人经常在一起开会,一起检查各班的卫生,做宣传画,也经常一起组织学生会的活动。杜睿琪很活跃,对于学生会的各项活动都很热心很积极,和杜睿琪在一起工作,朱青云觉得很开心,也很受感染,只要有杜睿琪参与的工作,朱青云都会积极参加。朱青云能感觉得到,杜睿琪对自己也很有好感。期末考试结束后,学生会组织了一次旅游,爬东弋的龟山。龟山上的树木遮天蔽日,第四纪冰川遗迹也很让人着迷。据说当年《西游记》剧组就到此处取景,片尾那个流着瀑布的大岩石就是龟山的其中一景,只是后来电脑制作加上了瀑布。一群人爬上了好汉坡之后,就各自朝着自己的目标进发了。杜睿琪很喜欢挑战,那些有人走的路她不愿意重复,而是偏偏选择一些丛林小道,有的甚至是她自己开发的路。慢慢地杜睿琪就与其他人走散了,朱青云一直跟在杜睿琪的后面,亦步亦趋。走过一条小道,前面已经没有路了,脚下就是一个近度的陡坡,杜睿琪站在那儿发愣,不敢往下走。朱青云看在眼里,快步走到前面,小心翼翼地探身下坡,待朱青云下去之后才发现,这个坡度竟有一人多高,难怪杜睿琪不敢往下跳呢!朱青云站在下面,向杜睿琪招了招手,说:“下来吧,我接着你!”杜睿琪犹豫了一下,蹲下去准备往下跳。朱青云双手伸开,准备抱着跳下来的杜睿琪。杜睿琪深吸一口气,跳了下去,稳稳地落在了朱青云的怀里。杜睿琪立马转身,脸颊绯红。朱青云的心也是一阵狂跳。但是这一次“亲密的接触”却让朱青云的胆子大了很多,从这一刻起,朱青云就紧紧地抓住杜睿琪的手,两人在幽静的山林里正式开始了青涩而又甜蜜的初恋。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之后,两人在校园里就开始变得形影不离了。除了上课不能在一起,睡觉不能在一起,其余的时间两人几乎都在一起。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散步,一起去开会,一起周末回家。师范的三年,他们度过了非常美好的青涩岁月。转眼就到了毕业分配的时间。按照当时的招生计划,学生基本是哪儿来回哪儿去,更何况杜睿琪家乡的小学根本没有外地的年轻教师愿意去,杜睿琪就只能分配到余河县画眉镇杜家庄小学任教。朱青云却不一样了,三年过去了,朱青云的舅舅王建才已经当上了黄麻镇的丨党丨委书纪。舅舅利用自己的关系,把朱青云分配到了黄麻镇中心小学,这是除县城之外最好的一所小学。可是朱青云却不想去,他要求分配到杜家庄小学,和杜睿琪在一起。舅舅王建才当时就被朱青云气得简直要发抖,王建才指着朱青云的鼻子说:“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你知道我为了把你弄到这个学校花费了多大精力吗?啊!你说不要就不要了!”朱青云低着头,不敢看舅舅。半天朱青云嗫嚅出一句话:“要我留在黄麻镇可以,你把杜睿琪也分配到这里来吧!”“你——你去吧,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你的事我以后再也不管了!”王建才撂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就这样,朱青云跟着杜睿琪一起,来到了杜家庄小学当了一名数学老师。因为他学校是唯一一位年轻的男教师,所以还兼带学校所有班级的体育课,不过学校总共也就五个班。杜睿琪教语文,兼教学校所有班级的音乐课。两位年轻的教师给杜家庄小学带来了生机和活力。这个以前从来不上音乐课的学校,现在每天都能听到孩子们欢快的歌声;已经长满了杂草的操场上,朱青云经常和孩子们一起踢足球。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两位年轻活泼的教师。乡村小学的教学任务很轻松,从来不补课,也没有加班,学生课后几乎没有作业,每天下午四点钟左右就放学了。杜睿琪和朱青云有了大把的时间来经营两个人的爱情。他们之间刻骨铭心的第一次,朱青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杜睿琪那殷红的处子之花绽放的时候,他是那么的惊喜,那么的激动——三年的纯粹之恋,他为她放弃了更好的去处,来到了这个小小的杜家庄小学;三年的肌肤之亲,让他认定了这个女人就是自己一辈子要相守的爱人,他非她不娶!可是——可是这个女人,怎么说变就变了呢?朱青云不禁仰天泪流!他使劲儿地揪着自己的一把头发,似乎要把整个头皮都揪下来。已经吃到嘴里的肉都跑了,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失败呢?朱青云睁着血红的眼睛,环视着这个简陋而又窄小的房间,斑驳的墙壁上依稀还留着两人信手涂鸦的影子。那个用黑色铅笔勾勒出的轮廓,是杜睿琪的杰作,画的是灯下的朱青云。杜睿琪说,她最喜欢的就是朱青云的粗犷、豪放,长得很有英雄气概。于是在灯光的映衬下,她为朱青云临摹下了他的轮廓。朱青云也在旁边画了杜睿琪上课的样子,简单的线条,生动的情景,是他们曾经幸福生活的缩影。如果自己的生命里没有了杜睿琪,那么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存在的意义;如果杜睿琪真的从自己的身边消失,那么当初毅然决然放弃舅舅的安排来到这个狗不拉屎的杜家庄小学,就是最愚蠢的选择……《不忘初心蓝色恋人》《灵与神》《岳两女共夫》《寰瀛》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陈留》。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zc-cy.com/wapbook/36587_725403.html
陈留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